第三千两百九十七章 抽身事外 - 武炼巅峰

第三千两百九十七章 抽身事外

所以真要是算下来的话,那死去的吴安与唐胜还是师兄弟,凌音琴的辈分与唐胜是一样的,比篮禾要高出一辈。 当年凌音琴初来天狼谷的时候,还只有道源三层境,不过这些年来天狼谷也没亏待她,加上她本人的厚积薄发,终于在几年前晋升了帝尊,被唐胜擢升为长老之位。 篮禾道:“当年碎星海中,弟子遇到一个人,正是那人告诉弟子关于凌长老之事,从碎星海出来之后,弟子便让人出去打探凌长老的消息,很巧的是,没过多久便有所收获,将她接进谷中。” 唐胜颔首道:“是有这么回事,怎么,是要跟师傅邀功么?”多一个帝尊境,对天狼谷也是有很大帮助的,他还以为篮禾是在讨要什么好处。 篮禾吐了吐舌头道:“哪有,我是想说,当年告诉我此事的那人,叫做杨开。” 唐胜道:“他当时似乎还救过你一次,将你从虚空夹缝中送了出来,此事你后来也与我说过……”说完之后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转头望着她道:“你方才说见到了救命的稻草,莫不成是……” 篮禾抿嘴微笑道:“师傅慧眼如炬,我这次就碰到了那位杨兄。” “他在东域?你不是说他在南域吗?” “是啊,他是南域的人,不过这一趟来东域有些事情。” “那你可曾把人带回来?人家好歹也是你的救命恩人,既然碰到了,理当好好感谢一番。” 篮禾道:“我当然把人带回来了,此刻就在客殿中呢。” 唐胜闻言,立刻起身,没好气地瞪着她道:“你这丫头,既然把人请来了,为何还不早点说,拐弯抹角的,既是你的恩人,为师也该去见一见,表达一下谢意才是。” 篮禾笑道:“我已经谢过了。” 唐胜肃然道:“救命之恩,怎么谢都不为过。” 篮禾趁势道:“其实他这次也是有事要请师傅帮忙,本来我还担心师傅不答应,如今有你这句话就放心了。” 唐胜往前行去的步伐微微一顿,忽然生出一丝不妙的预感,扭头望着篮禾道:“我怎么感觉你这丫头没安什么好心?唔,斟茶倒水,捶肩捏背,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哪有啊,弟子在师傅眼中怎么是这样人?”篮禾噘嘴,一脸不依。 唐胜哼道:“你是什么样子我还不清楚?”顿了一下道:“看样子他这次来所求非小啊,说吧,他要我帮什么忙?” 篮禾扭扭捏捏道:“师傅……” 唐胜道:“赶紧说,否则小心我门规伺候。”轻轻地瞧了一下篮禾的脑袋瓜子,惹的她双手捂着头。 沉吟了一下,篮禾还是开口道:“他这次来东域,是想去一趟灵兽岛,可惜找不到门路。” “灵兽岛……”唐胜脸色微微一变,显然是意识到了什么,轻轻颔首道:“我明白了。” 灵兽岛缥缈无踪,寻常人不知门路确实找不到,莫说那杨开一个外来者,便是东域的人也不清楚灵兽岛到底在哪。但别人不清楚,天狼谷却是有办法找到的,只因当年有一个来自灵兽岛的寻兽使留了一个信物下来,持那信物前往东海,自会找到灵兽岛的大概位置。 微微一笑道:“小事而已,他既于你有恩,为师便亲自陪他走一趟,定帮他找到灵兽岛。”那信物虽是天狼谷最大的依仗,但只是借助它寻觅灵兽岛的位置,并不算动用灵兽岛的人情,对天狼谷来说也没损失。以后天狼谷真若是遇到什么危险的话,那信物还能发挥出作用。借此还杨开一个人情,倒也不错。 而且也可以顺便结交此人一二,唐胜也听篮禾说过,那青年实力彪炳,天资出众,更难得的是精通空间法则,未来成就必定不可限量。 观那李无衣,正是因为精通空间法则才得以夺下大帝之下第一人的称号,未来的杨开未必就会比李无衣差,若能因此而搞好交情,对天狼谷日后也是有好处的。 种种念头闪过,唐胜已有计较,这倒不是说他工于心计,只是正常的考虑而已,而且他身为天狼谷谷主,心系整个宗门,想的自然也就多了一些。 篮禾闻言却没有欣喜,反而小心翼翼地望着他,期期艾艾道:“若只是如此也就罢了,现在那位杨兄的处境有些不太妙。” “嗯?”唐胜狐疑:“此话怎讲?” 篮禾道:“师尊你忘啦?他在碎星海中杀了不少人,其中就包括梵天圣地的长昊长贤两位圣子……” 唐胜脸色微变:“梵天圣地在找他的麻烦?” “还有黄泉宗……”篮禾的声音更小了一些。 “什么?”唐胜这下是真的脸色大变了。 一个顶尖势力找那杨开的麻烦也就算了,如今居然是两个顶尖势力一起找他麻烦?那哪还有命在?这般烫手山芋,别人避之还不及呢,哪有傻到往自己家里领的? 唐胜真不知道该说篮禾什么好,气的伸手直点她。 篮禾委屈巴巴地道:“师傅你不是说过,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更何况他对弟子还有救命之恩,当年若不是他将我送出空间裂缝,弟子早就死啦。” 唐胜气苦道:“话是这么说没错,但也要分时候啊,现在这局势……你这是给我天狼谷引火上身啊。” 篮禾噘嘴道:“咱们天狼谷不是有灵兽岛的信物么?那两大势力虽然厉害,但也不至于敢对我们动手吧?” 唐胜恨铁不成钢道:“他们确实不敢对我们动手,但你莫要忘记了,天狼谷既然在东域,那事事都要受到各方面的牵制,不是因为我们有灵兽岛的信物就能妄大自尊的,惹怒了那两大势力,我天狼谷以后还能有安稳日子过?出门在外历练的弟子,哪来什么安全保障,你这丫头,真是气死我了。” 篮禾茫然无措道:“那怎么办。” 唐胜来回度步,沉吟片刻后眼中闪过一丝果决之意:“如今只能否认那信物一事了,将我天狼谷从此事中撇开,然后让他早点离去。” “可是我都答应他了。”篮禾一脸不可置信地望着唐胜,似没想到师尊竟然会做出这样的决定,心中有种不敢相认的感觉。 唐胜摇头道:“你答应算不得准,天狼谷由本座主事。” 篮禾震惊道:“师傅,你是要徒儿当那不信不义之辈吗?” “放肆!”唐胜扭头怒喝,脸上满是威严之色,忽又平缓了语气道:“小禾,你要理解为师,要多想想这天狼谷几千弟子的未来。如果有可能的话,为师也不愿意这样,但若是帮了他庇护他,就等于是在与那两大顶尖势力交恶,我天狼谷立足东域,日后如何生存?你并非不识大体之人,应该能明白。” 篮禾张了张嘴,最终一句话也没说出来,满脸的苦涩。 事到如今,她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杨开了,毕竟自己已经把话说了出去,如今又没法履行约定,杨开指不定要怎么看待自己呢。 可她也知道,师傅既然有了决定,自己说什么也无法改变了,想了想道:“师傅,能否将那信物交给我保管一段时间,我这就带他离开天狼谷,陪他去找灵兽岛,等找到了灵兽岛我再回来。” 唐胜摇头道:“若没有那两大势力,此举未尝不可,可他们既然要寻杨开的麻烦,你就绝不能这么做,他们可不会看在我的面子上绕过你,你若有什么意外的话怎么办?” “可是……” “此事不必多说了。”唐胜抬手止住了她的话头,“现在随为师去见一见那杨开吧。” 篮禾失魂落魄地跟在后面。 半道上,唐胜取出传讯罗盘与谁沟通了一下,片刻后一个宫装妇人飞了过来,正是天狼谷的副谷主钱秀英,也是唐胜的妻子。 瞧了一眼篮禾,钱秀英笑道:“小禾这是怎么了,没精打采的?是不是你师傅又训你了?告诉我出了什么事,师娘给你做主。” 篮禾低着头,一言不发。 唐胜叹息一声,将这次的事简单地说了一遍,又告知她自己的决定。 钱秀英这才明白篮禾为何郁郁不乐,沉吟了一下道:“这事倒是有些麻烦。” 心中也是有些不忿那杨开,你说你杀了人家的两个圣子,又杀了一个黄泉宗宗主的亲传弟子也就罢了,好好的待在南域不行么,干什么非要往东域跑。来就来了,多少隐藏一下行踪啊,这一露面就被两大顶尖势力给盯上了,还让天狼谷惹的一身骚气,天狼谷招谁惹谁了? 心中这么想着,面上却是没有什么表现,钱秀英望着篮禾道:“他有没有说要去灵兽岛干什么?可曾与灵兽岛的什么人有旧?” 篮禾缓缓摇头:“弟子也不知道。” 唐胜道:“那杨开既然精通空间力量,去灵兽岛无非是想向李无衣大人讨教一二。” 钱秀英颔首道:“说的也是,这么说来,他与灵兽岛也没什么特别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