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三百零三章 杀 - 武炼巅峰

第三千三百零三章 杀

齐海的手最终没能摸到秀秀的脸庞,一个阴灵连实体都没有,如何能够触摸?大手直接穿过秀秀的脸蛋,引得那阴灵之身荡起光晕。 齐海一脸痛楚和自责,自顾地问道:“秀秀,真的是你吗?” 他显然也是第一次见到以这种状态现身的秀秀,正如伏波所想的那样,他之所以费尽心思拜入黄泉宗,一来是借助黄泉宗的力量报仇,二来也是为了黄泉宗的秘术。但他虽然成功将秀秀的阴魂留在了自己的万魂幡中,却从来不知秀秀居然保留了生前的灵智,直到此刻,秀秀主动现身。 秀秀对着他微微一笑,轻启朱唇:“不要……一错再错。” 齐海怔住,我错了?哪里错了?怎么也没想到,秀秀现身对他说的第一句话居然是这个。 紧接着,女子转过身,望着杨开,盈盈一礼,恳切道:“还请绕他一次,他本不是这样子的。” 许是阴灵本身强大而敏锐的直觉,许是对爱郎最后的牵挂,她在冥冥之中感应到,如果齐海在这里对杨开出手,下一刻便会命丧黄泉,所以她才会主动从万魂幡上出来,想要保住齐海的性命。 杨开凝视着她,感受到她的心情,心中一叹,杀机慢慢消散,颔首道:“他若不自寻死路,我也不会对付他。” “谢谢。”秀秀感激颔首。 杨开默了一下,又开口道:“当年……我帮不了你。”凤凰真火被流炎吞噬,化作凤卵,流炎又被九凤带走,他是真的帮不了这个女人。 秀秀微微一笑:“生死有命,没有什么好在意的。” “秀秀!”齐海再次颤声呼唤。 秀秀转过身,伸出半透明的小手,如齐海刚才那样轻轻地朝他脸上抚去,轻声道:“回去,回齐天堡,然后好好活下去,否则我不原谅你。” “可是……”齐海说话间瞧了一眼杨开,他一心一意想要替自己的女人报仇雪恨,但此刻秀秀却没有要他报仇的想法,反而劝他离开这个是非之地,这让齐海忽然有些无所适从,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回去!”秀秀又说了一声,一双眼中满是留恋和不舍,紧接着那半透明的身躯上忽然绽放出耀眼光芒。 齐海大惊,失声道:“秀秀你怎么了。” 秀秀回以让齐海熟悉的微笑,在那光芒大放之中,忽然崩溃开来,化作点点荧光,充斥天地。 见此情景,伏波忍不住露出痛心疾首的神色来,心疼的几乎要滴血,这个阴灵,居然自爆了!这可是阴灵啊,对黄泉宗来说可遇不可求的好东西,他刚才还在想,以后定要找机会将她从齐海手上弄过来,但念头才刚转完,便发现自己再没这个机会了。 会自爆的阴灵他还真没遇到过,可见这个阴灵有多么的出色,黄泉宗中的几个阴灵或许都没法与她比。 伏波神情一阵抽搐,平白生出一种与重宝失之交臂的感觉。 齐海一脸惊慌失措地伸手朝那些荧光抓去,似乎是想将它们留下来,但竹篮打水,到头来不过是一场空,片刻之后,荧光消散,齐海满面痛楚地跪倒在地上,泪流满面,双拳紧握,仰天怒吼,那吼声撕心裂肺,满是不甘和无助,他显然也知道了秀秀的结局。 场中出现了短暂的平静,犹如暴风中的风眼。 片刻之后,杨开才叹了口气,望着齐海道:“你的选择是什么?” 失魂落魄的齐海被惊醒,抬起头来,双目无神地望了杨开一眼,耳畔边回荡起秀秀刚才最后的叮嘱,缓缓摇头,起身朝来路返回,背影萧条。 “没出息的东西!”伏波冷哼一声,虽然算是齐海名义上的师傅,但此刻也没有将他强留下来的打算,齐海已经毫无战意,纵然留下来也出不了多少力,索性放任他离开。 不大片刻功夫,齐海的身影便已消失不见。 十几里外,三道身影静静矗立在一个小山坡上,遥望着这边的事态发展。 正是天狼谷的唐胜,钱秀英和篮禾。 宗门外忽然出现这么多强者,天狼谷的人又不是瞎子,自然是看到了,消息传回去之后,唐胜和钱秀英立刻出来查探。篮禾也跑了过来,不过却被两人限制在身旁,不让上前。 唐胜和钱秀英两人都是一脸的郁闷,颇有些痛恨黄泉宗和梵天圣地的做法,徐长风此前提议让唐胜开启护宗大阵隔断天地,将天狼谷当做对付杨开的战场,被唐胜拒绝之后倒也没勉强。 但你们这群人堵在自家宗门门口对付杨开算什么意思?真要动手的话,不会等他再走远点吗?这局面若叫不知情的人知道,只怕还以为天狼谷也掺和在其中呢,无奈心中虽然愤怒,可拳头没别人大,也讲不通道理,只能远远观望,确保天狼谷这边不会被波及了。 再看到齐海和那秀秀的事,钱秀英不禁微微动容:“这男子倒是个至情至性之人,只可惜走错了路。” 唐胜凝视着齐海离去的背影道:“似乎是齐天堡的人。” 篮禾的表情也略有些复杂,儿女情长之事对女子的触动毕竟是比较大的,刚才看到那秀秀自爆灵体,差点没哭出来,虽然她也不认识对方,但她却能感受到那秀秀对齐海的感情。 秀秀选择自爆灵体,无疑是以最决然的方式为这段恩怨做一个了结,否则的话齐海必定要对杨开出手,到时候齐海命运如何就只有天知道了。 内心中忽然有一种冲动,恨不得现在就冲过去与杨开并肩作战,杀尽这天下无耻之人,但唐胜和钱秀英早有防备,在她过来的第一时间就禁锢了她的修为,摆明了只让她观战,不让她插手。 十几里外,杨开面对数十帝尊境环视,却是面不改色,仿佛根本就没把这些人放在眼中,这番风姿,便是观望的唐胜和钱秀英都不得不佩服。 杨开转头望向红发赤眸的赤鬼,淡然道:“齐海走了,你的选择又是什么?” 赤鬼静静地凝视着杨开,骇然发现自己心中竟是警钟长鸣,一种本能的感觉告诉他,如果此刻自己不知进退冲他出手的话,下场可能会很惨,甚至可能会……死! 这个念头一出,赤鬼吓了一跳。对方与自己是同一个时代的人物,都算是各域的后起之秀,自己在东域也是享有盛名,便是对上幽魂大帝的儿子爻嗣,也不可能有生命之忧,可是对上这个人,还没出手,为何有这般强烈的危机感? 他深知杨开此刻的处境让他若是出手就容不得半点留情,因为一旦留手,就会堕了气势,杨开接下来还要对付几十个帝尊境,在气势上不可能有半点妥协。 所以杨开必定会全力出手。 他全力出手之下自己就会死?赤鬼的脸皮不禁抽动了一下,跃跃欲试的话到了嘴边却变了:“儿女情长什么的坏人兴致,今日就罢了,等你有机会活下来再说吧。” 这话说完,心中的警兆一下子消散的干干净净,竟平白生出一种长呼一口气的感觉。 杨开点点头,若是赤鬼真的要在这个时候与他作对,那他是绝对不会留手的,赤鬼再厉害,也不过是个帝尊一层境,真要是在这里把他打死了,那整个东域的三大顶尖势力,自己可算是得罪了个遍。 杨开也不想弄的天怒人怨,赤鬼选择退避无疑是他希望看到的。 左右望了一眼,杨开嗤笑一声:“本座便在这里,诸位想要取我性命,此时不动手更待何时?” “黄口小儿也敢在老夫面前自称本座,待擒了你老夫定要将你抽魂炼魄。”伏波冷哼一声,大手朝前一挥:“杀了他!” 另一边,徐长风言简意赅地吐出一个字来:“杀!” 帝元涌动,风云突变,法则丛生,几十道身影忽然四散开来,将杨开所处之地团团围住,真正是让他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而就在这一瞬间,五道身影已经交替掩杀而来。 为首一人手上一杆帝宝长枪抖动,刺破虚空传出嗤嗤之声,漫天枪影朝杨开当头轰下,随后四人如穿花蝴蝶一般身形交错,让人看的眼花缭乱,根本无法辨别他们随后出手的方向。 这五人虽然来自两大宗门,但俱都是帝尊境强者,纵然第一次联手对敌也是如事先排练好的一样,配合的相得益彰。 远远观望的唐胜和钱秀英叹息了一声。 他们其实有些不太明白,两大势力对付杨开为何要出动这么多人手,甚至连伏波和徐长风都亲自出动了,在他们看来,有这五人形成的绝杀之势,杨开已经没了活路。 因为换做他们其中的任何一人,也挡不住这样的攻势,纵然勉强挡下,也必定要身受重创,而在这样的环境下,受了重伤就等于死! 既然如此,出动这么多帝尊境,是不是有些小题大做了? 篮禾更是忍不住惊呼了一声,脸色煞白,闭上了眼睛,已是不忍再看下去。(未 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