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三百零九章 恭候多时 - 武炼巅峰

第三千三百零九章 恭候多时

但他也知道,世上有些事错过便错过了,后悔也无用。┡此前他已经告知杨开灵兽岛信物一事是自己杜撰,现在再给出别的说辞,岂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脸? 唐胜还没这么厚脸皮。 不过他确实是挺佩服赤鬼的眼光的,轮修为,赤鬼是一层境,自己是两层境,自己要胜出一筹,轮年纪阅历,赤鬼这个后起之秀与自己也根本没法比。 但在大战之前,赤鬼便已断定杨开能活下来。这说明什么?这说明人家赤鬼的直觉比自己要敏锐的多。 或许……这才是自己与这些后起之秀最大的差距吧?有这份远见的目光,这些后起之秀注定要在未来的某一天走到自己前面。 赤鬼淡淡道:“现在说这些,言之过早。”脸上并无预测成真的成就,反而显得愈凝重,目光更是在虚空中穿梭不定,似是在寻找着什么。 唐胜闻言眉头一皱,不知道他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如今之战局,只要不是瞎子恐怕都能看的出来,杨开必胜无疑,伏波和徐长风能逃出生天便已是侥幸,难不成还能有什么变故?唐胜瞧了瞧两大势力苟活下来的那七八个帝尊境,缓缓摇头,这些人眼看自家的宗主圣主陷入苦战都没勇气去支援一二,脸上全都是惊恐的神色,显然是之前被杨开给杀怕了,他们不可能是变故。 一旦等到杨开解决了伏波,或者石火解决了徐长风,这些人只怕立刻要作鸟兽散。 赤鬼这家伙……到底想说什么?唐胜被弄糊涂了。 就在这三言两语间,战场再起变化,杨开一身杀机腾腾,把手一指,一直在半空中滴溜溜旋转的山河钟忽然化作一道光影,当头朝伏波罩下。 镇压天地之意轰然弥漫开来。 杨开神色冷漠地望着他:“伏波,既然选择做这个出头鸟,那本座今日便成全了你,受死吧。” 伏波大惊失色,鬼王之身腾挪闪烁,想要避开山河钟的镇压,可无论他如何变换身形,乃至施法阻拦,也无法阻止山河钟一息片刻,这一件洪荒异宝就如跗骨之蛆一般紧紧相随,那镇压天地万物的气息将他死死锁定,仿佛即便他逃到天涯海角也不可能避得开一样。 会死!绝对会死。 如果是全盛时期,伏波未必找不到生机,但与杨开一番大战,浑身多处受创,哪还有力量抵挡山河钟的镇压?那无所不催的力量挤压而来时,他甚至能听到自己骨头出咔嚓嚓的声响。 “乌兄救我!”伏波再也忍耐不住,口中大呼一声。 这话喊的莫名其妙,除了早有心理准备的杨开之外,唐胜等人皆露出意外的神色。 但当这话出口之后,一道陌生的身影忽然从虚空之中杀出,遥遥一拳朝杨开轰了过来,霎时间天地战栗,法则跌宕,一个巨大无朋的拳影,裹杂着毁天灭地的气息轰至杨开面前。 这突然的变故让唐胜等人看的一惊。 “果然还有埋伏!”赤鬼咬牙低喝,他之前跟两大势力的人一道行动的时候,就感觉那些人并非所有的力量,两大势力似乎还有什么隐藏,只不过他的修为不足,无法察觉,只有一种模糊的感应。 现在见状,哪还不明白自己的感应没错,两大势力明面上的人手确实不是全部的力量,暗中还有强者一直隐藏着。 而从此人出手的痕迹来看,这家伙赫然也是个帝尊三层镜,甚至可以说,他之实力比起伏波和徐长风有过之而无及,否则不会被当成隐藏的杀手锏。 这一拳来的太意外了,正是杨开在专心致志催动山河钟去对付伏波的时候,可以说是毫无防备,结局如何,几乎可以预见。 篮禾脸上的血色霎时间褪了个干净,连赤鬼都有些不忍再看下去。 半龙之躯确实强大,比起伏波的鬼王之身都要坚固,但一个帝尊三层镜潜藏暗中,观察这么久之后蓄势出来的一击,自然有得手的把握。 赤鬼一脸的不耻,他虽好战,嗜血成性,但做人也是有底线的,他所挑战之人,无不是修为比他要高的存在,以此来磨砺自己的武道之心。 本来两大势力出动这么多人手去对付杨开一个帝尊两层境就有些以多欺少恃强凌弱的嫌疑了,如今在那暗中竟然还有一位帝尊三层镜埋伏着,卑鄙二字简直已经无法形容。 众目睽睽之下,那巨大的拳影直接轰在杨开的身上,专心对付伏波的杨开果然没来得及有任何反应。 气浪爆破时,杨开所处之地虚空颤抖,杨开整个人似乎都化作了一片虚无,好似被这一拳轰的粉身碎骨了一样。 眼见此景,篮禾身子一颤,差点软倒在地上。 死了?怎么会死了呢?救命之恩尚未报答,怎么就这样死了? 本来狼狈不堪的伏波此刻却是忍不住哈哈大笑:“饶你奸似鬼,也要喝本座的洗脚水,小子敢与本座为敌,这便是下场。” 说完之后还没来得及得意,忽然又眉头一皱,抬头朝那山河钟望去,只因那山河钟余势不减,竟依然直直地朝他头顶处落下。 镇压天地之力轰然将他笼罩,伏波五丈鬼王之身竟是生出举步维艰之感,惊呼道:“怎么回事?” 那杨开都已经被杀了,为何这洪荒异宝还要镇压自己?他心中惊恐万分,也是后悔不迭,刚才见杨开被来人一拳轰成虚无,便有些大意,没有再继续摆脱山河钟,这一瞬间的迟疑便让他再也无法脱身了。 勉强动了一下身子,还没来得及离开原地,山河钟已经轰然落下,直接将他镇在当场。 直到此刻,来人才高呼一声:“小心!” 却哪里还来得及,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伏波的身影被山河钟遮挡,钟身内立刻传来伏波鬼哭狼嚎一般的咆哮和怒吼,山河钟更是被装的咣咣响,但很快没了动静。 山河钟的钟声,本就有镇压和扰乱神魂之效,伏波被镇压在其中,使劲折腾吃亏的只是自己,所以折腾了两下便不敢再有动作了,满心期望来人能将他救出去。 “岁月枯荣,如梭如梦!”呢喃般的声音响起,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 只见那边本应该被轰成一片虚无的杨开,身形完好无损地又出现在原地,两只龙爪掐了一个玄奥至极的法决,面上一片俯瞰苍生的冷漠之意,一掌朝前推了过去。 岁月如梭印!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有一瞬间的停止,等到来人察觉不对的时候,一道掌印已经袭至面前。那人大惊失色,本能地感觉这一招有些非同小可,连忙施展浑身数解,周身爆出一蓬血雾,朝那掌印迎了上去,本人更是化作一道血光急后退。 岁月如梭印穿过那血雾,竟不受丝毫阻拦,硬生生地落在来人身上。 此人被轰的身躯一震,哇的一口鲜血喷出,岁月之力侵蚀之下,整个人瞬间苍老了几十岁,连那一头黑都出现了几根银丝。 “岁月如梭印,岁月大帝的绝技神通!”赤鬼嘴巴张的几乎能塞进去一个鸡蛋。 唐胜额头上也是一片冷汗淋淋:“赤长老确定这是那岁月大帝的神通?” 赤鬼转头望着他,惊骇道:“唐谷主比我年长,难道没听过此神通的大名?” 唐胜讪讪道:“听过倒是听过,只是岁月大帝早就陨落,这神通他是如何习得?” 赤鬼道:“我不过是一个后辈小子,哪里知道这些?” 唐胜一听,心想也对,连自己都不知道的事情,赤鬼又怎么知道?实在是被震撼的不轻,脑子有些混乱了。岁月如梭啊,那可是牵扯到时间法则的莫大神通,杨开居然也会? 如果只是单纯名头唬人也就罢了,可是看中招之人此刻的状态,分明一瞬间苍老不少,那绝对是真正的岁月之力的侵蚀的缘故。 换句话说,那岁月如梭印是真的! 时间法则,空间法则,两大玄奥法则集于一人之身,这是要逆天啊。 如果说空间法则入门及难,修炼更难的话,但古往今来,毕竟还是有一些能人异士精通此道,比如说灵兽岛的李无衣就精通空间法则。 但时间法则却是比空间法则更难入门的存在,纵观历史长河十万年,凭借时间法则闻名于世的,也只有岁月大帝一人尔。 甚至有人猜测过,如果不是岁月大帝早早陨落的话,他绝对有资格与噬天大帝乌邝一争长短。 不过此刻让唐胜感到奇怪的是,那忽然出现的强者又是谁?仔细感应了一下,确定对方有帝尊三层镜的修为,可那容貌却是陌生至极,与自己认知中的帝尊境无一附和之处。 这家伙就像是忽然冒出来的一样,毫无痕迹可寻。 反倒是杨开能够将计就计,打的对方一个措手不及,似乎早有预料一样。 “乌恒,本座恭候多时了。”那边,杨开一招得手,却没有乘胜追击,反而一脸讥诮地望着来人。(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