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三百一十四章 你想打死我? - 武炼巅峰

第三千三百一十四章 你想打死我?

龙族本就对各种负面力量有极强的抵抗能力,仓末的雷之法则虽然不俗,但区区雷海还无法让杨开止步。 庞大的身躯闯进雷海之中,霎时间便让雷海荡漾起波澜,杨开伸手朝下拍去,仓末亦是不敢直缨其锋,退避三舍,身形化作一道电光。 杨开的大手却似跗骨之蛆对他穷追不舍,大手开合间一次次抓握,那情景就好像是在抓一只飞舞的虫子,让唐胜等人看在眼中都有些无所适从。堂堂伪帝之尊竟被一个帝尊两层境打的仓皇逃窜,所有人都有一种置身梦中的感觉。 杨开体型虽大,速度却不慢,而仓末的反应更快,一抓一逃间,竟让虚空都留下了道道残影,经久不消。 法身默契而来,手持魔兵战锤威风凛凛不可一世,与杨开两人配合的相得益彰,竟是打的仓末只有招架之功,毫无还手之力。 但杨开脸上却没有丝毫喜色,只因仓末虽然看着狼狈不堪,实际上根本没有慌乱之意,一切应对都从容不迫。 “束!”悠忽之间,杨开爆喝一声,空间法则跌宕时,四极禁锢,虚空封锁,正不断腾挪跌宕的仓末忽然身形一顿,只感觉自己仿佛陷入了一片泥沼之中,四周的空间都变得粘稠无比,越是挣扎越是陷落的厉害。 猝不及防间,法身已经一锤砸了下来。 躲不开了,他虽然也修炼了一点空间力量,但正如杨开猜测的那样,仅仅只是入门而已,根本不曾参悟到法则的层次,纵然他的修为要比杨开高出一大截,但他所处空间被杨开禁锢,想要摆脱最起码也要一息时间,而这一息的耽搁,却足以改变他的生死。 仓末眼神泛冷,帝元一催,周身雷光大放时,体表处忽然出现一个椭圆形的雷之护盾。 轰地一声,魔兵战锤砸在仓末身上,那椭圆形的雷之护盾瞬间凹陷,然后崩溃开来,但与此同时,法身也被一股巨大的力量反弹了回去,周身雷光萦绕,传出噼里啪啦的炸响,看起来很不好受的样子。 不给仓末再有反应的时间,杨开的大手已经从空覆盖,遮天蔽地,一把将仓末攥在手心上,紧紧握住,冷酷低喝:“灭!” 大手之中,空间力量跌宕起伏,化作绞杀之力,势要将仓末赶尽杀绝。 但是下一刻,杨开的脸色就忽然大变,那巨大的龙爪缝隙间竟迸射出万千耀眼雷光,雷光忽然束为一道,钻破了他固若金汤的手背,从手背处激射而出。 杨开抬头望去,只见仓末一脸森冷地立足虚空中,手持一杆金刚杵模样的秘宝,只有胳膊长短,却不容小觑,那秘宝上闪烁的雷光不是青色,而是白色,亮如白昼的白色,金刚杵上还残留了金色的鲜血,蕴藏了无限生机和莫大的能量。 杨开摊开手掌,低头望去,只见自己的手掌心处已经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窟窿,金血在其中流淌,却不曾滴落分毫,破损的血肉蠕动不休,迅速修补伤口。 “你的命很硬!”杨开甩了甩手,抬头望向仓末。 合自己与法身两人联手,实力全开,竟也拿不下他,伪帝之尊,名不虚传,伪帝便是如此,真正的大帝又如何?杨开一时间竟生出了无限向往之情。 “你的龙脉有古怪!”仓末眯眼打量杨开,甚至还伸手在自己的秘宝上沾了一点金血,放入口中品尝了一下,紧接着露出极度震惊之色。 他先前虽然知道杨开有龙脉之身,但下意识地以为杨开的血脉不纯,可是一个血脉不纯的半龙居然能有三十丈龙化之躯实在是有些匪夷所思,据他所知,龙族的血脉越精纯,现出的真身就越庞大。 他曾经与一个八阶巨龙打过交道,那八阶巨龙现出真身时也才不过二三十丈而已,八阶巨龙在龙岛上已是不俗的存在,没道理连一个半龙都比不过。 三十丈,最起码也是九阶巨龙能达到的程度。 如今借助秘宝之威,脱困而出的同时伤了杨开,取下龙血一尝,赫然发现这血液虽然有些驳杂,确实不算精纯,但其中蕴藏的能量却远非一般的巨龙能比。 这是怎么回事?半龙血脉返祖了吗? 念头还没转完,便听杨开阴测测地问了一句:“本座的血,味道怎样?” 话刚说完,仓末便忽然察觉不对,自己舔舐的那一点点龙血竟在口中发出锐利的气息,他不假思索,张口将那血液吐出,却见自己吐出来的那还是什么鲜血,分明是一口金色的小剑。 一时间冷汗淋淋,完全想不通杨开到底是如何做到的,血液离体竟还能自由操控,此等手段匪夷所思。 不敢怠慢,手上秘宝白色雷光一闪,已将所有金血震成虚无。 悠悠一叹,仓末道:“杨开,本座不愿以大欺小,你实力虽然不俗,但想要与本座作对还差了一点,你已经证明了自己的本事,本座的提议不变,只要将交出那个东西,本座立刻调头就走,日后你若有所求,本座亦不会拒绝。” 杨开桀骜一笑,声振如雷:“想要啊?想要就来抢,抢到就是你的,抢不到……被我打死你也别有什么怨言!” “你想打死我?”仓末表情古怪,好似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话一样。 “那要看看你的命是不是真的那么硬了。”杨开深吸一口气,忽然伸手一招,山河钟滴溜溜旋转地飞了过来,被他一把握在手心上,抓起鼎足,毫无花俏,当头朝仓末砸了下去。 绕是仓末见多识广,看到这一幕也是忍不住嘴角一抽。 好好的洪荒异宝,连大帝都动心的东西,竟被他这样使用,仓末不由为山河钟生出一种明珠暗投的惋惜。 但不可否认,这一招实在了得,仓末纵然修为通天也不能无视,真要是被这样的一击砸中,不死也得重伤啊。 危急关头,仓末淡然若素,手上那金刚杵遥遥一指,从杵间激射出一道白色的电龙,朝杨开胸口轰去。 电龙未至,但那死亡的气息已经迎面扑来,仓末是伪帝之尊,能被他拿出来对敌的秘宝岂会寻常?这金刚杵实则是一件雷杵,更是仓末本命相修的帝宝,常年以雷之法则淬炼,所激发出来的轰天神雷便是大帝都得小心点应付,否则也有受伤的可能。 杨开虽不知道这雷杵和灭天神雷的名堂,但不妨碍他本能的感觉,心知仓末虽然表面看着淡然,实则心中也是一肚子恼火,这一次出手绝对没有留情。 这恐怕是他最强的一击,只要能够挡下,自己便有与之一争长短的资格!可若是挡不下,那么今日万事皆休! 霎时间,杨开神色冷厉,面上露出一丝决然,手上山河钟翻转过来,以钟口迎接那雷龙的到来。 白光大放时,白色的雷龙轰在山河钟上,钟响阵阵,虚空迸碎,一种天崩地裂的感觉蔓延上每个人的心头,让所有人都惶恐不安。 下一瞬,所有的目光都定格在虚空中。 只间那边一道白色的光芒从雷杵中激射,链接着仓末和杨开两人,一个身形渺小,一个顶天立地,单在视觉上便形成了极为强烈的对比,然而此时此刻却是那个渺小的身影占据了上风。 雷光激射,杨开庞大的身躯一步步后退,在大地上留下了巨大的脚印,甚至连那身形都佝偻起来,一身血肉高高坟起,脸上青筋爆出,一副拼尽全力的样子。山河钟连带着杨开整个人都已经消失不间了,倾数被雷光笼罩在其中,噼里啪啦的炸响声中夹杂着杨开的咆哮怒吼。 仓末持续不断地释放雷能,丝毫没有要给杨开缓口气的打算,似想用自己的最强手段一劳永逸,甚至此刻还有闲心开口说话:“杨开,莫要不识抬举,本座不想杀你,但你别以为本座杀不了你!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考虑清楚了再回答我!” “好……”杨开的嘶吼声都变得沙哑,却清楚无比地从雷光中传出,仓末闻言一喜,还以为杨开承受不住压力终于答应了,正要收起神通与杨开仔细商谈时,却听那雷光中又传来杨开的声音:“……爽!” 仓末脸色一黑。 话音落下,漫天雷光微微一震,竟消散了许多,杨开那三十丈高的身躯终于重新显露出来,身体微微前倾,顶着莫大的压力,一步步朝前走去。 一边走,那巨大的龙爪还一边合着步伐的节奏一边猛拍山河钟。 咣咣咣…… 每一声钟响传出时,从那钟口中都冲出一道圆形的冲击波,朝前推进挤压而来的白色雷光竟被冲击的支离破碎,散乱不堪。 杨开往前推进的步伐越来越快,由慢走变成了小跑,然后是迈足飞奔,缠绕在身上的雷光亦是不能阻挡他前进的步伐,一身龙鳞此刻都显得破烂不堪,浑身上下似乎没有一块完整的血肉,每一寸肌肤都散发着焦糊的味道。 仓末终于变了脸色。(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