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三百二十章 我要一半(感谢loui*.qdcn的五万飘红打赏) - 武炼巅峰

第三千三百二十章 我要一半(感谢loui*.qdcn的五万飘红打赏)

说完之后,便拖着受创之身奔走在战场之中,大多数帝尊境都已经死了,没死的也都在苟延残喘,杨开不管他死没死,统统一掌打爆,就连伏波和徐长风也没例外。 伏波之前被杨开用山河钟镇压,之后又被杨开催动山河钟威能狠狠地来了一下,瞬间昏迷重伤,如果只是这样的话,还没什么太大的问题。 关键是杨开法身与仓末的一场惊天大战波及太广,昏迷中的伏波几乎就处于战场的中心地带,自然不能幸免,尤其是仓末引动的九天落雷,伏波也不知道被劈了多少次,昏迷之时没有防御之力,硬生生被劈的半死不活。 杨开此刻也算是送了他一个解脱。 徐长风的情况比起伏波好不到哪去,甚至更惨一些,他之前与法身单打独斗时便被法身揍的毫无还手之力,又被杨开一道月刃偷袭,立刻重创,后被大战波及,等杨开找到他的时候,他已经气若游丝了,若非帝尊三层镜的底蕴摆在那,只怕早已死的不能再死。 杨开当然也送了他一个痛快。 看他在那边忙忙碌碌,李无衣叹息一声:“今日之后,东域的格局怕是要起变化了啊。” 三十多帝尊境,包括伏波和徐长风都死了,两大顶尖势力几乎被打残,这么多年来,黄泉宗和梵天圣地虽然威名赫赫,顶着顶尖势力的名头作威作福,但也招惹了不少仇家。宗门高层一战尽墨,这消息若是传出去,先前被两大势力打压的各宗门家族自然会揭竿而起,趁势反扑。 不说别的,单说那阿含殿,就不可能不动心,三大势力一下去了两个,整个东域除了幽魂宫这个霸主之外,就属阿含殿是龙头老大了。 九凤道:“这小子也当真心狠手辣。” 一次性灭杀这么多帝尊境,连眉头都不皱一下,可见杀性十足,自己小公主对这种人起情愫,也不知未来是福是祸啊。 李无衣微微一笑道:“武道之路,哪一个不是一路杀过来闯过来的,不是杀人就是被杀,没有人可以例外。” 九凤斜了他一眼:“听起来很有感触的样子啊。” 李无衣默然,显然是回想起了年轻时候的一些事情。别看他现在温文尔雅,年轻时也是杀性滔天。好在这时候唐胜钱秀英和赤鬼等人飞了过来。 鼎鼎大名的李无衣和九凤联袂来此,作为东道主,唐胜既然看到了,自然不可能装不知道,无论如何都是要来拜见一二的。 飞至面前,恭敬见礼,连赤鬼这种桀骜不逊之辈在面对李无衣和九凤时也都毕恭毕敬。 两人也没拿捏什么架子,随意与唐胜等人聊了几句,让众人都有些受宠若惊的感觉。 过不多时,杨开才一身血污地走了过来。 篮禾与凌音琴立刻迎了上去,两双美眸望来,篮禾紧张道:“伤势严重么?要不要紧?” 杨开咧嘴笑了笑:“还行,死不了。” 凌音琴道:“怎地这般胡来?” 杨开道:“刀子架在脖子上,也只能奋起反抗了。” 篮禾表情黯然道:“杨兄,之前我……” 杨开抬手打住:“蓝姑娘不必介怀,你的处境我明白,而且之前一战,你也帮不上忙。”倒不是杨开小瞧她,只是那种程度的大战,一个帝尊一层境确实帮不上任何忙。 “还是先回我那里休息一下吧,你这一身鲜血也该仔细洗洗才是,要不然没法见人了。”凌音琴打圆场道。 正在这时,唐胜也开口邀请李无衣和九凤去天狼谷做客,毕竟人在家门口,不邀请一下也说不过去。 闻言,杨开望着李无衣道:“此行东域,本要去灵兽岛找李大哥探讨一些修炼上的事,不巧在此地相遇,李大哥若是不急,一道前去如何?” 他确实需要修整一下,可也不愿错过与李无衣的会面,所以才主动开口。 篮禾和唐胜闻言,都不禁松了口气,杨开既然能说出这样的话,那就说明他心中真的没有多在意之前天狼谷对他的态度,否则也不会愿意再回天狼谷修整。 李无衣略一沉吟,开口道:“李某此番过来,主要是为了他。”说话间,目光朝那骚包老者望去,这老家伙一直站在那里动也不动,只是一双眸子紧紧盯着杨开不放,好似杨开身上长了花一样。 此刻听李无衣这么说,老者呵呵一笑道:“李无衣,你想让老夫跟你回灵兽岛,那也得问问我家少主答应不答应。” 杨开歪头望着他:“你脑袋有病啊?”都这个时候了,还称呼自己为少主,这是闹哪样? 老者神色一肃:“少主,老夫脑袋清楚的很,怎么可能有病。” 杨开被他气乐了:“想要认我当少主?好啊,现在就给我去追那仓末,然后提他人头回来见我。” 老者神情一抽,赔笑道:“少主莫要为难老夫了,这事实在是……” 杨开冲李无衣一摊手道:“这老家伙不知道什么毛病,李大哥你想怎么办就怎么办。” 此言一出,骚包老者顿时露出痛不欲生的表情:“少主你何以如此薄情寡义!” 杨开愤愤道:“你我素不相识,麻烦你搞清楚情况好不好?” 李无衣微微一笑:“真要是说起来,杨开你应该是认得他的,而且……他喊你一声少主或许并非毫无缘由。” 杨开一脸愕然:“什么意思?”如果只是骚包老者一个人这么说也就罢了,李无衣也这么说,那就有些耐人寻味了,杨开很是有点迷茫啊。 李无衣摆摆手道:“什么意思你自己问他好了,不过在事情确认之前,你可别想逃走,你也知道,既然被我盯上,就算你逃到天涯海角我也能找到你。” 这话说的口气猖獗,骚包老者既然能揍仓末一顿,自身实力自然也非同小可,最起码也是仓末那个级数的,而且本身更是圣灵之尊,但被李无衣这么一说,却是无从辩驳。 因为他知道,被李无衣给盯上,他是真的逃不掉。 摇头晃脑道:“既然碰到了少主,老夫自然是要跟随在旁以效犬马之劳,怎么可能逃走,李无衣你莫要以小人之心渡君子之腹!” “如此最好。”李无衣轻轻颔首,不置可否,“既如此,那就叨扰唐谷主了。” 唐胜喜不自禁:“不叨扰不叨扰,几位大人能驾临天狼谷,实在让天狼谷蓬荜生辉,里面请。” 说话间,伸手示意。 李无衣和九凤当仁不让地走在前头。 杨开斜睨着骚包老者,老者立刻微笑道:“少主请。” 杨开嗯了一声,昂首阔步迈出。 经过赤鬼身边时,忽然伸手拍了下赤鬼的肩膀:“黄泉宗和梵天圣地的宗门宝库里的东西我要一半,回头我去你们阿含殿取,别忘记告知你们殿主一声。” 赤鬼瞪眼望着他,这话虽然说的莫名其妙,但他却是一瞬间明白了杨开的意思。 两大宗门已经残了,高层尽墨,宗内就算还有帝尊境留守,数量也绝对不多。如此情形,两大势力气数已尽,注定要没落下去。 而面对这等庞大利益,阿含殿不可能不出手的,换句话说,黄泉宗和梵天圣地积累多年的财富,最终都会落到阿含殿的腰包之中。 赤鬼这会儿已经在考虑火速赶回阿含殿,向宗门高层禀报这边发生的事,然后让阿含殿出动强者动手了。 杨开忽然来了这么一句,摆明了要占据这两大宗门一半的利益啊。这两大顶尖宗门,每一个都屹立了几万年,宗门积累何其恐怖?双方的一半,几乎就是一个宗门的全部财富。 赤鬼都无法想象那是多么庞大的一笔数字。 所以一反应过来,便本能地咬牙道:“凭什么?” 阿含殿就算出手,得到的东西凭什么要跟别人分,而且一分就是一半之多? 杨开咧嘴一笑,伸手指了一下那狼藉一片的战场:“那些人可是我杀的,没有我今日一战,你们阿含殿也不可能坐收渔翁之利,我讨点好处不过分吧?” “呃……”赤鬼一时间竟是无言以对,说实话,这个要求很过分,但今日他可是见识到了杨开的本事,两大宗门都被他打残废了,阿含殿一家在他眼中恐怕也不算什么。真要是让阿含殿与此人结仇,那后果……赤鬼想想都不寒而栗。 “你只管回去告诉你们殿主,他给不给是他的事。”杨开微微一笑。 赤鬼沉吟了下,颔首道:“好,话我必定带到,就此告辞!” 说完之后,马不停蹄化作一道红光,急速离去。 这个时候时间就是财富,必须在消息扩散开来之前回到师门,然后让师门强者火速出击,才能在东域其他势力反应过来之前将两家的财富收入囊中。 篮禾与凌音琴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幕,都有些无语,心想这都什么时候了,这家伙居然还想着这些东西。不过不可否认,那么庞大的财富,无论是谁都不可能不动心。 “发财了啊。”九凤等杨开追了上来之后,笑吟吟地望着他。 “一般一般。”杨开打个哈哈,心想我也不容易啊,十万弟子嗷嗷待哺,自己这个宫主总得想办法多弄点修炼资源才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