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三百三十五章 老妖婆 - 武炼巅峰

第三千三百三十五章 老妖婆

胸口一腔怒火如火山喷发,杨开上前一步指着伏谆叫骂道:“莫要以为你是龙族二长老便可以为所欲为,晴儿虽是龙族却也有自己的自由,还轮不到你来干涉。我一日是她的夫君,便一生是她的夫君,也容不得你这老妖婆来否认,今日过来拜会你是给你面子,不过你既然不要这个面子那也无妨,反正我夫妻二人也无需你来承认什么。” 这话一出口,祝晴便知道糟了,心中不免一声长叹。 果然,伏谆气机一动,本就严寒的世界变得愈发寒冷,眯眼道:“小子,你喊本宫什么?” “老妖婆老妖婆老妖婆老妖婆老妖婆老妖婆!”杨开张口就来,挑衅地望着她:“过瘾没?没过瘾我可以再多喊几声。” 伏谆缓缓起身,森声道:“过了今日,你若还有命在,想必你应该能记住祸从口出这个道理。” 杨开狞笑一声:“想打架?来啊,看看是你死还是我亡。” 话落之时,一声龙吟炸响,背后金圣龙的虚影扑进杨开体内,龙威瞬间弥漫开来,与此同时,遥远的龙殿中也传来嗡鸣之音,天地间瞬间响彻一声声龙吟之声。 整个龙岛似乎都震动起来,一只只巨龙无论身在何方,都齐齐扭头朝龙殿所在的方位望去,面上一片惊咦。 杨开也有些意外,没想到自己在这里催动金圣龙本源之力也能引动龙殿的共鸣,这下更加有恃无恐了,大笑道:“看样子龙族的列祖列先都站在我这边啊。” 话虽如此,整个人却如时刻准备扑食的猎豹,浑身气机紧绷,只要稍被牵引立刻便能爆发出雷霆之击,对面的毕竟是龙族二长老,能与大帝交手的存在,他哪敢有什么马虎大意? 出乎杨开的意料,伏谆竟没有立刻动手,反而冷冰冰地望着他,眼中杀机萦绕,几乎凝为实质。 祝晴闪身挡在了两人中间,急急道:“二长老还请息怒,夫君他并非有意如此,还请二长老莫要见怪。” 扭头瞪了杨开一眼,眸中满是责怪之色,那意思再明显不过了,之前明明已经说好了要忍耐要忍耐,怎地一见面就撕破了脸皮。 杨开一脸尴尬,察觉到祝晴的为难,不禁吸了吸鼻子,连带着气势都矮了一截。 “不是有意难道还是无意不成?”伏谆冷漠地望着祝晴:“今日本宫若是执意杀了他,你待如何?” 祝晴一惊,涩声道:“生为龙族,自当遵从龙族族规,然夫君若有难,晴儿也不能坐视不管,二长老若执意如此的话,那晴儿也只能与夫君同生共死!” 杨开动容地望着她,扯了扯她的衣袖道:“晴儿你让到一旁,这老妖婆想杀我怕是有些痴心妄想。” “孽障!”伏谆面色阴沉,怎么也没想到祝晴居然给出了这样的答案,深吸一口气道:“看样子龙岛已经留不住你的心了,你还算什么龙族?” 祝晴凄然道:“二长老恕罪。” 杨开道:“你也说龙岛留不住晴儿的心,不如二长老就放了晴儿自由之身,让她随我离去如何?这也算成人之美了,我夫妻二人日后定给你立个长生牌位,早晚一炷香,晨昏三叩首,保佑二长老你寿与天齐,青春永驻。” 伏谆冷哼道:“少在本宫面前油嘴滑舌,就算留不住她的心,本宫也要留住她的人,她生是龙族的人,死是龙族的鬼,还轮不到你来得这个便宜。” 杨开眉头一皱:“强扭的瓜不甜。” 伏谆冷笑连连:“那又如何?” 杨开淡淡地望着她:“当真就没有任何转圜的余地了?”伏谆的决然让他失去了与之对话的耐心,祝晴的阻拦又让两人无法真的打起来,杨开心中一腔怒火简直无处释放。 “想要转圜的余地?”伏谆冷哼,“有啊。” 祝晴眼前一亮:“还请二长老明示!” 伏谆道:“只要此人能弥补他对我龙岛造成的损失,本宫自然可以既往不咎,甚至可以成全你们的好事,让你们双宿双飞!” 最后一句话让祝晴大喜过望,二长老居然愿意成全他们,这简直是不敢想象的事,可之前的条件却让祝晴有些茫然:“龙岛的损失?不知二长老所指……具体是什么?” 伏谆讥笑道:“他自己给龙岛带来了什么损失,难道自己还不清楚吗?何须问我?” 杨开怒道:“纵然真有什么损失,那也是你们自找的,莫说老子没这个能力弥补,便是真个有能力,也不会弥补!” 伏谆眼皮一跳:“你在谁面前自称老子?” 杨开叫嚣道:“老子乐意,你管的着吗?” “小子受死!”伏谆勃然大怒,好不容易压制下去的杀机再一次爆发,这一次就算有祝晴阻拦,她也要真的动手了。 祝晴匆忙扯住杨开的衣服,闪身就朝外飞去,回头道:“二长老息怒,今日叨扰了。”跑的那叫一个快,自然知道再不走的话,真的就要打起来了。 伏谆站在原地,怒容满面,显然气的不轻,却也没有追出去的意思,只是恨恨地凝视着两人消失的方向。 少顷,人影一闪,大长老祝炎忽然出现在伏谆身旁,开口道:“走了?” 伏谆深吸了一口气,平复心头翻滚的气血,微微闭眼道:“我真想杀了他!” 祝炎笑道:“杀了他又能解决什么?更何况,那可是祖龙本源啊,龙殿刚才的异常你不是没感受到,有龙殿诸多龙魂庇佑,就算你我联手,在龙岛上也不一定能杀得掉他,想杀他,也只能在龙岛之外。” 伏谆哼道:“若非如此,他哪还有命在。” 祝炎愕然地望着她:“你不会真想杀他吧?” 伏谆咬牙道:“是又如何?” 祝炎一头冷汗淋淋而下:“想想就行了,可千万不能真的动手,我龙族的未来就指望他了,你一直以复兴龙族为己任,当年忍痛将伏璇放逐进龙墓,不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小不忍则乱大谋。” 伏谆颔首道:“道理我都懂……”可是面对那小子就忍不住怒火,那一口一个老妖婆喊的人不起杀心都难。顿了顿道:“条件我都说给他听了,他能不能做到那就要看他自己的本事了。” 祝炎咧嘴一笑:“说了就行,想来以他对晴儿的看重,定会努力办成的。” 伏谆忽然扭头望他:“他若是办不成的话,我要将祖龙本源从他体内剥离出来,此子的德行,不配拥有祖龙本源!” 祝炎神色抽了抽,不置可否道:“届时再看吧。”抬头仰望虚空,长叹道:“祖龙本源已现,祖凤本源又何在?” …… 虚空中,杨开与祝晴疾驰而过。 一路上祝晴一言不发,一张俏脸阴沉的几乎能刮下一层寒霜。 杨开若无其事地吹着口哨,实则一直在小心翼翼地查探她的神色,见她如此,便知要糟,定是自己刚才的表现让她失望了,但说起来这事自己顶多只占一半责任,另一半责任完全是因为伏谆那贱婢。 “晴儿,要不我带你私奔好了,管他那么多干什么,那老妖婆还真的能一直盯着你我不成?到了外面天大地大,她哪里找你去。”杨开提议道。 祝晴叹道:“我固然可以随你离开,但真的如此的话,这一辈子恐怕都无法安心。” 私奔之事固然美好,但得不到长辈们的承认,注定不会圆满。 顿住身形,祝晴深情地凝视着杨开道:“所幸大长老和二长老都没有禁止你再来龙岛的意思,日后你若是想我了,就多来龙岛看看我吧,我也会在这里等着你的。” 杨开张了张嘴,到了嘴边的劝说又咽了回去,祝晴不是小孩子,她既然有这样的考虑,自己纵然真的将她带出龙岛,日后她也会寝食难安,还不如让她留在龙岛上,最起码不会受到什么煎熬。 洒然一笑:“那我这次便在龙岛这边多陪陪你。”伸手牵住了祝晴的柔夷,与她并肩朝半月岛驰去,一路无言。 回到半月岛上,天色已黑,伏璇和莫小七居然没有离开,母女二人一直坐待在一起说着话,看的出相处的很融洽,伏璇脸上满是慈爱的光辉,莫小七也是一脸的幸福。 看到杨开与祝晴联袂现身时,莫小七的神色不禁黯然了一下,不过很快笑逐颜开,招呼道:“杨大哥,晴姐姐。” 伏璇在一旁笑道:“小七非要等你们回来,跟你们辞行,才愿意与我回岛。”说着话,轻轻地拍了拍莫小七的脑袋:“现在该回去休息了吧?” 莫小七点点头,望着杨开道:“那我先随娘亲去那边了,杨大哥你什么时候离开的话,记得告诉我一声。” “放心。”杨开微笑颔首,“到时候定会通知你的。” “杨大哥晴姐姐再见。”莫小七轻轻摆手,随着伏璇一步三回头,飞出了月牙岛。 待到这母女二人离去之后,杨开忽然一闪身来到祝晴身边,将她拦腰抱去。 祝晴一声惊呼,双手本能地环住了他的脖子,四目对视,哪还不知道他想干什么,顿时霞飞双颊,朝卧室所在的方向努了努嘴。 杨开大笑一声,龙行虎步来到卧室前,一脚踹开房门,将祝晴扔到了香床之上,合身扑上。 正是一夜春风,男儿兴风作浪,娇娘婉转承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