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四百二十二章 月落乌啼,一线生机 - 武炼巅峰

第三千四百二十二章 月落乌啼,一线生机

“呵呵……”杨开干笑了一声:“小子何德何能……” 话没说完,莫煌便道:“我也觉得这事让你去办有些不靠谱,但老楚却说此事非你不可。” “这是为何?”杨开眉头一皱,好奇地望着楚天机。 楚天机悠悠道:“几日前,老夫忽然心悸不宁,隐有什么大事要出的感觉,当即起了一卦,得一谶言,杨小友可知那谶言是什么?” 杨开心说我哪知道,我要是知道我就是天枢大帝了,哪有你什么事,当即摇头,露出好奇之色。 楚天机扭头朝一旁望去,不疾不徐道:“月落乌啼,一线生机。” 杨开苦思冥想,怎么想也没想出这句谶言跟自己有什么关系,虚心请教道:“月落乌啼我倒是明白,想来是预兆明月大人身处险境,但那一线生机与我有何干系?为何此事就非我不可了?” 楚天机伸手一指:“你看那边,可曾看到什么?” 杨开顺着他的目光望去,立刻看到一株一人怀抱粗细的杨树,枝条茂密。 楚天机又道:“当日老夫便在此地碾玉扶乩,而那起卦之物对应的正是那边那株杨树,你再看看,那株杨树身处何方?” 杨开稍稍辨认了下方向,迟疑道:“北方?” 楚天机颔首道:“月落乌啼,一线生机在北杨!如此,小友可明白了?” 杨开恍然,北杨北杨,北边,姓杨,那除了自己还能是谁?可是这种事靠谱么?他倒不是怀疑天枢大帝的能力,人家既然尊号天枢,能堪破过去,看透未来,自然有人家的本事。但魔域是什么地方,几位大帝联手都陷落一人,他一个小小的帝尊两层境跑进去能成什么事?更不要说将明月大帝给救出来了。 杨开立刻陷入了犹豫迟疑中,老实说,他虽然有些好奇魔域到底是什么样子,但也从未想过要去魔域,当着两位大帝的面,又不好直接拒绝,只能开口道:“两位前辈,此事就算小子有心,只怕也无能为力啊,且不说魔域那边什么情况小子一概不知,明月大人深陷何处我亦不晓,单说如何安全地进入魔域就是个大问题,两界通道虽然开启,但小子也不可能这么明目张胆地直接闯过去,真要这么过去,还不被魔族给撕了,可除了那通道,又有什么地方能够进入魔域?” “你自有办法!”楚天机微笑地望着杨开。 杨开嘴角扯了扯道:“我有什么办法?” 楚天机缓缓摇头:“老夫虽然不太清楚,但老夫知道你可以进入魔域,而且会有一劫应在魔域之中,度过此劫,你便可一飞冲天。” 杨开瞪眼道:“什么劫?” 楚天机笑而不语。 莫煌倒是有些震惊:“小子你真有办法进入魔域?” 杨开苦笑道:“我哪有什么办法,除非诸位大帝联手护送我进去,但若这么一弄的话,魔域那边岂不是就知道了,到时候小子就算进了魔域也得不到安宁,说不定就被搞死在那边了。”神色一肃,拱手道:“此事小子真的无能为力,两位莫要为难小子了。” 他是真心不想去什么魔域,纵然天枢大帝说了,明月大帝的一线生机系于他身,但那只是一句谶言而已,做不做准还是两说。就算真的准了,连明月大帝都没办法解决的事,他能有什么办法? 正说着话,眼角余光忽然察觉有人走进亭中。 杨开扭头望去,愕然道:“蓝师妹?” 来人赫然是蓝熏,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来天机谷的,只不过这么长时间没见,蓝熏明显憔悴了很多,眼眶微微有些发红,似乎是哭过。 不难理解,明月大帝身陷魔域这么久,一直杳无音讯,身为女儿,她自然担忧无比。 蓝熏一言不发地走到杨开面前,在杨开目瞪口呆的注视下,噗通一声跪了下来,俯身而下,以头叩地,颤声道:“求杨师兄救救我爹爹!” 杨开大惊,连忙从椅子上站起来,搀住她的胳膊:“蓝师妹你这是干什么,赶紧起来。” 蓝熏不动,只是道:“求杨师兄救救我爹爹。” “你先起来说话。”杨开那叫一个急啊,自从当年在四季之地中初见蓝熏,这些年也算是有所交往,关系不错的朋友,他实力微弱之时也多次得蓝熏照拂,蓝熏身为大帝之女,星神宫公主之尊,也从来没有什么眼高于顶飞扬跋扈的劣性,反而待人接物都温柔有礼。 杨开对蓝熏的观感还是很不错的,比起爻琳她不知道好了多少倍。 如今这个朋友居然跪在自己面前,让杨开情何以堪,这一跪,朋友恐怕都没得做了。 拉了好几次,蓝熏都不起身,杨开一时火大,直接将她拽了起来,正想说她两句,却见面前的人儿泪流满面,美眸乞求地望着自己,到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苦笑道:“师妹何苦?” 蓝熏痛苦摇头道:“我也没有办法了。”顿了顿道:“我知道这有些强人所难,更知道魔域凶险万分,但楚伯伯说了,只有杨师兄能救爹爹,师妹也只能厚颜相求,师兄若能答应,师妹愿为奴为婢,做牛做马报答师兄大恩。” 杨开头疼道:“蓝师妹严重了。”这为奴为婢做牛做马的话都说出来了,可见蓝熏已经将杨开当成了唯一的救命稻草。 然后话说到这份上,杨开再拒绝就显得有些不近人情了,换做旁人也就算了,蓝熏这些年对他多次照拂,他也不是不感恩的人。 犹豫挣扎了许久,杨开才叹道:“蓝师妹稍安勿躁,此事事关重大,且容我考虑片刻如何?” 蓝熏点头道:“应该的,师兄若是想拒绝的话,还请直言,这一次是师妹唐突无礼了。”说这话的时候她一脸纠结的神色,显然也是不想杨开去涉险,但事关自己的爹爹,楚天机又说杨开是唯一的希望,她也只能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尝试一下。 亭中一时无言,杨开面朝那株杨树沉默不与,沉吟出神。 许久之后,他才长呼一口气,转过身来。 亭中三人的目光都朝他望去,蓝熏的神色更是忐忑不安,既希望杨开答应下来,又不希望他答应。 杨开咧嘴一笑:“师妹,这事我答应了,魔域……我去一趟!” 楚天机和莫煌对视一眼,一副果然如此的模样,早就知道这小子不会那么痛快地答应,幸亏把蓝熏给找过来。 “谢过师兄。”蓝熏低着头,低声道:“但是此去魔域前途未卜,不管能不能救到爹爹,师妹希望师兄能平安归来。” 杨开点头道:“放心,我一定会将明月大人完好无损地带回来。” 蓝熏道:“我等你!”说完,转身离去。 杨开挠了挠头,这句话似乎有些……非同寻常啊。 片刻后,杨开才左右瞧了一眼,闷闷道:“这下两位满意了?” 莫煌诧异道:“你小子看出来了?” 杨开哼道:“蓝熏师妹没道理恰好出现在这里,显然是两位早有安排,知道师妹对我有些恩情,她开口的话我定然是拒绝不了的。” 楚天机呵呵一笑:“不得已出此下策,小友见谅。” 杨开摇头道:“天枢大人严重了,小子也知道明月大人之安危事关重大,若是真能将他从魔域救回来,对星界的局势定然也有帮助,只是如此重任,小子唯恐有负所托,才会推辞一二。” 莫煌颔首道:“你能这么想最好不过。不过话说回来,你要如何进入魔域?进入魔域之后又如何能保证不被魔气侵蚀,沦为魔人?” 杨开这些日子虽然一直在与魔族征战,但魔域可是魔族的地盘,那里遍地都是魔气,杨开又不是大帝,怎能保证不会入魔? 杨开道:“这些事就不劳大人费心了,小子自有解决之法。”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听他这么说,莫煌自然也不会多问什么,颔首道:“可有需要我等帮忙的地方?若是有的话,尽管开口。” 杨开道:“我这一走,短时间内恐怕也回不来,只望诸位大人能照看好我凌霄宫和虎啸城的人。” 莫煌应道:“这一点你放心,虽然本座不能担保他们绝对不会出现死伤,但本座却可以跟你保证不会让他们伤筋动骨。” “如此便好。” 楚天机道:“没有其他要求了么?只要你有要求,我们都可以满足你。” 杨开想了想道:“还要请两位帮我转交一物给铁血大人。” 莫煌挑了挑眉,不知杨开有什么东西特意要转交给战无痕的。 正狐疑间,却见杨开取出一块玉简来,神念涌动往内灌入讯息。 少顷,他将玉简交给莫煌。 “就这个?”莫煌一脸疑惑。 “正是此物。”杨开点点头:“我想安全地进入魔域,还需铁血大人帮忙才行。” 莫煌更奇怪了:“他能帮上什么忙? 杨开冲他咧嘴一笑,却不作答。 莫煌气道:“你们这些家伙,神神秘秘的也不知道在搞什么鬼。” 杨开端起面前的茶水一饮而尽,起身道:“小子先告辞了,下次再见之日,希望能与诸位大人并肩作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