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四百三十四章 我们去隐居吧 - 武炼巅峰

第三千四百三十四章 我们去隐居吧

“那就再喝,什么时候喝醉什么时候算完。”玉如梦又朝杨开扔了一坛酒,杨开却没接,任由那一坛酒水落到底上,砸个粉碎。 玉如梦沉吟了一下道:“你等着。” 说话间,一转身飞了出去,也不知道干什么去了。 不过很快,城内便传来喧闹的动静,不用猜也知道是玉如梦引发起来的混乱。 半个时辰后,玉如梦返回大厅中,冲杨开微微一笑,然后转过身对着大厅门口拍了拍手:“都进来吧。” 杨开抬眼望去,顿时有些瞠目结舌。 只见门外磨磨蹭蹭地走进来一群女子,燕瘦环肥,莺莺燕燕,只不过这一群女子与春风细雨楼里那些涂脂抹粉的姑娘们不同,一看都是一些良家女子。 每个女子脸上都是一片惶恐不安,更有一些人面上还挂着泪痕,但在玉如梦的淫威之下,还是不得不顺从地走了进来。 三四十个女子,年纪最小的看起来只有十三四岁,最大的也不过二十五六的样子,在玉如梦的指示下,一字排开,在杨开面前怯生生地站定,有人偶尔抬头看一眼杨开,又很快地低下脑袋。 搞什么东东?杨开心中疑惑不解,面上却没有丝毫异常,依然一副生无可恋恨不得早死早超生的悲凉。 玉如梦冲杨开抿嘴一笑,开口解释道:“这些是这个城中姿色最好的女子了,放心,个个都是清白之身,完璧无瑕,你看看喜欢什么样的?” 杨开端坐不动,仿佛一尊木雕。 玉如梦走到一个十几岁的女孩面前,将她牵到杨开面前道:“这个怎么样?含苞待放,小小年纪就是个美人胚子,男人应该都很喜欢,我若是男人也会动心呢,共度春宵的话应该会有个美好的夜晚。” 那少女本就因为被玉如梦抓来受到了惊吓,此刻听玉如梦这么一说,更加惶恐不安了,几乎快被吓哭。 见杨开依然没有反应,玉如梦冲那少女挥了挥手,让她如梦大赦,连忙跑了回去。紧接着,玉如梦又招来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子过来,卖力地在杨开面前推销一番。 如此换了好几个人,杨开依然一点表示都没。 玉如梦又扯来一人,这个女子有二十四五岁的样子,容貌在所有人当中也是顶尖的一批,身段妖娆,在那女子瑟瑟发抖的注视下,玉如梦道:“这个不错,虽然已经嫁人,但她的夫君好像在嫁人的当天就病死了,所以她还是个寡妇呢,也是完璧之身,感兴趣么?” “够了!”杨开冷冰冰地盯了玉如梦一眼。 玉如梦道:“要么你将她们全带走也无妨。” “我说够了!” 玉如梦叹息道:“你想喝醉,无非是要发泄心中的愤懑,但是这些寻常的酒水你又怎么可能喝的醉?对你现在的情况来说,酒和女人是一样的,既然喝不醉,那便从女人身上想办法。” 杨开缓缓摇头,抓起桌子上的一个酒坛,起身朝外行去,步伐蹒跚。 玉如梦转身凝视着他的背影,片刻后,疾步跟了上去。 大厅内,那几十个女子战战兢兢地等了好一会功夫,确定那古怪的一男一女不会再回来之后,这才急忙逃了出去,劫后余生,那些年纪尚小的女子再也忍耐不住,嚎啕大哭起来。 这一夜对她们来说,简直就是一场噩梦,幸亏那个男子没有祸害她们的意思,否则在场所有人只怕都要清白不保。 …… “你跟着我干什么?”荒野之上,杨开望着玉如梦,一脸冷漠,“跟着我对你没有半点好处。” 玉如梦温婉一笑:“我说了,你是我的人,你到哪我自然也要到哪,你休想把我甩开。” “你知不知道我现在是什么处境?” 玉如梦道:“虎啸城一战,你走火入魔,坠入魔道之事只怕已经传遍天下,所以现在的你应该就像是过街的老鼠,人人喊打。” “既然知道,又何必执迷不悟,解开那心印秘术,你走吧,从此你我两不相干,也免得受我牵连。”杨开摆了摆手。 “我不走!”玉如梦上前挽住杨开的胳膊。 “何苦呢?”杨开摇头不断。 玉如梦道:“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便是前方有刀山火海,我也陪你一起闯。” 杨开冷冰冰的眼神一下子变得柔和起来,仿佛心神受到了极大的冲击,深情款款地望着她,一手抚上她的脸颊:“你不会后悔?” 玉如梦坚定摇头:“义无反顾!” 杨开舔了舔干涩的嘴唇,一把将玉如梦搂入怀中,用力之大,似乎要将玉如梦整个都揉进自己的身体里,从此再也不分彼此,长叹一声:“此生无憾!” 玉如梦微扬着脑袋,眼角弯成了月牙,美眸之中一片得意的光芒在闪耀,就知道这种时候最容易攻破一个人的心防,事实果然没错。 虽然有心印秘术,让她与杨开无法分割,但那毕竟只是秘术,又怎及的杨开的真情流露?双手绕上杨开的颈脖,轻声在他耳畔边呢喃:“我说了,就算全世界都抛弃了你,你还有我!” 杨开忽然松开她,双手掰着她的肩膀,眼睛绽放出别样的神彩,振奋道:“如梦,我们去隐居吧。” 这话题跳跃的有些大,让玉如梦眼角跳了一下,不动声色道:“隐居?” 杨开重重地点头:“隐居山林之间,从此不问世事,就我们两个人,男耕女织,再生上几个孩子,无忧无虑,什么狗屁星界魔域,又与我何干!” 生……生几个孩子?玉如梦都听傻了,内心一阵哀嚎,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柔情蜜意虽然打动了杨开,他却生出了这样的心思,真要这么搞,那还玩个屁啊。 念头一转,玉如梦道:“那你的那几位夫人怎么办?” 杨开神色黯了一下,沉声道:“我只知道在这个时候,是你陪在我身边,不是她们。” 他这是连那几位夫人都不在意了啊,看样子虎啸城的事对他的打击实在太大,让他的心态产生了巨大的变化,或许还有入魔的原因,让他的念头变得偏执了。 就在她沉思的时候,杨开已经绘声绘色地在那描述隐居之后的美好生活,连住处的模样都形容了出来,这还不算,甚至连几个孩子的名字都想好了…… 你考虑的是不是有些多了?玉如梦很想喷他一脸口水,但她也知道,如果这个时候反驳杨开的话,绝对会让局面变得更糟,那之前的努力就全部付诸东流了。 最后,杨开用力攥着她的肩膀,神情亢奋道:“所以,我们去隐居吧!” 玉如梦也是无计可施了,只能硬着头皮道:“好,我们去隐居!” 商议妥当,杨开那是一刻都不愿停歇的,好像重新燃起了生活的动力,搂着玉如梦便开始寻觅合适的地方。 没几天时间,两人便在一处山脉深处安了家,一栋崭新的木屋屹立在山巅平地处,屋外还被杨开开垦出几片农田来,也不知道杨开从哪找来了一些种子种了下去,正兴致勃勃地挥舞着锄头在那劳作。 玉如梦站在木屋门口,穿着粗布衣衫,头上还包了一方丝巾,活脱脱一个农家妇人的打扮。 如此造型,不但没有减少玉如梦的美丽,反而为她增添了一份别样的诱惑。 只是这般模样……让玉如梦好几天都不想照镜子,生怕被自己给恶心到。 劳作之间,杨开不时地抬头望来,玉如梦每次都要挤出一丝笑容回应。偶尔她还会送点清水过去,替杨开擦拭一下脸上的汗水,端的是一个品格端庄,秀外慧中的小妇人,让杨开好几次在她面前感慨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夜间,两人相拥而眠,倒也没什么出格的事,杨开倒是好几次有所表示,但玉如梦知道他现在的状态不正常,又怎会同意在这种情况下给他。 接连十几日功夫,日子平淡无奇,杨开却是自得其乐,仿佛真的喜欢上了这样的生活,愿意一辈子这么持续下去。 玉如梦表面尽心配合,没有流露出丝毫异常,心中却是无奈至极。 这一日,杨开正坐在门口用一根根竹条编制箩筐,玉如梦陪在一旁与他有说有笑,忽然杨开动作一顿,抬头朝某个方向望去。 玉如梦道:“怎么了?” “嘘!”杨开竖起一根手指放在嘴边,露出一抹警惕的神色,神念悄无声息的铺张开来。 他这般模样倒是让玉如梦神色一振,正愁没办法打破这种枯燥的日子,没想到就出了变数,心中暗暗祈祷事情真如自己想的那样就好了。 片刻后,杨开叹息一声,放下手中半成品的箩筐,拍拍手站了起来,眼帘低垂道:“既然来了,那便现身吧。” 玉如梦一惊,居然有人来了自己都没察觉到?这种情况要么是杨开感应出错了,要么是来人的修为比自己要高,否则自己绝对不会毫无察觉。 杨开应该不可能感应出错,那么唯一的解释便是真的有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