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四百四十五章 李诗晴 - 武炼巅峰

第三千四百四十五章 李诗晴

血斗场内的胜负大多数时候都是以某一方的死亡而告终,此时此刻,那获胜的魔族便高举着一个血淋淋的头颅,手上还攥着一颗正在砰砰跳动的魔心,站在一座山峰之上,转着圈让四周观战的魔族欣赏他胜利的英姿,这血腥残忍的场面似乎也极为魔族喜爱,欢呼之声一浪高过一浪。 许久之后,那获胜的魔族才一把将那还在跳动的魔心塞进口中,大口咬着,仿佛吃着美味的食物,神情欢愉,嘴角边满是鲜血…… 中央场地蓦然黑了下去,什么都看不见了,直到这个时候,那四周传来的欢呼才逐渐平息下去,倒也没人对此感到意外,杨开也是入乡随俗,静观其变,与小舞找到了自己两人的座位,落座下去。 等待之时,有一些穿着暴露,手上捧着一个托盘的女子穿梭在观众席上,那托盘上,摆满了杯子,盛满了殷红色的液体,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不过杨开看很多魔族都唤来那些女子,掏出魔晶购买,端着杯子喝的不亦乐乎。 一时好奇,也买了一杯,花了一千上品魔晶。 入口一尝,竟是有些血腥味,扭头问小舞道:“这是什么?” 小舞惨白着脸道:“有一些女子犯了错,便会被关押起来,喂食一些特殊的东西,过得几年,她们的鲜血就会变得与众不同,将鲜血放出,再调制一番就成了……” 她没敢再说下去,杨开却知道下面是什么内容了。 微微颔首:“大开眼界。” 这般说着,竟将手上的东西一饮而尽,还露出一副意犹未尽的神色。 小舞看的目瞪口呆!心说眼前这位不是人族么?怎么也跟魔族一样如此嗜血? 静待片刻,下方的中央场地忽然再次亮了起来,不过这一次却不再是冰天雪地的环境了,而是一片黄沙覆盖的场地,果然如小舞之前所说,这血斗场内布置有神奇的阵法,只需要激活阵法,就可以自由变换。 一个魔王飞临高空,神情亢奋地施法高呼道:“下一战是毒蜂对战狂蟒,若赢得此战,那毒蜂在血斗场内便是十连胜了,也将赢走血斗场提供的丰厚奖品!毒蜂经验老道,出手刁钻,狂蟒虽在血斗场内只战斗了三场,但却也不容小觑,三场战绩更是全部碾压了对手,这一战到底孰强孰弱,让我们拭目以待!” 话音落下时,从那血斗场的两边,各走上一个魔族来。 两个魔族都是魔王级别的存在,身上魔气翻滚,修为相差无几,一个身形瘦小,一个体型魁梧,形成了极为鲜明的对比。 沙漠的环境一览无遗,两个魔王隔着整个场地朝彼此对望,目中满是森冷的光芒和清晰的杀机,不过却都没有动手的意思,反而在静静等待着什么。 观众席上,不少人忙碌了起来,个个都取出自己的号牌,神念涌动着。 杨开瞧着新奇,小舞在一旁解释道:“他们应该都是在押注,大人若是想押注的话,只需要将神念灌入号牌就可以操作了,押注完了之后,那边的战斗应该就会开始。” 原来是这样!杨开当即将神念沉浸入号牌中,果然发现号牌内的讯息有了一些变化,多了押注的选项,不过从这赔率上来看,血斗场方面明显是比较看好那快十连胜的毒蜂的,因为赔率只有二赔一,反倒是狂蟒的赔率有一赔一的比例。 除此之外,还有杨开个人的押注信息,不过此刻全都是零的状态。 杨开手上只有九十万魔晶,初来乍到,也不知道这两个家伙到底谁更厉害一些,自然不准备押注,打算先看上一阵再说。 最起码也要将这里的规矩弄明白了。 少顷,观众席上的魔族应该都押注完毕了,没押注的应该也没有这个打算,无需再等什么。 咣咣两声铜锣响起,战斗一触即发。 那声音落下时,两个魔王已经迅速朝沙魔中央地带飞驰过去,不过十几息功夫便已交锋在一块。诚如之前主持的魔族所言,那毒蜂战斗经验及其老道,出手刁钻至极,再加上身形灵巧,竟是一上来就将魁梧的狂蟒压制。 不过号称狂蟒这家伙应该是出身石魔,一身铜皮铁骨,防御出众,只守不攻,毒蜂那零散的攻击打在他身上根本没什么效果,一时间两人在那沙漠上打的不可开交。 两个魔王大战,场面自然火爆至极,魔气翻涌,魔元震动,让那中央场地飞沙走石。 不过看了一阵杨开便心中有数了,那狂蟒虽然防御不错,但对手的身形实在太过灵活,他根本打不中人家,反倒是对手在不断地消磨着他的力量和魔元,如果他没有什么杀手锏的话,那结局堪忧。 这一战足足打了半个时辰,眼看那狂蟒即将不支,毒蜂轻率突进,手上一柄匕首翻飞,准备一击毙命,谁知就在此时,狂蟒身上却是绽放出金色的光芒,霎时间将方圆百丈范围笼罩。 毒蜂的身形猛地一僵,露出了一丝破绽。 狂蟒咧嘴狞笑,大步上前,手上一件厚重魔宝轮圆了,朝毒蜂当头砸下,一副胜负已分的姿态。 毒蜂也在笑,就在那魔宝临头之时,身形忽然一晃,一下子一化为二,二化为四,四化为八,将狂蟒团团包围。 八道身影齐齐朝中央处一闪而逝,再次合为一道。 画面似乎定格在这一瞬,毒蜂的身形重新在一旁显露出来,背对着狂蟒,徐徐甩动了一下手上的匕首。 那狂蟒还保持着攻击的姿态,身形却已经僵在了原地,脸上的笑容未来得及收敛,眼中满是不可置信的神色。 轰隆一声……魁梧的身躯倒在沙地上,砸的沙粒飞扬。没有半点伤势,却已毫无生机! 观众席上一阵沸腾,押对注的魔族自然是喜笑颜开,毕竟赢了魔晶,输了魔晶的魔族则是脸色难看,破口大骂,若不是那狂蟒已经死了,只怕他们都要冲上去将人家给碎尸万段,以泄心头只恨。 中央场地再次暗了下去,又开始新一轮的战斗准备…… 每一次战斗的双方,都是实力相差不多的,最起码都在一个大境界上,毕竟若是实力相差太多也没什么看头,每一轮也有无数魔族押注,不过有血斗场调整赔率,最大的赢家自然也只能是血斗场了。 这地方可真是个摇钱树啊!杨开暗暗佩服玉如梦,也不知道这女人身家有多厚。 如此观战了几轮,杨开也熟悉了这里的规则,便不再等待,接下来的几次战斗中也押了几次,他自付眼力不错,但怎么也没想到这次却是栽了大跟头。 本指望着身上的几十万魔晶给他赚个盆满钵满,谁知几次下来居然输的精光。 气的他差点骂娘。 若是能好好感知一下对战双方的状况,杨开估计自己也不会输的这么惨,主要是有阵法隔绝,他也无法查探每次上场的两人到底有怎样的水准,只能用肉眼去观察,如此一两次失误之后,自然是没什么搞头了。 赚取魔晶的计划失败,杨开也懒得再在这地方多加逗留,招呼一声小舞便准备撤退。 小舞似乎也很不喜欢这里,见他要走,自然是欣喜跟上。 之前虽然一直在押注,但并没有人过来收取押注的魔晶,因为每个客人离开血斗场的时候,号牌都会被收回去的,号牌里记录了所有押注的信息,输赢都一目了然,输了的话,在离开之前将魔晶赔给血斗场就行了,赢了自然也是一样的道理。 也没人敢在血斗场里赖账,除非是不想活了。 杨开手上如今剩下不到八十八万魔晶,号牌里的亏空也就是这个数,正好可以平账。 不过两人才走出没几步,那中央场地便再次亮了起来,便在这时,四周观众席上忽然传来一阵惊奇之声,仿佛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物。 杨开随意地扭头朝那边看了一眼,眼珠子猛地瞪大,脚步也停了下来,一瞬不移地盯着中央场地的半空中。 后方小舞一时没注意,直接撞在他的后背上,顿时惶恐道歉。 杨开冲她摆了摆手,示意无碍,再仔细瞧一瞧那中央场地处的一道身影,没错,玉如梦在那边! 不对不对,那不是玉如梦,那是…… 李诗晴! 玉如梦此前在星界那边一直用的是李诗晴的面容,所以杨开对这个容貌自然不会陌生,此时忽然在中央场地处看到这个面孔,一时恍惚还以为是玉如梦,反应过来后才明白那是李诗晴。 杨开以前也从玉如梦那旁敲侧击过李诗晴的下落,玉如梦并没有告知,现在才明白这女人居然被弄到魔域来了,而且还是魅影大陆的血斗场中。 他与真正的李诗晴从未接触过,彼此也素不相识,但这女人毕竟是花影大帝的弟子,既然在魔域碰到了,自然也不能不管。 不过眼前这一幕是要干什么,难不成是魔族这边要让李诗晴参与血斗场的争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