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四百五十六章 剑拔弩张 - 武炼巅峰

第三千四百五十六章 剑拔弩张

杨开挑眉道:“血斗场果然财大气粗!既然带来了,那本座就不客气了。” 中年魔王笑容不减,开口道:“还请杨兄将空间戒交与我,容本王检查一二。” “你想要检查我的空间戒?检查什么?”杨开沉着脸望着他,这家伙什么意思?空间戒这东西岂是能让人随便检查的?这是在找茬吗? 中年魔王错愕了一下,旋即失笑道:“看杨兄这样子,怕是不知血斗场这边的规矩吧?” “什么规矩?”杨开忽然觉得有些不对,抬眼朝门外瞧了瞧。 那中年魔王解释道:“是这样的,血斗场这边为了方便大家押注,素来都是先押后赔的原则,当然,若是押注赢了的话,那血斗场自然是要确认一下押注之人手上是否有足够的押注魔晶,杨兄初来乍到可能有些不太了解,以前有不少家伙想要投机取巧,手上明明没有魔晶却也敢胡乱押注,让血斗场这边吃了不小的亏,所以从那之后,主持血斗场的几位大人便定下了这检查的规矩,只要杨兄手上有那用来押注的一亿魔晶,本王立刻便能全额赔付。” 此言一出,小舞的脸色刷地一下就白了。 别人不知道杨开的情况,她还能不知道么,莫说一亿,杨开身上如今连一百万魔晶都没有,别人这下要检查,杨开又怎能拿的出来? 暗暗自责不已,早知如此的话,多打探一下血斗场这边的情报就好了,她对血斗场的规矩也不太了解,毕竟没有来过,有关血斗场的事也都是道听途说,之前她跟杨开提到过一些血斗场的事,但怎么也没想到押赢了还要检查这么个事。 而过不了这一关,自然就会坏了血斗场的规矩,也别想拿到那十亿魔晶。 “有这规矩?”杨开面皮抽搐,斜了小舞一眼,观她神色也知道她恐怕也是毫不知情,要么是她本来就不知道,要么就是血斗场方面在针对自己。 “素来有之。”那中年魔王轻轻颔首,似笑非笑地望着杨开道:“杨兄该不会是拿不出一亿魔晶吧?” 杨开嗤了一声:“区区一亿魔晶又算得了什么?只是这检查来检查去岂不是浪费时间,阁下就不能通融一二?” 中年魔王微笑摇头:“血斗场的规矩不可破,本王亦是职责所在,还请杨兄见谅。” 杨开冷幽幽地望着他,对方也毫不示弱地与之对视,目中甚至有一丝咄咄逼人之意,立刻明白,血斗场有没有这个规矩无关紧要,刻意为难自己倒是真的。 顿时撇嘴道:“既如此,那十亿魔晶本座也不要了,将本座的奖品带过来便是。” 中年魔王闻言揉了揉额头,貌似头疼道:“杨兄这个样子的话,可让本王难办了呢,按照规矩,你拿不出那用来押注的一亿魔晶,就是坏了血斗场的规矩,坏了血斗场的规矩的话,那之前的一切都算不得数,所谓的奖品恐怕也……” 杨开顿时笑了起来,就说他跟自己纠缠魔晶的事干什么,原来是在这里等着自己啊,看样子血斗场这边根本不想将李诗晴交出来。 “你执意如此?”杨开淡淡地望着他,眼中一副跃跃欲试的神色,但凡对方敢从口中蹦出个是字来,他立刻就要在这里大闹一场。 十亿魔晶的赌注可以不要,李诗晴他却必须要带走,这是绝对不能让步的。 那女人被带来魔域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之前看她的情况就有些不妙,虽然一直用秘法抵御魔气,不让自身入魔,但谁知道她能坚持到什么时候,真要是晚了,就算救回来也无济于事了。 那中年魔王面含戏虐微笑,正欲开口说话,脸色苍白的小舞忽然往前踏出一步,战战兢兢地道:“押……押注之事是奴婢所为,与……与大人无关!” 刷刷,杨开与那中年魔王的目光齐齐朝她望去,前者一副哭笑不得的表情,后者却是面沉如水。 在小舞看来,只要将押注的事揽到自己身上,那么杨开就没有破坏血斗场的规矩,血斗场自然不能扣押属于杨开的奖品。但如此一来,她怕是凶多吉少了。区区一个婢女,血斗场想怎么就怎么捏,纵然她是玉如梦行宫里的婢女也难保性命。 可是杨开并不想这样啊!他还指望着对方给他借口闹事呢,小舞把押注之事一揽,他哪还有什么借口。 “你可知你在说什么?”那中年魔王气势凌厉,朝小舞逼视过去,立刻让她本就没有血色的脸蛋更加苍白,脸上的几道疤痕也愈显狰狞。 杨开身形一错,挡在小舞面前,目光森然道:“阁下真是好大的威风!” 中年魔王淡淡地望了杨开一眼,有些诧异杨开的反应,毕竟区区一个婢女,值得他这般出头?冷笑一声:“杨兄亦是威风不俗。” 杨开懒得理他,回头瞧了一眼小舞,开口道:“没你的事,一边去。” “可是……”小舞抬头想要说些什么,但一对上杨开的目光,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杨开站在她面前,晃了晃脖子,斜睨着那中年魔王冷幽幽地道:“话既然说到这地步了,那咱们也别藏着掖着,属于本座的奖品本座要,那十亿魔晶本座也不会放弃,给你一炷香时间准备妥当,否则别怪本座不客气。” 话不投机半句多,撕开面皮大闹一场好了。 中年魔王呵呵一笑:“杨兄哪来的底气,居然要在血斗场撒野?” 杨开忽然淡淡道:“十七个,啧啧,阁下也真是看的起我。” 这话说的莫名其妙,小舞完全听不懂,但对面那中年魔王却是脸色微变,只因那十七之数,正是门外埋伏的魔王的数量。血斗场这一次压根就没打算让杨开如意,一再逼迫也就是为了激怒杨开,一旦他敢在这里出手,那外面的十七个魔王便会蜂拥而入。 在那乱斗之时,有波雅与他配合杀敌,此时此刻他孤身一人,万万不可能在如此数量的魔王手下逃过性命,到时候就算圣尊知道了也无法怪罪,谁让他敢在这里闹事。 只是……这家伙的嗅觉也太敏锐了吧,外面埋伏的魔王已经足够隐蔽,居然还是一个不差地被他感应到了。 轻轻一笑,那中年魔王道:“杨兄此言何意?” 杨开鄙夷地瞧了他一眼,淡淡道:“时间不等人,一炷香时间可不多,阁下不用去准备一二?” 那中年魔王淡笑道:“本王无需准备什么,倒是杨兄你,还请自重。” 话音落下之后,贵宾厅里的气氛一下子变得肃杀起来。小舞紧张地在一旁观望,知道这下怕是大事不妙了。她也糊涂了,明明只是带着杨开出来逛一圈圣城,怎么事情就搞成这个样子。 而就在屋内的气氛越来越凝固之时,忽然从外面传来一阵啪嗒啪嗒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地传了过来,与此同时,一股让杨开感到不安的气息迅速笼罩过来。 半圣的气息! 而且……似曾相识。 这不是那月桑的气息,尽管杨开与那月桑也只见过一次,但对那人的气息却是记忆尤甚,这个半圣是谁?自己在哪见过? 无意间抬头瞧了一眼,杨开差点没笑出来,只因对面原本与他剑拔弩张对视的中年魔王竟是脸皮皱成了苦瓜,一副惨兮兮的样子,好像对来者有极深的忌惮。 “见过大人!”门外传来的整齐的问候声,想来是埋伏在外面的魔王们正在行礼。 吱呀一声,房门被推开,一道颀长身影踏入。来者一身白衣,面如冠玉,气势英伟不凡,面含微笑,一双眼睛炯炯有神,给人一种邪魅狂狷之感,很能吸引女子的注意。 杨开露出愕然之色,手指着来人道:“你……” 那中年魔王却是赶紧躬身行礼:“见过大人!” 来人理都不理那中年魔王,而是直接来到杨开面前三丈处站定,嘴角一勾,笑道:“我说了,咱们还有再见面的时候。” “白灼!”杨开总算想起这家伙的名字,怪不得感觉气息有些似曾相识,原来是他。 当日他固守虎啸城,手下强者如云,接连打退魔族大军的进攻,杀敌无数,魔族那边似乎也认识到虎啸城的恐怖,特意请了一位半圣出山,谁知这半圣只是到城墙下转了一圈便掉头就走,临走之前还跟杨开说彼此还有再见之时。 当时那半圣自报家门时便自称白灼! 后来得知玉如梦是魔族十二魔圣之一,杨开才明白白灼为何会果断退走,别的魔族认不出玉如梦,他肯定是认出来了,所以才走的那么干脆利索。 只是杨开也没想到,居然会在圣城的血斗场内再见到白灼。 “大胆人族,竟敢直呼大人名讳!”那中年魔王立刻抬头冲杨开怒喝。 杨开斜了他一眼,鄙夷道:“人家自己都没说话,你在乱吠什么?” 中年魔王气结,抬眼瞧瞧白灼,却见他一脸笑容,并没有因为杨开的无礼而动怒,当下心头一突,一种不妙的感觉萦绕心头。 白灼大人与这个人类似乎……关系不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