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五百零九章 长路漫漫 - 武炼巅峰

第三千五百零九章 长路漫漫

蠢哭了啊,早上上传章节之后居然忘记发布,结果就被人拽出去了,一直到现在才回来,在鲁院这边简直忙晕了,等会还要出门。 ………… 无边血海,那小小的洁白净土内,明月脸色苍白,七窍流血,看起来惨不忍睹。 与血厉半日的交手,让他本就受伤的身躯更是不堪重负,若没有杨开之前拿出来的那东西,他说什么也不会这么做,毕竟积攒了这么长时间的力量,只为最后的殊死一搏,提前耗用,就等于之前的努力都白费了。 好在杨开给他带来了新的希望,打开玉盒,从中取出一片不老树的树叶,轻捻了几下,放入口中,含在舌下,默运玄功。 少顷,明月体表亿万毛孔都绽放出绿莹莹的光辉,澎湃的生机在血肉经脉中流淌,修复着体内的暗伤,那小腹处的巨大窟窿也是血肉蠕动,漆黑的魔气逸散而出,逐渐有重新弥合的趋势。 感受到不老树树叶的强大恢复能力,便是明月也不禁露出欣喜之色。 而就在他先前与血厉激烈交锋之时,几万里之外的某处,杨开忽然一脸凝重地现身。 藏身在玄界珠内,借明月之力将玄界珠激射而出,多少担了些风险,万一让那血厉查探到玄界珠的存在,杨开非得暴露不可。 不过在那种时候,血厉也不可能事事周全,而以有心算无心之下,明月总算也找到一个合适的机会,将玄界珠给送了出来。 几万里的距离,根本躲不过一个魔圣的神念感知,杨开从玄界珠中现身后扭头回望,只见那边风起云涌,轰隆隆的声响接连不断地传来,心知明月正在牵扯血厉的注意力,当下也没有迟疑,一转身朝来的方向驰去。 沿路并无波折,两日之后,杨开已经重新返回了北璃陌的地盘,与图恰罗等人汇合。 接下来的日子波澜不惊。 杨开潜入宙天大陆寻觅明月下落的目的已经达成,如今也知道他的状况如何,现在需要做的便是等待一年之后打探明月这边的消息,到时候再伺机而动,所以他也懒得再折腾什么了,在处理北璃陌地盘上界门的事情上那是相当的配合,该修复修复,该维护的维护,当然,若有机会寻觅一下那些消失的大陆,让玄界珠吞噬,他也不会浪费机会。 这样的状态一直持续到了两个月之后,北璃陌地盘上所有的大陆都已处理完毕,一众人等这才打道回府,朝傲雪大陆进发。 杨开是不太想再跟北璃陌见面的,但架不住伯牙极力相邀,更何况还在人家的地盘上,走之前确实该跟人家辞行才是。 匆匆返回傲雪大陆,在伯牙的带领下再一次走进傲雪冰宫中,偏殿中等候许久,伯牙一脸尴尬地走了回来。 杨开瞧着他,有些茫然。 伯牙道:“杨兄,圣尊有要事需要处理,今天怕是没时间见你了。” 杨开闻言心中嗤笑,北璃陌能有什么要事连见自己的时间都没有,分明是不想见而已,正好,他也懒得去见这女人,大家可谓是一拍即合,当下拱手道:“既如此,那本王就告辞了,伯牙兄留步!” 反正自己的礼节已经到了,以后北璃陌也没借口怪罪自己什么。 “杨兄且慢!”伯牙连忙把他喊住。 “还有何事?”杨开问道。 伯牙肃然道:“杨兄怕是不能回去。” 杨开眼帘一眯:“什么意思?”北璃陌不会想把自己永远留在这里吧?这未免也太天真了,真要这么干,那玉如梦绝对是不会答应的。 伯牙见他神色,便知他有所误会,不过也没办法,毕竟北璃陌也是有前科的,上次还把人家给丢进了幽寒冰牢里关了好多天,难保人家没怨气。 连忙解释道:“是这样的,杨开修复界门之能,其他圣尊也需要借助,所以杨兄得去一趟赤焰圣尊那里。” 杨开闻言嘴角一抽,尽管早知道自己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不得安宁,但也没想到魔域这些魔圣连休息的时间都不给自己,这得有多着急,也不知道他们在急个什么,反正那些界门要出问题早就出问题了。 沉吟了下道:“那我总得先回一趟如梦圣尊那里,跟她禀告一下这边的事情。” 伯牙微笑道:“这也是如梦圣尊的意思,如梦圣尊之意便是杨兄不用回去了,先将诸位魔圣地盘上的界门处理好再说。” 杨开听的有些无语,确认道:“如梦真的这么说?” 伯牙颔首道:“如梦圣尊与我家圣尊之间自有联系。” 估计北璃陌也不会在这种事上骗他,她既然这么说,那肯定就是真的了。杨开心头恼火,自己这边不知不觉地就被玉如梦给卖了,看样子自己在她心中的分量也没想象中那么重啊,搞不好她真有可能化解心印秘术的钳制,如此看来,以后还真得小心点她才行。 沉着脸点点头道:“既是圣尊之命,那本王自当遵从。” 伯牙伸手相请:“我送杨兄。”似怕杨开拒绝,他又补充道:“杨兄的安全不容有失,赤焰圣尊那边有人会来与我交接,所以我得出面一下。” 他都这么说了,杨开也只能同意,心说怎么自己搞的像是被软禁的犯人一样,还交接…… 离开傲雪大陆,一路朝那赤焰的地盘上驰去。 赤焰是炎魔出身,拥有的地盘正与北璃陌的地盘接壤,彼此间的关系与北璃陌和玉如梦一样,都是邻居,所以赶到地方也没耗费多长时间。 那边出动了一位半圣,看起来也是个炎魔,连一身肌肤都是暗红色的。 不过这位不知名的半圣与伯牙的亲和不同,一副不苟言笑的样子,交接完毕,确定了杨开的身份之后便直接丢给他一个空间戒,转身就走。 杨开都懵了,不知道这家伙到底什么意思,不是请自己来修复界门的?怎么感觉像是打发要饭的?想问个明白,人家已经不见踪影,不愧是炎魔出身,行事确实雷厉风行,一句话的机会都不给讲。 无奈之下,杨开只能查探那空间戒,发现里面有一些玉简,取出来一看,玉简中记载的都是关于赤焰地盘上消失和不稳定的界门,消失的大陆的资料。 估计是北璃陌那边透露出来的风声,所以这边已经提前准备好这些资料了,倒也省了杨开许多功夫。 戒指里除了这些记载了资料的玉简,便还有一块非玉非石的令牌了,没有字,只有一团火焰在燃烧,也不知道象征什么。 但杨开估计这极有可能就是那个半圣的令牌,心中了然,给他这块令牌,是为了方便他在各个大陆中行走,免得被人盘问追查。 有点意思,杨开面露欣喜之色,本来还有些不满那炎魔狂妄的态度,现在看来,却是正合了心意,反倒是伯牙那种整天笑眯眯却一直防贼一样防着自己的家伙及其讨厌。 这下好了,在赤焰的地盘上,完全没人干涉自己,自己想怎么干就怎么干,可以彻底放开手脚了。 命一万部从原地修整,杨开拿着那些玉简一一检查起来,有多少界门需要修复维护不是关注的重点,需要关注的是赤焰的地盘上有多少大陆消失不见。 在玉如梦的地盘上,玄界珠吞噬了三块大陆,还有三块消失的大陆杨开没机会去寻觅,而在北璃陌的地盘上,玄界珠吞噬了四块大陆。 这个赤焰的地盘上总共消失了六块大陆,没人干涉的话,杨开完全可以将这六块大陆全部找出来给吞噬掉。 研究了一个多时辰,稍稍规划了一下路线,点齐兵马直接从脚下这块大陆开工。 在赤焰地盘上的日子确实顺风顺水,就算有的大陆的魔族对他感到奇怪,上前盘问,也只需出示那块令牌便能让人离去。 前后不到两个月的时间,这边已经处理完毕了。 直到这个时候,杨开也没看到那个炎魔半圣的踪影,那家伙自从第一天露了个面之后,便再也没见到人了。 他的令牌还在自己手上,杨开也不能将之带走,无奈之下,也只能去了一趟圣城所在的大陆,一方面是归还人家的令牌,另一方面也是去问问自己接下来该去哪。 他有预感,赤焰这边不是终点,自己肯定还要去下一个魔圣的地盘。 事实也果然如此,在圣城中找到了先前的那个半圣,归还了人家的令牌之后,人家一言不发地招呼他跟着,一路朝附近的界门驰去。 穿过几个大陆,已经到了另外一个魔圣的地盘,那边早有一位半圣等候,双方一交接,炎魔半圣掉头就走,这位新认识的半圣倒是态度不错,与他随便聊了几句,彼此认识了一下。 又将诸多资料交给他。 见他没有要走的意思,杨开心中直犯嘀咕,心想不会又碰到一个伯牙吧? 不过人家若是一直要跟着,那也没有办法,毕竟这里是人家的地盘。 研究资料,规划路线,老一套。 一个时辰后开工。 那位半圣确实跟着杨开跟了好几天,杨开本来还准备用对付伯牙的办法来对付他,谁知几天之后,这家伙居然主动告辞离去了,临走之前给杨开留下了一块自己的令牌,告诉他事了之后去一趟圣城,将令牌归还就成,原来人家跟着瞧了几天只是图个新奇罢了,新鲜感过去,自然就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