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六百零二章 尾行 - 武炼巅峰

第三千六百零二章 尾行

杨开失笑:“韩山主误会了,我说不成倒不是要吩咐你什么,只是那边两千里之外,有大约数量一万的魔族,韩山主这般过去的话,无异是自投罗网。” “两千里之外?”韩正清闻言不禁有些表情古怪,望着杨开的目光又多了一份警惕。 他不知杨开如今修为怎样,但据说当初这位凌霄宫宫主叛出星界的时候是帝尊两层境,如今几年过去,了不起也就是帝尊三层镜。 而一位帝尊三层镜,就算神识修为再怎么了得,又如何能窥探的了两千里之外的情况?退一步说,就算能窥探的了,又如何能查探到一万这样详细的数目?这得多强大的神念才能办到?恐怕只有那些伪帝才有资格吧? 所以一听杨开说两千里之外,数量一万这些话,韩正清第一个反应便是这位杨宫主有些危言耸听,换做平时他定会讥讽一番,但如今才得了人家的救命之恩,韩正清心中纵然有些不以为然,也不好意思恶言相向。 是以他只是略一拱手,淡淡道:“多谢杨宫主提醒,告辞!” 言罢,领着汇聚在他身边的几百人转身离去。 不管杨开是不是在危言耸听,那边是不是真的有一万魔族,他都得往那个方向前行,因为那边本就是他们行进的目标。 而在离去之时,韩正清神念涌动,一道道命令传达下去,几百人很快便列阵而行,首尾相顾,如此一来,就算遭遇敌情,也能很快布下军阵,加以抵挡。 不过才走出没多远,韩正清便眉头一皱,回头望去,只见队伍后方百丈处,那位杨宫主背负着双手,不紧不慢地跟在后面,见他望来,杨开还冲他露出一丝微笑,微微颔首,那意思再明显不过:你们走你们的,我走我的。 韩正清面露不悦之色,他自觉自己的态度已经很明显,却不想这位杨宫主居然一点一宫之主的风范都没有,居然玩起了尾随这套把戏。 当下传令行进速度加快,却不想他们快杨开也快,他们慢杨开也慢,始终缀在后方百丈处。 既然摆脱不得,那就只能听之任之了,杨开之前展现出来的力量实在不俗,这样一支几百人的队伍在他眼中根本不算什么,真要是回头质问人家,把人家激怒了,自己这边也没什么好果子吃。 他却不知,跟在他后面的杨开也是无奈的很。 回去的路上既然碰到人族的这一群散兵游勇,杨开总不能置之不理,且不说里面有十几个冰心谷的弟子,还有自己认识的梵馨,就算这些人全都是陌生人,杨开也得护他们平安。 自己向南,他们也向南,明显是要返回人族大军的驻地,左右不过顺路的事,只是稍微耽搁点时间。 而且,他们感知不到,杨开却查探的清楚,这方圆万里地界,不但有人族这一支散兵游勇,还有许多魔族的,数量有多有少,韩正清这一支残兵,碰到任何一支都没什么好下场。 行出不到百里,韩正清忽然眉头一皱,又回头看了一眼,目光凝重万分。 因为他方才察觉到杨开忽然神念涌动了一下,也不知道是不是在查探些什么,那神念波动不太明显,但也并不隐晦,正好是他能察觉到的范围。 见他神色有异,跟在他身边的梵馨道:“韩大人,何事?” 韩正清不做解释,只是缓缓摇头,凝声道:“吩咐下去,都小心一些。”他不知道杨开那一道神念到底在对外传达些什么,但也只能做好自己的事。 梵馨点点头,将韩正清的命令依次传达下去。 又行出三十里时,韩正清往前奔驰的身影忽然顿住,抬起一手,身后几百人立刻稳住身形。 “备战!”韩正清一声低喝,那几百人族闻言神色纷纷一振,各色秘宝祭出,一支支小队伍井然有序地运作起来,顷刻之间,军阵已成型,几百人的气息的几乎要连为一体,阵眼所在便是韩正清所在的位置,而且,这个军阵并不是死阵,是活阵,是可以随意变换的那种,得军阵相助,韩正清原本因为受伤而有些萎靡的气势陡然提升不少。 百丈外的杨开摸着下巴站在原地,瞧的津津有味。 几年未回,两界战事也只是听人随口转述几句,他自然不知星界这边的具体情况,如今见此军阵,才发现几年时间过去,星界这边的武者已经完全适应了战争的节奏,管中窥豹,几百人的队伍能如此迅速地列好军阵,肯定是对此早已熟稔于心,这样一套迎敌之策肯定已经做过无数次了,才能这般熟能生巧。 微风拂来,肃杀之气弥漫,结为一体的数百人气机紧密相连,只待敌人露出踪影便给予致命一击。 忽然间,韩正清轻咦一声,冲某个方向低呼一声:“丙辰军第九镇第三左武卫韩正清在此,来者何人?” 话音落下,那边十里之外一道施展了秘术的模糊身影慢慢显露出来,激动的声音传出:“是韩左卫?” 来者显然是认识韩正清的。 而听到对方的声音之后,韩正清也反应过来了:“是刘右卫?” “正是刘某啊!”一声大笑传来,笑声中透着喜悦之情,那人急速朝韩正清等人这边驰来,待到近前,一个身形魁梧的大汉印入众人眼帘,这大汉浑身上下血迹斑斑,有自己的,也有敌人的,身上多有深可见骨的伤口,他却没事人似的,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彪悍的气息。 见是自己人,韩正清这才挥手示意众人放松,韩正清本人却没有放松警惕,伸手道:“刘右卫见谅,战场之上,一切得按规矩来。” “刘某省得。”那刘右卫显然知道是什么规矩,当即也伸出一手,与韩正清两手相握,下一刻,两人齐齐催动力量,查探彼此体内的情况。 一触既收,确定对方体内没有魔元之后,韩正清这才真正地松了一口气,松开大手道:“你们的人呢?” 那刘右卫挑起大拇指,一指后方道:“百里之外,刘某先来探个情况,我这就叫他们过来。” 说着话,便取出一块传讯罗盘,神念涌动,往内灌入信息。 韩正清面露喜色道:“你们还有多少人?” 那刘右卫闻言面色黯然,瞧了瞧韩正清身后的人马道:“与韩大人这边差不多,大人这边情况如何?” 韩正清回头看了看,强笑一声:“突围时原本五百多跟在身后,现在就只剩这么点了。” 刘右卫闻言露出佩服之色:“五百人马能保全大半,韩大人果然了得,我们那边却是不成,一千多人……哎,不提了不提了。” 韩正清苦笑一声,之前陷落魔族包围,若不是那位杨宫主神兵天降,哪里还有什么人,只怕此刻早已全军覆没,他自知这跟自己了得不了得没什么关系,但这个时候又不方便解释什么。 不过如今若是能汇合刘右卫那边的人马,倒也能多一份自保的本钱,毕竟此地距离他们行进的目标,可还有几千里路。这一路行去,只怕步步荆棘,又有多少人能安然撤回? 对方人在百里之外,过来肯定还需要一点时间,韩正清与那刘右卫略一商议,便转移了地方,来到一个易守难攻之所暂做停留,一面等候友军,一面恢复自身。 恢复之时,那刘右卫忽然来到韩正清身边,好奇地指了一个方向道:“韩大人,那边那位是……” 这一路走来,他早就发现了,队伍后面百丈外一直跟着一个人,相貌堂堂,一表人才,看着年纪不大,偏偏给人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 说他是自己人吧,他却一直吊在后面,不近不远地跟着,说他是敌人吧,他也没半点敌意。 甚至就在自己指着他的时候,那人也露出一丝微笑来。 韩正清摇了摇头,一副不想多谈此人的模样,刘右卫耸了耸肩,也不再多说,轮修为,他不如韩正清,战争之前,见了韩正清还得仔细行礼,轮军中地位,他一样不如韩正清,对方不愿多,他自然不好多问。 不过那人应该是自己人吧?他扭头望去时,正见到梵右卫走到那青年身边,给他送了点水喝,然后歉意地笑了笑,说了一句什么,那青年却是摆了摆手。 对此情况,韩正清也只是微微皱了下眉头,没有别的表示。 便在这时,韩正清忽然眉头一挑,低喝道:“有人来了!” 刘右卫怔了一下:“没那么快啊,大人传讯说还要半个时辰才会到这里呢。” “不是你们的人!”韩正清长身而起,口中轻轻地吹了一下。 正在打坐调息的几百人立刻起身,朝韩正清聚拢过来,前后不过二十息,之前的军阵再次成型,肃杀之气弥漫。 一炷香后,韩正清面前多出了几十个浑身伤痕累累,甚至缺胳膊断腿的家伙。 来的不是魔族,而是人族,如韩正清和那刘右卫等人一样,都是散落在附近的人族散兵游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