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六百零四章 七雾海 - 武炼巅峰

第三千六百零四章 七雾海

“冰心谷的弟子如今都在丙辰军?”杨开问道。 “正是。”梵馨点了点头,忽然微微一笑,轻声道:“姬瑶师姐如今是丙辰军第三镇总镇。” 杨开笑的有些尴尬:“蛮好蛮好。” 梵馨再道:“姬瑶师姐如今已是帝尊三层镜。” 姬瑶的情况与冰云差不多,当年冰云无故失踪之后,姬瑶便外出寻找,结果闯进东域蛮荒古地之后受那洪荒气息冲击,导致神志不清,在蛮荒古地中逗留了无数岁月,若不是杨开机缘巧合找到她将她带出来,只怕至今还处于甚至混乱之中。 蛮荒古地内,她神思不属,不知修炼,修为停滞,但那洪荒气息却无时无刻不在淬炼她的根基,从古地脱困,再恢复神智,便是一次精神和肉身的升华,多次血战之下自然能做突破。 修为精进的又何止冰云和姬瑶两人。 临阵厮杀最能淬炼心性,激发潜能,于那生死之间突破屏障,绝境逢生之人比比皆是。一场两界之战,让星界武者死伤无数,但大浪淘沙之下,资质运气不俗者皆有所获,此方大世界之武道,非但不见凋零破落,反而愈发武运隆昌。 杨开一身修为又何曾是苦苦打坐修炼而来?自修炼以来,多少次险死还生,多少次逢凶化吉,那一次次在生死边缘挣扎,便是一次次洗礼和新生,若是真的一门心思的闭门造车,只怕如今的他连帝尊境的门槛都无法触摸。 “星界这边的军团如何建制?与我说说。”左右不过是赶路,闲来无事,杨开自然是多了解一些星界这边的情况。 梵馨自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旁人不敢对杨开推心置腹,因他有入魔叛变的前科,但冰心谷弟子又怎会对他有任何防范? 当年北域那问情宗发难冰心谷,若非杨开力挽狂澜,只怕冰心谷早已烟消云散,又何来今日之繁荣。 星界这边的军团本就是效仿魔域构建而出,建制自然也都相差无几。 五十四路军团,每一个军团都有百万人以上,最大的一个军团更有五百万人的规模,几乎是普通建制的五倍。 军团长之下设镇,一镇便是十万人,由总镇统帅,帝尊三层镜或者两层境担任,总镇之下便是卫,每一卫有万人左右,卫之下便是队。 基本上,能担任左卫之人便是帝尊境的修为了。 那韩正清便是如此,眼前这支队伍便是丙辰军第九镇第三卫,而韩正清的身份则是第三卫的左卫长,正好帝尊一层境的修为,足够担任。 而梵馨只有道源三层境的修为,是以担任右卫长,相当于那韩正清的副手,在丙辰军中的地位与那刘右卫等同。 至于下面的队正之类,那便是道源境了。 “李无衣前辈呢?”杨开忽然想起一人,他记得自己当初离开星界的时候,星界这边的战事是由李无衣来主持大局的,一则是他乃公认的大帝之下第一人,实力强大,二则他是灵兽岛的人,出身不凡,威望足够服众。 梵馨笑道:“李前辈是甲子军的军团长,但也统管其他的军团长。” 杨开哦了一声,算是明白了,李无衣还是那个李无衣,星界这边的战事依然由他来主持。 便在此事,杨开忽然眉头一扬,伸手在面前一抓,再摊开手心时,手上已经多了一枚玉简,神念涌动查探一番,对梵馨笑了笑:“说什么来什么。” 玉简不可能凭空无故地出现在面前,在玉简出现之前,杨开手上佩戴的一枚空灵珠便有了一些反应,正是李无衣动用手段将玉简隔空传送而来。 玉简中只有一句:过来见我。 也没说去哪,因为不需要说,两人之间都有彼此的空灵珠,只要对方还在星界,只是一个念头便能抵达对方的身边。 只不过李无衣军务缠身,不方便离开自己的驻地,所以才会让杨开去见他。 自己这边才回星界没多久,李无衣居然就知道了,杨开若有所思抬头看了看前方的韩正清。 梵馨似乎猜到他在想什么,解释道:“每一卫的左卫长手上都有联系七雾海的空灵珠,是李大人赐下的。哦,七雾海是西域的一块很奇特的地方,如今是甲子军驻军之地。” 杨开微微颔首,表示明白了。 韩正清手上既然有空灵珠,那么自然能够联系上李无衣那边,肯定也向那边汇报过自己的事,要不然李无衣不可能在这个时候传讯给自己。 “李大人……他说什么了?”梵馨有些忐忑地问了一声,虽然冰心谷这边的弟子都相信杨开的人品和心性,但当年的事闹的太大,从韩正清等人对待杨开的态度就可以看的出来,纵然得了人家的救命之恩,也依然抱有警惕之心,韩正清尚且如此,更何况旁人。 那李无衣当年可是追杀过杨开的。 梵馨自然有些担心,生怕杨开这一回来就被李无衣给逮个正着。 她又哪里知道,当年的事不过是一场戏而已,一场杨开不惜自毁名誉,演给玉如梦看的大戏! “前辈叫我抽空去七雾海一趟。”杨开微微一笑,态度轻松。 见他如此,梵馨也放下了心,仔细想想,若是李无衣真的要擒拿杨开的话,只怕立刻就能抵达此处,毕竟有空灵珠这种东西,机动性早已不可同日而语。 李无衣既然没来,反而只是送了个玉简过来,那就足够说明他的态度了。 一边与梵馨说着话,杨开一边取出一块空白玉简,神念涌动灌入讯息,抬手将之打入虚空。 与此同时,远在几十万里之外,某个大殿之中,几百人席地而坐,有男有女,修为都不怎么高明,但每个人面前都摆放了数十到上百枚的空灵珠,时不时地,便有一阵阵微弱的空间波动跌宕,随之便是一枚枚玉简破空而来。 那些男女伸手将玉简抓住,立刻便有人捧着玉盘来到身边,收回玉简,然后马不停蹄地送往大殿正上方的一间密室之中,那密室内同样有人等候,接过玉简加以解密,将其中讯息刻录下来,再由专人送走。 如此这般,所有从四面八方汇总而来的情报,齐齐聚于一地----李无衣所在之地。 这一座大殿,几乎就等同于星界大军的军帐所在,负责收拢各地战况的情报,李无衣只需坐镇此地,便能随时随地地了解整个两界战场的战局,再加以统筹调度,便能从容应对各路魔族大军。 厢房之中,一座巨大的沙盘,几乎囊括了整个两界战场的情况,大到山川大河,小到溪流小道,在这沙盘之上皆能找到对应标志。 沙盘面前,一个丰神俊朗,一个妩媚妖艳,李无衣与九凤静静等待。 微弱的空间波动跌宕,一枚玉简凭空出现,李无衣还没来得及伸手去抓,九凤便已先下手为强,将那玉简抓在了手上。 李无衣无奈地望着她,好一会之后,九凤才抿嘴一笑:“这臭小子……” “怎么说?”李无衣问道。 “跟丙辰军第九镇的人在一起,要将他们送回驻地。” “第九镇……”李无衣想了一下,很快便记起第九镇到底是谁的人了,失笑道:“真是巧了,这一回来就碰到冰云的人了。” 九凤伸手在沙盘上点了一下,道:“他们应该在这个位置。” 李无衣瞧了瞧沙盘,也伸手在前面点了下:“再过千里,有一万多魔族拦路。” “我可以去帮忙。”九凤一脸振奋。 “少来!”李无衣冷哼一声,“你老实在这里待着,哪里也不许去。” 九凤奇道:“你就不怕他出什么事?他要是真出事,我看你怎么跟小公主交代,又或者……你要动用兽武卫?” 李无衣顿时撇嘴道:“他能出什么事?他命大着呢,至于兽武卫……都派出去了,前次一场大战,丙辰军被打散,许多人都需要营救,哪还有人手外派,放心吧,区区一万人而已。” 九凤又何尝不知那不过区区一万人,对杨开应该造成不了什么威胁,她不过是在这里待的太无聊了,想趁机出去转一圈而已……谁知李无衣根本不给她这个机会。 毕竟偶尔有时候,李无衣也得紧急出动一次,他若离开的话,这里必须得有人镇守。这是整个星界的机要中枢,真要是被人突袭,一旦造成损失,那整个星界就等于瞎了聋了。 …… “兽武卫?”杨开眉头扬起,方才听梵馨说起各路军团长的人选,知道蛮荒古地那三位,还有温紫衫,马卿,乃至厉蛟等人都成了军团长,又听到什么兽武卫,不禁有些惊奇。 “是灵兽岛上的人,个个都有帝尊两层境以上的修为,人数不多,差不多只有三十多个而已,他们主要是负责营救的,就比如说我们眼下的情况,李无衣大人一般都会派遣一位兽武卫过来与我们汇合,然后带我们突围返回驻地。” 杨开了然,微微颔首。 有空灵珠在,确实可以让兽武卫轻松抵达此地,一位帝尊两层境或者帝尊三层镜对眼下这支队伍的助力实在不小,有这样的强者带领,突围的希望也会大大增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