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六百一十九章 捅了马蜂窝 - 武炼巅峰

第三千六百一十九章 捅了马蜂窝

不但看的津津有味,还呼喝不断。 那中年帝尊境和十几个道源境身后三十丈处,几个年轻人扶着一杆大旗,血红色的旗帜随风飞扬,那大旗之上,上书“开山”二字,字体漆黑,也不知是何人书写,倒是有些功底,银勾铁画,龙飞凤舞,端的气势非凡,红黑相配之下,又添几分狰狞。 此时此刻,随着自家师门长辈们的出手,扶旗的几个年轻人齐声高喊:“开山老祖,神通无边!” 后方几百人也跟着一起呐喊,声音整齐,神情狂热,似要把这天都吵翻了去。 那帝尊境再出几剑,扶旗的人又齐声喊道:“凌霄邪魔,俯首受死!” 剑光愈发明亮,剑势也愈发摧残,层层剑芒舞成一团,几乎看不清那帝尊境的身影,一身帝元更是澎湃而出,卷起能量狂潮。 扶旗的人适时大吼:“降妖除魔,开山先行!” 摧残剑光骤然凝为一点,帝尊境的气势尽显无遗,中年帝尊神色肃穆,长剑一指大阵,口中低喝:“去!” 一束剑光轰进大阵内,然后……不见了踪影。 后方呐喊再起:“开山开山,星界第三!”总算还有点自知之明,没有喊出第一第二的口号。 隔着几十丈距离,杨开站在大阵内,神色古怪地望着前方。 乱七八糟!眼中情景只能用乱七八糟来形容了,不禁扭头望着花青丝道:“这几年来找事的都是这种货色?” 大总管轻咳一声:“大多都是,也有几个稍微有那么点本事的。” 虽然花青丝也不过帝尊一层境,但毕竟出身星神宫,南域正统,接受到的培养根本不是这些“后起之秀”能比拟。 星界能量大潮之下,虽然涌现许多帝尊境,但其中也是良莠不齐,而意图来此闹事踩着凌霄宫上位的,大多都没什么真本事,自然不入她的法眼。 “你们也太惯着人家了。”杨开轻轻地冷笑一声,话虽这么说,但他也知道不是凌霄宫这边惯着人家,只是凌霄宫在这几年处境尴尬,大帝们下令封山,杨开不在的时候没人敢随意开启护宗大阵,再加上他们也要顾忌杨开的名声,也就只能由着人家瞎闹了。 大阵外,中年帝尊兴致高昂,他苦修多年,修为却是一直停滞在道源三层境顶峰,突破无望,眼看寿元无多,本以为此生只能蹉跎至此,再无望一窥帝尊境的奥秘,心灰意冷之下便放浪形骸,行事肆无忌惮,谁曾想两界大战爆发之后,星界这边居然出了一番新气象,也不知道是不是此方大世界感受到了什么危机,天地法则自我弥补挽救,竟生出了能量大潮,让许多武者的修炼比起以前都变得轻松许多。 某一日,中年帝尊正留念花丛之时,突然脑海中灵光一闪,就此入定。 再醒来之时,莫名其妙地就突破到了帝尊境。 欣喜若狂,惊喜交加! 这天大的好事居然落到自己头上,中年帝尊简直不敢相信,一次晋升,就等于是一次新生,收拾心境,寻得寂静之地闭关三年,稳固自身修为。 出关之日,便创下属于自身的宗门,宗门之名取自自身姓名,唤做开山宗! 只不过此时此刻两界大战如火如荼,星界四域皆受了大帝们的征集令,数之不尽的武者踏上距离自己最近的空间法阵,带着一腔热血,赶赴西域战场,与魔族殊死搏杀。 对星界来说,这是好事,但对中年帝尊来说,着却是天大的坏事。 无他,既然创建了宗门,自然是要大开门户,广收门徒的。若是平常时候,一个帝尊境开宗立派,就算只是个帝尊一层境,应征者也必定多如过江之鲫,随随便便就能撑起一个不大不小的宗门。 但如今但凡有点修为的武者,大多都去了西域,他想收人都收不到,能收到的,尽都是一些不入流的家伙。 中年帝尊愁啊!当真发愁。 为此他还特意去拜访了一下自己的一位老友,那位老友与他的情况基本类似,也是蹉跎道源三层境多年,晋升无望,最近才突破帝尊的,只不过人家创建了一个宗门,轻松便收了几千弟子,从此高高在上,享福无边。 他那门下的漂亮女弟子,简直让人看的眼花缭乱,心动不已。 一番请教,这才得知那位老友曾带人去凌霄宫除魔卫道过,虽然凌霄宫护宗大阵了得,老友没能把人家凌霄宫怎么样,但消息传出去后,山门立刻就被前来拜师学艺的人踏平了。 老友指了一条明路,中年帝尊却有些患得患失。 凌霄宫的情况他是知道的,但如此庞然大物,自己若是打上去,真的就能全身而退吗? 几番挣扎犹豫,最终还是耐不住诱惑,领着门下辛苦收来的几百人打上凌霄宫山门前。 今日一番闹腾,发现这边的情况果然与老友说的一样,凌霄宫无人回应,护宗大阵也是紧闭不开,再听到后方弟子们的齐声呼喊,这位中年帝尊顿时意气风发,觉得堂堂凌霄宫也不过如此,仰天大笑一声,身形越起,双手紧握长剑,帝元催发之时,惊天剑芒朝大阵劈下,口中威风凛凛地大喝一声:“给我破!” 剑芒轰入大阵内,云雾翻腾不休。 轰隆隆一阵异响传来,翻滚的云雾朝两旁散去,露出中间一条通道,一路朝内延伸过去。 翻身落地的中年帝尊怔住,眼珠子瞪大朝那通道望去,心中一个巨大的疑问翻滚:怎么破开了?怎么就破开了呢? 自己那位老友可是说过的,凌霄宫的护宗大阵是当年南门大军亲自主持布置的,根基是问情宗的阵法,南门大军在那基础上改造重建而成。 那南门大军是什么人?北域最出色的帝阵师,当世之中,在阵法之道上能与他相提并论的,也只有南域那个阵法之家天河谷龚家的家主龚真了,凌霄宫的大阵,莫说是帝尊一层境,便是帝尊三层镜出手也休想撼动。 可眼前的场景再明白不过:自己凌空一剑劈下,阵破了。 他方才喊那一句话,不过是为了彰显自己的气势,配合自己的出手,谁知竟是一语成谶! 自家人知自家事,中年帝尊知道自己绝对没这个本事,短短的茫然和彷徨之后,他立刻明白眼前的情景代表什么了。 不是自己破开了人家的护宗大阵,而是人家打开了阵法! 一时间,额头冷汗淋淋,脸色骤然苍白。 凌霄宫这几年声名狼藉不错,但北域之人谁不知凌霄宫是顶尖宗门之一?一言不合灭问情宗,联合其他三家宗门一统北域,号令之下,莫敢不从,内里帝尊境强者多如牛毛,自己区区一个新晋升的帝尊境哪有什么资格在人家门口放肆?之前依仗的只不过是人家不会理会,现在人家理会了…… 自己会是什么下场? 他心思百转,知道这下怕是麻烦大了,但身后的弟子们不知道啊,甚至就连与他一起出手的那十几个道源境也不清楚。 众人只听到自家宗门高喊一声“破”,然后人家凌霄宫的大阵就真的被破了。 十几个道源境都扭头朝中年帝尊望去,一脸惊喜和震惊,他们也是新加入开山宗不久的,并不知中年男子到底有什么实力,如今看来,自家的宗主手段简直神鬼莫测! 他们尚且如此,那后方的几百弟子更不用说了。 扶旗的几个年轻人在怔了片刻之后轰然大吼起来:“开山老祖,神通无边,凌霄邪魔,俯首受死!开山老祖,神通无边,凌霄邪魔,俯首受死!” 一通声震云霄的呐喊,壮自家老祖声威。 刚才听在耳中还惬意无比的助喝声,此刻听起来竟是那般的嘈杂刺耳,中年男子恨不得转过身将这些不长眼的家伙嘴巴缝起来。 大阵云雾不再翻滚,一条几十丈长的通道绵延到凌霄宫门前。 直到此刻,中年男子才有机会一睹凌霄宫山门的雄风,那熠熠生辉的三个大字耀的他几乎睁不开眼。 不睁眼也不行,山门前此刻站了一群人。 为首一个器宇轩昂,星眸剑眉的青年,嘴角微勾,一抹似笑非笑的神色,淡淡地望着自己,极为平淡的一个眼神,对方也没站的多高,但中年帝尊还是不由生出一种错觉:人家就如一个神阺一般,高高在上的俯瞰着自己。 情不自禁地,腰身佝偻了一些。 青年身旁,莺莺燕燕,一个又一个气质不同,却都倾城绝色的女子环绕,这任何一个女子等闲都难以见到,此时此刻却是扎堆出现,众星拱月一般围聚在青年身旁,让所有人一看都明白,那青年才是此地的主事之人,其他人都不过是陪衬而已。 不止如此,还有一大批人站在后方,一个个神色不善,其中好几位身上都弥漫着帝尊境的气息,虽大多都是一层境,与自己相当,但那气息却比自己要浑厚多了。 这无疑说明他们的实力要比自己高,否则绝不会如此。 一不小心,捅到马蜂窝了!中年帝尊心中拔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