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六百二十六章 几度花开 - 武炼巅峰

第三千六百二十六章 几度花开

十息过去了,花青丝和卞雨晴静静等候。 半盏茶时间过去,两女依然在等候。 直到一炷香后,就在卞雨晴已经等的不耐烦之际,一道人影忽然驰来,待到近前露出容貌,不是爻嗣又是谁? 见他真的去而复返,卞雨晴提着的心才放下来,一脸佩服地瞧了瞧花青丝。 背负着双手,爻嗣凭虚御风,努力克制心中的不甘和怒火,尽量用平淡的语气道:“掌军之职,我接下了,转告他一声,三日之内我会来凌霄宫上任!” “有爻掌军主事,己子军未来必定龙腾虎跃,所向披靡。”花青丝一笑嫣然,盈盈一礼。 “哼!”爻嗣憋了一肚子气,再次转身飞走,这下是真的离开了。 目送他消失在自己的视野中,花青丝才伸手拍了拍高耸的胸脯,长长地呼了口气,刚才那一炷香时间,她还以为自己把差事办砸了,好在爻嗣并没有真的不讲信用。 “花姐你能确定他会回来?”卞雨晴开口问道。 花青丝笑容有些勉强:“不太确定,但我想,就算他自己不要脸面,幽魂宫和幽魂大帝还是要脸的,他总的顾虑一下身后的宗门和大帝。” 虽然与爻嗣接触不多,但从刚才这个人的诸多表现来看,其并非迂腐和墨守成规之人,他或许是那种为了胜利,不损道德底线而不择手段的人,这样的人若是出尔反尔也不奇怪,但正如花青丝所说,他不顾忌自己的名誉,也得顾忌大帝和幽魂宫,所以爻嗣不得不回。 己子军还没创建,这便得了一个出身不菲,实力不俗的掌军,就算爻嗣没有能力统帅调度大军,有他的加入,己子军也多了一重分量。 这是好事。 “三日啊……”花青丝扭头望了凌霄宫一眼,似能穿透重重大阵封锁,看到凌霄峰内的情景,不由有些脸红,头疼道:“也不知道时间够不够……” “什么够不够?”卞雨晴没听明白。 花青丝脸更红了,低声道:“二总管难道没听说过,小别胜新婚吗?宫主数年未归,方才又……” 卞雨晴这下明白了,也不由朝凌霄宫那边瞧了一眼,掩嘴轻笑了一声。 不再讨论这个话题,花青丝神色一肃:“不过不管怎样,咱们是要忙起来了,己子军创建,宫主出任军团长,我凌霄宫势必要给宫主最大的支持,两万弟子加入,框架先撑起来,至于其他人员召集倒也不急于一时。这样,劳烦二总管去一趟南域分宗,给那些虚王境以上的弟子记名造册,主宗这边便由我来,三日之内必须得处理妥当。” “好。”卞雨晴连忙答应,两女合作也有多年了,彼此自有默契,分配下来,各行其事。 大帝之令,凌霄宫封山,封的不止北域主宗,南域分宗也一样封山了。如今大帝又有厚赐,南域那边还不知情况,当卞雨晴过去,将这个消息通报出去的时候,整个南域分宗又是一阵沸腾欢呼。 听闻己子军创建,杨开出任军团长,所有虚王境以上的弟子纷纷赶来报名参军。 凌霄宫的弟子,九成九都是杨开从下位面星域带上来的,其中很大一部分都是幽暗星凌霄宗的人,再有许多都是从恒罗星域各自修炼之星上选拔而来的资质出色的武者。 这些人来到星界的时间也不算短了,如今个个实力大进,虚王境以上的武者最起码有三四万人,道源境最近也涌现不少,帝尊境是少了一些,但先撑起个框架还是没多大问题的,只要框架撑起来了,日后再慢慢扩充大军也不迟。 主宗,分宗一片忙忙碌碌。 凌霄峰内同样热火朝天。 房间内靡靡气息弥漫,地上满是散乱的衣衫,大床上几具光洁身躯纠缠,浅吟冲撞之音不绝于耳。 小师姐的面纱被扯去了,露出那常人难以见得的绝色容颜,苏颜的发丝飞扬,扇轻罗香汗淋淋,雪月早已成了一摊烂泥,伏在床边不断地大口喘息,身躯一阵阵不受控制地痉挛抖动。 战场之上,唯有祝晴还在苦苦支撑,水乳.交融时,龙吟声不断。 不比其他四个女子,祝晴是头一次经历这种阵仗,本来她是不愿的,拉不下那个脸面啊,扭扭捏捏好半晌,结果被扇轻罗撕碎了衣服,再被杨开欺身,意志瞬间瓦解。 当初第一次与杨开见面的时候,就被他身上的龙性侵蚀,心神失守被杨开大占了便宜,如今在这种环境下她又如何能抵抗的了? 最终也只能遂了杨开的心意。 她第一个上阵,却依然坚守到此刻,毕竟龙族,身体素质可不是苏颜等人能比的。 横七竖八地躺在一旁,扇轻罗媚眼如丝,轻轻咬牙,在苏颜耳边道:“可恶,这女人的体力怎么这么好。” 苏颜连动一根手指的力气都没了,哪有力气去回答她,只是缓缓摇头。 扇轻罗撑起身子,跪在床上,朝战场处爬去,青丝散在腰臀处,随着那曼妙的曲线跌宕出动人心魄的弧度,更添一份别样诱惑。 征伐之中,杨开看的眼珠子都直了,似是感受到了杨开的目光,扇轻罗抬眼,冲他媚媚地一笑,然后来到祝晴身后,伸手双手抱住了她,纤纤玉指在祝晴柔滑如绸缎的娇躯上轻轻游走。 祝晴一个激灵,似是受到了极大的惊吓,勉强回头望去,正见扇轻罗冲自己露出一抹不怀好意的笑容,伸出猩红小舌舔了舔红唇,然后俯身朝她胸腹处印去。 祝晴大恐,素来在扇轻罗面前强势无比的她此刻竟是露出了一丝哀求之意。 扇轻罗岂会理她,早就看这个龙女不顺眼了,前后好几次在她手上吃了亏,无奈实力不如人,想打回去没办法,这个时候不报仇更待何时? 低吟之声忽然为之一转,高昂起来,乍一听像是在痛哭,实则不然。 房间内的靡靡气息更浓郁了。 一旁,本来昏昏欲睡的夏凝裳猛地瞪大眼睛,看的目瞪口呆,苏颜伸出一手将她的眼睛盖住了。 几度缠绵,几度花开,不知白天黑夜,房间内似成了另外一个世界。 也不知多久,杨开从沉睡中苏醒。 实力到了他这个程度,除非身受重创,否则根本不需要睡眠,但回了家,身边诸位夫人环绕,一番胡作非为,心安了,不知怎地就睡着了。 左手搂着夏凝裳,右手搂着苏颜,扇轻罗直接就躺在自己身上,发丝间的香气萦绕鼻尖,大腿上还枕着两个脑袋,不用看,肯定是雪月和祝晴,就是不知道谁在左边谁在右边。 扇轻罗的睫毛抖了几下,然后慢慢睁眼,正对上杨开一双明眸的眸子。 微微一笑,妖媚女王道:“醒了?” 杨开点点头。 “满足了?” 杨开摇了摇头。 夫妻敦伦之事,又怎么可能满足?一辈子也无法满足,这几张俏脸,几具娇躯,永远也看不够。 扇轻罗失笑:“姐妹们可撑不住了。” 说着话,俯身在杨开的嘴巴上亲亲一吻,不过是蜻蜓点水,双手撑着杨开的胸膛起了身,不过却不知怎地,眉头忽然一蹙,露出一抹痛楚之色。 杨开咧嘴,无声地笑了起来。 扇轻罗嗔了他一眼。 好不容易爬起,跪坐在床上,扇轻罗瞧着其他几个女子,悠悠一叹:“还装什么装,又不是第一次了,赶紧起来吧。” 大家都不是普通人,她方才起身的动作和说话的声音虽轻,但又怎可能不惊动其他几人?只不过现在其他四个女子一个比一个睡的熟,压根没一个睁眼的。 放肆之时还不觉得什么,这风平浪静之后才觉尴尬,基本上每次都是这情况,扇轻罗早都习惯了,不过本来情况是有些好转的,毕竟大家四姐妹相处的多了,彼此熟悉之后也就不那么在意,可关键是这一次多了一个祝晴…… 扇轻罗说完之后,见四女依然没有反应,忍不住冷笑一声,抬手在夏凝裳挺巧的臀部上拍了一巴掌,顿时荡起水波一般的荡漾,“凝裳,你若是再不起的话,夫君恐怕就要忍不住了,你到时候能吃的消吗?” 夏凝裳一下子睁开了眼睛,倒不是被扇轻罗这话吓得,主要是杨开的大手真在她身上游走起来。 四目相对,夏凝裳冲杨开露出一抹歉意的笑容,然后探头在杨开脸上轻轻地亲了一下,挣脱他的怀抱,缩到床角爬了起来。 “大姐,雪月,还有那个谁谁谁……”扇轻罗挨个点名。 有一个算一个,全都红着脸起了身,一时间,房间内窸窸窣窣地穿衣声不断。 又是一场风光绝色,杨开笑呵呵地躺在床上,眼珠子瞧瞧这个,再看看那个,心中好生快活。 衣服穿好,几女又互相梳理了下头发,待到穿戴整齐之后再回头望去,只见杨开还一脸悠哉地躺在床上。 苏颜无奈一叹:“动手吧。” 五个女子,分做两旁行去,服侍杨开起身更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