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六百二十七章 下马威 - 武炼巅峰

第三千六百二十七章 下马威

凌霄宫议事大殿中,爻嗣脸色铁青地坐在椅子上,隔着一张桌子,花青丝陪着笑,桌上摆了几块玉简,玉简中记录的是凌霄宫两万弟子的名姓,性别,修为等详细资料。 桌上茶水已凉,花青丝冲外面打了个眼色,立刻有婢女上前奉茶----已经不知道第多少次了。 “爻掌军再喝点茶,宫主马上就来了。”花青丝挤出一丝笑容。 爻嗣转头,冷幽幽地瞥了她一眼:“四日前,你也是这么说的。” 不怪爻嗣脸色难看,三日之约,他准时返回凌霄宫,准备与杨开商议己子军筹建之事,可没曾想,负责接待的他并非杨开,依然是花青丝。 这也就罢了,不过小节而已,爻嗣固然心中不太痛快,却也不会太在意,但他在这里等了四天,足足四天,也不见杨开的踪影。 爻嗣的耐心几乎都快被磨光了,凌霄宫的茶水,他已经喝了不知道多少杯。 要不是花青丝一直陪在身旁,态度恭敬,爻嗣甚至要怀疑杨开是不是在戏耍自己。 花青丝尴尬啊,她倒是猜到杨开此刻在干什么,但总不能跟外人去说吧,而且这种时候她也不好去打扰杨开,心中也是苦闷不已,自家宫主什么都好,就是在男女之事上太过放纵了一些,几乎每一次外出回归时,都要与几位夫人胡作非为好些日子。 之前她就觉得爻嗣定下的三日之约时间不够,现在看来,果然是不够的,但好不容易将爻嗣给收进己子军,总不能就这么放他跑了,真要是让他给走了,那是杨开的损失,也是己子军的损失。杨开甩手掌柜当习惯了,可她身为凌霄宫大总管却必须得操这个心。 “要不,再看看这些弟子们的资料?回头己子军真的创建起来了,何人担任什么职位,爻掌军心中也有个数不是?” 爻嗣冷冷道:“无需再看,道源境以上武者资料,我已烂熟于心!” “那……”花青丝一个头两个大,也不知该用什么办法拖延时间了,本来她给杨开拖延了四日功夫就已经到了极限,在她看来,再有半日,杨开如果还不出现的话,爻嗣真的可能就要走了。 果不其然,爻嗣哼道:“我最多再等两个时辰,两个时辰后,杨开若不出现在我面前,之前的赌约便作罢。”说完,嘿嘿笑了一声:“这可不是我爻嗣不诚心守信,是那奸贼太不把人放在眼中!” 以他的出身实力,去往哪个军团,任何一个军团长都会无限欢迎的,可到了杨开这里倒好,干坐了四天,居然连杨开的面都没见到。 他本就不太愿意在杨开手下做事,只不过因为顾忌幽魂宫和幽魂大帝的名声才勉为其难答应下来,如今找到由头,自然是巴不得早早脱身。 “奸贼?哪来的奸贼?”一个声音蓦然响起,花青丝闻声大喜,扭头朝殿外望去。 那声音第一个字响起的时候,分明还在几十里之外的某处,但当最后一个字落下之时,杨开已经踏进了大殿中,龙行虎步,意气风发,一看便知这几日心情不错。 随他一起前来的还有卞雨晴,这几日卞雨晴可是一直守在凌霄峰外,就等杨开完事立刻跟他汇报爻嗣的情况,所以杨开虽然才刚刚走出凌霄峰,但对这里的情况已经有所了解了。 爻掌军!倒也不错。花青丝办事,总能让他放心。 “宫主!”花青丝起身行了一礼,明显松了口气,提着的心也放了下来。 杨开摆摆手,示意她不必多礼,只望着爻嗣,爻嗣却是视若未见,只是冷哼一声,连起身的意思都没。 杨开大度,不与他计较,自顾地走上首座,衣袍往后一摆,大马金刀地落座下来。 婢女上茶,恭敬退下,杨开端起茶杯,轻轻地抿上一口,然后眉头一跳,露出意外的神色,滋溜滋溜地喝了起来。 花青丝张口,似要说些什么,却被杨开打了个眼色,闭上了嘴巴。 杨开不说话,爻嗣也保持沉默,整个大殿内,就只剩下杨开喝茶的声音了。 等了好大一会,爻嗣才冷眼朝杨开望去,瞧了半晌,开口道:“杨宫主……” “大总管。”杨开抬头望着花青丝,把玩着手上的茶杯:“这茶是什么名堂?” “宫主喝着不习惯?”花青丝不知杨开什么意思,但他既然发问,也只能回答。 “还行,这茶从哪买的?”杨开微微一笑。 花青丝笑道:“可不是买的,是咱们凌霄宫自家种的,翠玉峰上本就有几亩异种茶树,想来是之前问情宗的什么人种下的,凝裳夫人见了很是喜爱,便亲自打理这些茶树,所采集的茶叶也是经她之手炼制出来的。” “这是凝裳弄出来的?”杨开有些诧异。 花青丝颔首道:“正是,夫人说可以用来招待宾客。” “招待什么宾客!”杨开大感心疼,“还剩下的茶叶全给我送到凌霄峰上去,以后用别的茶叶招待。” 说着话,还瞧了爻嗣面前的茶杯一眼,心中盘算着他到底喝了多少杯茶水,越想越是心疼,面上的肌肉微微扭曲。 “是!”花青丝低头应了一声。 爻嗣心头窝火,跑来这里等了杨开四天才见到人也就罢了,如今居然连茶水都舍不得让人喝上一口了?恼怒之下,端起茶杯,一口干! 将杯子重重地放在桌子上,发出咚地一声响动,爻嗣第二次开口:“杨宫主……” “对了,我不在的这几年,宫内可有什么大事发生?”杨开似一心跟爻嗣过不去,只要他一开口便直接打断。 花青丝低眉顺眼:“回宫主,你走之后大帝便下令凌霄宫封山,这几年来宫内不与外界接触,只负责炼丹制器,倒也没什么大事。” “没事便好。”杨开轻轻颔首,“没有便好啊。” “杨宫主……”爻嗣已经咬牙切齿了。 杨开又望着花青丝,嘴巴才刚张开,爻嗣便已勃然起身,一掌拍在桌子上,轰地一下,桌面粉碎开来,连带着那几枚记载了两万弟子资料的玉简也爆为齑粉。 “杨开!”爻嗣一字一顿,额头青筋迭起。 杨开讶然地望着他:“爻兄何事如此动怒?可是我凌霄宫有什么招待不周的地方?”转过头,冲花青丝道:“大总管,爻兄来我凌霄宫,该好好招待才是,是不是你们在什么地方怠慢了人家?你看看现在,惹的爻兄怒发冲冠,成何体统。” 花青丝低着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易身处之,她在爻嗣的立场上估计也不会给什么好脸色,只是她有些想不明白,杨开这样做到底是为什么。 若说之前耽搁四日还情有可原,是宫主与夫人们小别胜新婚,如胶似漆的话,那现在前后几次无视人家就有些不对了。 下马威吗?可是没这个必要啊。 见杨开揣着明白装糊涂,爻嗣怒极反笑:“好,很好,杨开,七日前咱们对赌,我输了,无话可说,你要我出任己子军掌军,我也守信而来,你晾我四日,我也忍了,但是如今你若还是这幅态度的话,那就休怪爻某翻脸不认人了。” 杨开奇道:“爻兄方才说,你来此是出任己子军掌军一职?” 爻嗣眉头一皱,下意识地朝花青丝望了一眼,还以为这事是花青丝擅自做主,没有知会杨开,不禁开口道:“此事你难道毫不知情?” 杨开笑道:“此事大总管与我禀告过,又怎会毫不知情。” 爻嗣大怒:“你既知情,又何必明知故问?” 杨开伸手一指自己的鼻子:“那爻兄可知,我现在是什么职位?” 爻嗣冷声道:“大帝之令,着凌霄宫宫主杨开出任己子军军团长,此事已通过七雾海,下传所有军团!” 杨开点点头:“你来出任己子军掌军,而本座乃己子军……军团长!” 说话间,杨开脸上的笑容缓缓敛去,腰杆慢慢挺直,上品魔王的威势跌宕开来,身形似乎也变得高大了许多,声音凝肃:“你既知道这两点,又可曾将自己当成己子军一员来看待,你既没有这份自知之明,本军团长又为何要理会于你!” 一直低着头的花青丝瞬间恍然,怪不得杨开一直无视爻嗣,甚至几次故意岔开话题,不去理会人家,原来是个态度问题。 不过杨开说的也没错,爻嗣来己子军担任掌军,对己子军只有好处没有坏处,但若是他不将自己当成己子军一员的话,那也没办法处处为己子军考虑。 杨开确实在给人家下马威,不过不是为了竖立自己的威信,也不是为了羞辱人,只是要改变爻嗣的态度和立场。 爻嗣怒道:“我若不将自己当成己子军一员,此刻就不会站在这里,也不会由你羞辱!” 杨开摇头道:“没有人羞辱你,你如今站在这里,是以大帝之子的身份与本军团长对话,而不是你口中的己子军掌军,若是这一点你都不明白,那便从哪来回哪去吧,己子军不需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