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六百五十九章 十年 - 武炼巅峰

第三千六百五十九章 十年

杨雪扭头望着杨开,微微笑道:“大哥且在这里等我十年,十年后,出关去。” 杨开抬手揉了揉她的脑袋:“大哥等你们。” 若是在外面,十年就太久了,但这里是岁月神殿,岁月之力流淌,此地的十年,外界恐怕是用不了多久。 正好他也可以借此机会好好钻研一道秘术。 风君残喘,被杨开给收进了小玄界,纵是伪帝,入了小玄界后也得乖乖听话,更何况他重创在身,纵然有心怕也翻不出什么浪花。 杨霄杨雪继续回去闭关去了,小丫头要杨开等她十年,倒也没说要干什么,但那神神秘秘的样子,显然是有什么好事要发生。 临走之前,将流炎唤醒,主仆二人再见,自然又是一重欢喜。 大殿中,杨开将星界最近局势告知流炎和穷奇,当初他们一起进四季之地的时候,魔族还没有入侵,所以对外界情况并不了解,乍一听星界如今竟是如此情形,流炎和穷奇都是大吃一惊。 此事于他们来说太过突兀,不过是进了岁月神殿睡了一觉而已,谁知星界竟是水深火热起来。 穷奇日后肯定是要跟在杨霄杨雪身边辅佐他们的,所以势必要了解一下星界眼下的局势,免得等两个娃娃出关之后对外界一头雾水。 一番交谈,倒也没花费多少时间。 数日后,杨开寻了一间密室,闭关去了。 之前在魔域之中,他借玄界珠吞噬魔域大陆,奈何吞噬多了,问题也随之而来----那第三疆域的天地法则逐渐充盈完善,竟有吞噬同化第二疆域的趋势,究其原因,不外乎第二疆域的天地法则比较低级,难以抗拒第三疆域的侵吞。 这跟水往低处走是一个道理,第三疆域的水多了,自然要往第二疆域里灌入。 而在第二疆域之中,是杨开在下位面星域吞噬了几个修炼之星形成的地域,那其中生活了好几个修炼之星的生灵,若放任不管的话,那些生灵铁定要被魔化,这种魔化可不像是魔天道人的魔化,那些生灵实力低微,一旦被魔气浸染,就会变成没有神智的行尸走肉。 那可是整整三个修炼之星上的生灵,数量难以计算。 魔域要吞噬,但那三个修炼之星上的生灵却不能放任不管,否则杨开与刽子手何异?真要是发生这种事,只怕余生难安。 正好魔域那边吞噬之事也无法再进行下去,所以便带着玉如梦等人返回星界。而此事不解决的话,魔域大陆便无法再继续吞噬。 解决之法倒也不难,根源便在那些生灵身上,只需要将那些生灵从小玄界中转移出去就成。 杨开为恒罗星域之主,星域之中,适合居住修行的修炼之星数量着实不少,只要将那些生灵带回恒罗星域,转移到别的修炼之星即可。 这个方法最简单,但却不好实施。 下位面星域之中,修炼之星数量确实不少,但每个修炼之星都有自己完整的一套体系,若贸然送去大批外来者,说不定会引发一些什么动乱。就拿一个城池来说,这个城池本来只居住了十万人,虽有摩擦争斗,但也算是安居乐业,可若是忽然有两万外来者加入到这个城池,那所有的一切可能都要乱套。 若是能找到那种无人居住的修炼之星最好不过,但这基本是不可能的事,星域中所有的修炼之星,基本都已被探明。 所以杨开选择第二种方法----将第二疆域从小玄界中剥离出去,令它自成一方新天地!如此,便可免去它被第三疆域侵吞的危机。 第二疆域是玄界珠吞噬而来,既能吞噬,那就能剥离,不过此事于杨开来说,委实有些难度。剥离一方世界,等于是再造乾坤,炼化天地。 这般手段,比起李无衣炼化无定山还要困难。可若是成功的话,那于杨开在空间法则上的修炼却是大有裨益,足可让他在此道上的造诣翻天覆地。 有难度,却有巨大好处,杨开自然趋之若鹜。更何况,就算不成,他回头也依然可以将那些生灵转移到一个个修炼之星上,大不了多跑一些修炼之星,每个修炼之星少安置一些人。 造乾坤,炼天地,李无衣已经做过了,那无定山便是他的杰作,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杨开要干的事跟他炼化无定山是一样的。 无定山本属于星界,李无衣将之从星界剥离,炼化成一方小世界。 第二疆域本属小玄界,杨开同样要将它剥离出来,炼化成一方小世界。 前辈经验,可以借鉴,无定山已经不在手上了,为了修补乾坤塔,补全圆满之数贡献给了星神宫,但李无衣之前除了送给杨开一座无定山,还送了他一枚玉简。 那玉简之中,便是李无衣造乾坤,炼天地的种种心得,可谓是他在空间法则上的最高造诣。 一枚小小玉简,对杨开来说,不啻绝世珍宝!之前没功夫查探,本打算去了下位面星域再好好研究的,现在好了,有十年时间可以利用,岂能浪费? 所以杨开闭关去了。 那玉简中的种种,是李无衣一生修炼的精华,杨开得之,看的如痴如醉,很快便进入忘我之境。 岁月神殿之中,岁月之力弥漫,此乃大帝遗泽,非杨霄杨雪两个娃娃之功,但与他们多少也有些关系。 他们得大帝传承,修大帝功法,会激发岁月神殿中的禁制,让那岁月之力流淌,让此间时间与外界不同。 这种遗泽并非取之不竭用之不尽的,一旦等到那岁月之力消耗完毕,岁月神殿内便再无这般神奇。 不过对杨开来说,这十年光阴完全是捡来的。 十年无事,穷奇流炎没来打扰,杨霄杨雪两个娃娃也在用功努力,杨开沉浸在那玉简之中无法自拔。 唯有追风闲不住,之前杨开将它招出来之后,它便不太乐意回小玄界了,里面没人陪它玩。 这十年来,便一直跟着穷奇和流炎,三个都是圣灵,虽本源不同,但也算投缘,慢慢熟悉起来。从杨开口中,穷奇和流炎也知追风是魔域异兽,虽灵智不高,却实力不俗,十年来也多有交手,彼此本领都了若指掌。 不过如此异兽,竟只是魔域魔圣的坐骑,对那魔圣之强,穷奇和流炎都略有感触。 十年弹指间,某一日,静谧的岁月神殿忽然嗡鸣一声,声音沉闷,似从地底深处传来。 正打坐之中的杨开被惊动,逐渐回神,神念放出查探四周,下一瞬,杨雪清脆的声音便在耳畔边响起:“大哥稍等,我与霄儿这边很快就好了。” 杨开闻言自知神殿异常是杨霄杨雪的缘故,当下放了心,继续钻研玉简去了。 小丫头口中的很快,便是一个月。 大殿异常整整持续了一个月光景,每一天每一刻,岁月神殿都在嗡鸣不休,偶尔还有玄光从神殿各处绽放,条条纹路闪烁不定。 直到一个月后,一声长啸传来时,大殿才平稳下来。 密室门前,杨霄悠然现身,一身白衣,一尘不染,雪白长发在脑后随意束了个马尾,身形挺拔,丰神俊朗,面如冠玉,到底是龙族,出身的底子好,这面容气质,出去的话只怕要迷倒万千女子。 翩翩少年弯腰,拱手作揖,声音洪亮:“恭迎爹爹出关!” 话音落时,杨开已现身在他面前。 杨霄眼一亮,又高声道:“恭喜爹爹。” 杨开笑了:“喜从何来?” 杨霄道:“见爹爹眸内精光深藏不漏,满面红光,定是闭关之时大有收获,是以孩儿恭喜。” 杨开摇头道:“拾人牙慧罢了。”十年时间参悟李无衣修炼心得,可不就是拾人牙慧嘛。 杨霄也摇头:“今日拾人牙慧,他日爹爹定能自悟大道玄虚。” 杨开忍不住上下瞧了他几眼,嫌弃道:“怎么长大了学会油嘴滑舌了,龙族可不会拍人马屁,你这样子叫你爹娘见了,定会好好收拾你。” 杨霄正色道:“孩儿今日一切,皆得爹爹所赐,爹爹夸赞,孩儿不敢受。” “混账东西。”杨开笑骂道:“你是想说上梁不正下梁歪吗?” “不敢不敢……”杨霄换做嬉皮笑脸的样子,佝偻着腰上前搀着杨开的胳膊,一副孝敬儿孙伺候老太爷的样子,道:“爹爹请移驾,小姑姑那边一切准备妥当,咱们可以离开这里了。” “行了,我还年轻着呢。”杨开甩了他的手,与他一道朝外行去。 岁月神殿,大门敞开,正门之外,杨雪,穷奇,流炎,追风皆在。 听的身后动静,杨雪回头,目光在杨开花白的头发上定了一瞬,眼中闪过一丝黯然,不过很快笑道:“劳大哥久等了。” 杨开微微一笑:“正好我也需要这些时间,是我沾了你们的光。”左右环顾,接着道:“准备好的话,咱们这便走吧。” 杨雪颔首,朝杨霄望了一眼。 杨霄一笑,上前两步,与杨雪并肩而立,下一瞬,两人齐齐变换法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