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六章 醉翁之意 - 武炼巅峰

第三百六十六章 醉翁之意

年初一,给武炼的书友拜年了。祝蛇年大吉,好运连连,事事顺利,不尽财富滚滚来,学业事业节节高!也祝武炼的成绩越来越好,祝小莫自己越长越英俊……还是算了吧,再英俊下去,好多人要自卑了。 ************* 半日后,杨开神采飞扬地走了出来。 屠峰和唐雨仙两人连忙上前行礼,细细一打量,发现他果然已经突破,抵达真元境七层的水准。 两位血侍暗暗点头,心中也有些赞叹之意,能在大战后迅速突破,这个小公子的资质应该不差。 只是让人奇怪的是,在杨家十几年,他为什么只是个普通人呢?在最近这几年,他身上又发生了什么事,让他能一举达到现在的成就。 屠峰和唐雨仙两人望着杨开,脸上表情各异,沉默不语,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杨家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这一次提前这么早就召集我们回族?”杨开皱眉看着两人开口问道。 屠峰的脸色有些阴郁,开口道:“是家主受伤了。与苍云邪地诸多高手决战的时候,家主身先士卒,被阴冥鬼王和绝灭毒王联手打伤,毒气鬼气同时入体,虽救治及时,挽回性命,但族中长老说,情况不容乐观,所以必须得尽快将下一任家主的人选确定下来。” “家主受伤?”杨开神色一怔。 杨家现在的家主,论身份应该是杨开的大伯杨应豪,实力不低,这等人物居然在大决战的时候也被打伤,而且看样子伤势还不轻,否则也不至于这么急着召回杨家嫡系,展开夺嫡之战。 “我知道了!”杨开淡淡点头。 对家族里的人和事。杨开了解的不多,甚至连几位叔伯也未曾见过几面,除了自己的父母之外,杨开对杨家的其他人并无太多的感情。 这一节对杨家其他嫡系来说也是一样的。 上一代的嫡系,也是在外历练了十年才回到家族,夺嫡之战时对自己的兄弟更是手下不留情,所以说,杨家人之间的亲情纽带很淡薄。并不象其他家族那么深厚。 见他反应平淡。屠峰和唐雨仙也没有太多意外之色,两人在杨家待了这么久,自然知道杨家人的脾气。 “小公子。”屠峰征询性地问了一声,“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我们先且返回杨家吧。” 杨开眉头皱了皱,道:“族里有没有规定最迟的回归期限?” “这倒没有。”屠峰缓缓地摇了摇头。“而且,我估计你是第一个被寻觅到的公子,两日前金羽鹰才被放飞出去。我和雨仙一路追来,很幸运地就碰到你了。其他人,恐怕现在还在跟着金羽鹰寻找吧。” “那就好。”杨开淡淡一笑。 “小公子可是还有事未办?” “恩。我想回宗门一趟!”杨开颔了颔首。 屠峰和唐雨仙对视一眼,不禁啧啧称奇。 杜鹃鸟杨家,嫡系弟子都是被放养的,隐藏身份寄居在别的宗门内,一般到了十年期限的时候。这些公子们都会偷偷摸摸地离开宗门,不想让宗门长辈和宗内的兄弟姐妹们知道。 毕竟在那生活了这么多年,就算是木头人也有些感情,这样欺骗宗门,多少都会心生愧疚。 可眼前这位倒好,不但不偷偷摸摸地走掉,居然还特意要返回去一趟,这倒是有意思的很。 只是不知等见到宗门长辈的时候,该如何解释呢? 唐雨仙顿时好奇起来:“小公子的宗门叫什么?” 杨开呵呵一笑,看了她一眼,只见她嘴角含笑,正期待地望着自己,似乎想打探下情况。 “还是不说的好!” 唐雨仙一怔,不太明白他是什么意思。 不过身为血侍,她也不好再追问下去,只是隐隐地感觉到这个小公子有些不好应付。 “走了!”正发愣间,却见杨开已经翻身上了踏云驹,朝自己和屠峰吆喝着。 两人对视一眼,飞身朝踏云驹上纵去。 他们虽然是神游境,飞行起来速度也相当快,但既然有踏云驹代步,自然也乐得省了力气和真元。 三匹踏云驹,风驰电掣,三人的头顶上,银血金羽鹰一路跟随,不时地传出清脆的鸣啼声。 从此地到凌霄阁,最起码也有万里之遥,即便骑着踏云驹,也要两三天才能抵达。 但杨开并没有放开全速,而是保持着一种不快不慢的速度。 杨家那一条不成文的规矩,屠峰和唐雨仙知道,杨开又何尝不知道。 这一路上,自己的表现,将会影响这两位血侍日后的选择! 参加夺嫡之战,可不仅仅只是几位杨家公子各自武力的较量。甚至可以说,自身武力是最不重要的一个环节。 夺嫡之战看重的是,这位公子能聚集多少助力,能让多少势力俯首称臣! 聚集的助力越多,俯首称臣的势力越多,就越能说明这位公子的人脉和手段,如此才能坐上杨家的家主之位! 杨家身为八大家之首,需要的就是人脉和手段! 杨开现在可以说是一穷二白,自然对这两位迎接自己回家的血侍很上心。 如果能在路上就将他们给折服收拢,等于是一回到家就有两位实力高深的神游境帮手了。 所以这一路,不能走得太快。太快了,杨开纵然有万般手段,也来不及施展,也不能太慢,太慢就显得懒散了。 杨开在前方带路,屠峰和唐雨仙一路跟随,也是毫无怨言。 一日行个两千里地,悠哉游哉。 三日之后,才走了一半的路程。 夜晚,三人停下歇息,屠峰出去打野味,唐雨仙在附近寻找干柴。升起篝火。 待到篝火升起之后,屠峰也收获满满地回来了,两人合力在附近的溪水边清洗,再回来架在火上烤着。 两人忙活的时候,杨开却在几十丈之外,不停地吹着口哨,逗弄落在一颗树梢上歇息的银血金羽鹰。 这几日赶路的时候,一旦停下。杨开都会这般逗弄金羽鹰。 但三日下来。收获甚微,金羽鹰似乎挺记仇的,当日杨开为了陷害南笙和向楚拔了它两根金羽,直到现在鹰儿也将杨开视为生平大敌!杨开稍微靠近它一些便啼叫不停,双翅拍打,凶相毕露。 纵然杨开身负杨家的嫡系血脉也不好使了。 唐雨仙一边转着手上烘烤的野味。一边美眸抬起朝杨开那边看了看,见他依然毫无进展,不禁抿嘴笑了起来。 “活该!”唐雨仙轻声说道。“银血金羽鹰虽然只是五阶妖兽,但神智很高,拔了它两根羽毛。这一辈子也别想再亲近它了。” 屠峰也是重重点头,显然无比赞同唐雨仙的看法。 “小公子也应该知道吧,怎么还干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唐雨仙皱了皱眉头。 屠峰嘿嘿一笑:“醉翁之意不在酒罢了!” “什么意思呀?”唐雨仙一愣。 屠峰砸吧砸吧嘴:“小公子这是在想办法让我们对他刮目相看呢,这你都看不明白,难道你没发现这几日咱们的速度并不是很快么?他就是在拖时间。” 唐雨仙讶然。想了想,顿时觉得屠峰说的有道理,美眸打量着他,道:“你这人怎么这么心思缜密,白长这么大个头了。” 屠峰轻笑一声:“这不是心思缜密,是小公子的意图太明显,傻子都能看明白的事……咳咳……似乎我说错什么话了。” “你说呢?”唐雨仙笑吟吟地望着他,屠峰顿时尴尬不已。 也没去追究,唐雨仙转头看了看杨开,抿嘴一笑:“他要是这么想的话,那注定会失望了。” “恩,不管他,我们保护他的安全就行了。”屠峰嘿嘿笑着,然后朝那边吆喝一声:“小公子,可以吃了。” 杨开应了一声,神色平淡地走了回来。 吃着东西的时候,唐雨仙笑了笑,望着杨开问道:“小公子,你进展如何?” 听她这么问,屠峰连忙给她打眼色,示意她别去掺和杨开的事,本来人家就毫无进展了,这么问,不是存心落公子的面子么? 实则唐雨仙也是一番好心,想提醒下杨开别去做无用功,免得到时候期望越大,失望也越大。 年轻人嘛,喜欢逞强也是可以理解的。 岂不料听她这么问,杨开居然淡淡一笑,一边吃着一边随意答道:“差不多了,到明天应该就能消除它的敌意……” 唐雨仙和屠峰顿时怔住,傻傻地望着杨开,一时竟不知该说什么了。 怎么就差不多了呢?分明差得老远好不好? 而且,他凭什么能确定明天就可以消除金羽鹰的敌意?那妖兽天生记仇,拔了它两根羽毛,它一辈子都不可能搭理你的。 “怎么了?”杨开见他们沉默,不禁抬头问了一声。 “没什么。”屠峰连忙摇头,干笑道:“那预祝小公子马到功成!” 这话说的相当言不由衷,杨开却仿佛没察觉似的,只是淡淡点头:“恩。” 唐雨仙抿了抿嘴,顿时感觉有些头疼了。 眼前这位小公子如此笃定,放出这样的豪言,若是到了明日那金羽鹰还是不搭理他,那他岂不是丢死人了? 小公子丢人,要是恼羞成怒…… 这一瞬间,唐雨仙连毙了那金羽鹰的心思都有了,只要金羽鹰今晚死了,那明天小公子也不用尴尬丢人。 和屠峰对视一眼,两人都低下脑袋,闷声不吭,再也不愿多说一句话。 杨开察言观色,一边吃着烤肉,一边嘴角慢慢挑起,绽放出一丝不为人察觉的笑容。(未完待续。。) {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