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六百六十八章 炼实化虚 - 武炼巅峰

第三千六百六十八章 炼实化虚

没走掉,杨开忽然又想起一事,伸手一招,死狗一样的风君便被召出了小玄界,风君还是之前那副大战之后的模样,虽在小玄界中待了十年,但根本没法疗伤,能活到现在也是杨开留他有用。 阳炎凤眸一眯,打量了一眼,吆了一声:“风在笑?怎么被你抓住了?” “你认识啊。”杨开笑了笑。 “怎么会不认识?魔天道四大君使之一,可是大名鼎鼎呢。”阳炎嘴角含笑,可那眼神中哪有半点笑意? 风君躺在地上,倒是冲她露出一个讨好的神色,堂堂伪帝,落到如此境地,也是可悲。 阳炎又上下打量杨开一眼:“怪不得受伤了,连头发都白了,没什么大碍吧。” 杨开胸口前沾有血迹,不过那是他自残而来,与风君一战所受的伤势都过了十年了,早就痊愈了。 阳炎之前还有些好奇,才这么点时间不见,杨开怎么连头发都白了不少,现在倒是明白了,肯定是跟风君大战时消耗太大,损了寿元。 “没事,虽有些波折,但结果是好的。此人就交给你了,四大君使之一,应该能问出不少有用的情报。” 留风君不杀,最主要就是想从他口中挖出点魔天道的情报来,若是能顺藤摸瓜,找到其他三位君使的藏身之地,那就最好不过了。 魔天道是星界的毒瘤,虽不如魔族大军那么规模庞大,但他们隐蔽,想找他们还真的有些困难。如今既然抓住了风君这条大鱼,自然是该好好利用一下。 阳炎颔首:“此事记你一功,回头我跟李无衣说说。” “也告诉大帝一声,为了抓风君我连军团长之令中的神通都动用了,回头叫他给我补一份。”杨开打蛇顺棍上。 阳炎轻笑:“转告没问题,能不能补上就看大帝的意思了。” 杨开不勉强:“行吧,我走啦。” “早去早回。” 杨开点点头,心神沟通星域本源之力,周身一振时,突兀至极地消失在阳炎面前。 与以前任何一次穿梭虚空都不一样,当这一次杨开沟通星域本源,遁往恒罗星域之时,整个人忽然掉进了一个五光十色的世界。 四周一片光怪陆离,时间空间都被无限扭曲,不见声,不见影,有的只是绚烂缤纷的色彩。杨开能感觉自己在移动,而且是以一种匪夷所思的速度在移动,但移动的方向他却是无法控制。 不惊慌,莫名其妙地明白自己会抵达想要去的目的地,是以杨开精心享受这趟极为特别的旅行。 没用多久,或许只是三五息的功夫,杨开才眨了一次眼而已,四周那绚烂的色彩便忽然褪去,紧接着,杨开置身一片茫茫星空之中,难以言喻的欢愉之情从心底泛起,一种回到家的感觉油然生出。 确实回家了,无需仔细辨别,杨开也知道自己回了恒罗星域!体内炼化的星域本源与这片星空彼此呼应,星域之中,那每一颗星辰于此时都亮了几分,散发耀眼光芒。 星域各处,一颗颗修炼之星上,亿万生灵抬头仰望,目色惊诧,不明白为何今日的太阳月亮为何比起平时更大更圆了一些。 不远处传来一阵阵轰隆隆的声响,每一次声响只时都夹杂着耀眼白光闪烁。 杨开扭头望去,只见那边虚空之中,两支不知来自哪个势力的舰队正在互相攻伐,那一艘艘战舰造型狰狞,长的几百丈,小的数十丈,一道道闪烁炽白光芒的星炮朝对方的战舰阵营中轰去,打的不可开交。 两支舰队各自拥有的战舰数量相差无几,一方战舰涂红色,一方战舰涂黑色,彼此间的实力也在伯仲之间,也不知道他们打了多久,各自都有不小损伤,一些破损严重的战舰被拉到后方隐藏,紧急修补,前方的战舰开启防护,一边躲避一边进攻。 场面上当真是有些热火朝天,不过依眼下这局势来看,只怕最后也是个两败俱伤的结局,谁也别想讨好。 杨开瞧了一会儿,眨眨眼,然后抬起双手,将袖子撸上去,左手对着红色舰队,右手对着黑色舰队,遥遥一扣,然后左右一挪。 霎时间天旋地转,两支舰队里的人只感觉这一瞬间乾坤颠倒,四极覆灭,等再回神的时,眼前哪还有敌人的踪影,甚至连自家舰队所在的位置,也偏移了原本战场数十万里之遥。 一时间人人大惊,再不敢在原地停留,拖着那些损坏的战舰飞奔回巢…… 于两支舰队的武者来说,今日遭遇简直离奇至极,可对杨开来说,只不过是率性而为罢了,就好像走着路,看见了一枚小石子,随便踢了一脚…… 他倒也不是要救死救难,虽为星界之主,但这星界亿万生灵,各有造化机缘,生老病死,他一个人也管不来。但才一回家就看到别人打生打死的,总是有些碍眼。 于是他动手,将两支舰队给拉开了。 真的是拉开,直接将两支舰队拉出了几十万里远。片刻后,见两支舰队都仓皇而逃,杨开才转身离去。 半日后,一颗死星上,杨开飞落下来。 可以看见,这颗死星曾经也辉煌过,星球表面还残留着一些奇形怪状的建筑,只是岁月悠久,这些建筑也只有一些模糊的痕迹了。 死星的本源也早已覆灭,整个星辰不见半点生机,处处黄沙弥漫,就连星辰外围,也布满了凌冽罡风,等闲武者连接近都无法做到,更不要说飞落下来。 环境恶劣,杨开却是无所谓,他来下位面星域是为了钻研神通大道,是要造乾坤,炼天地,死星正好,真要是有生灵的修炼之星他还下不去手。 寻了一座百丈高山,杨开于山顶盘膝坐了下来,闭眸凝神,静心调节自身。 这一座便是十多天时间,十数日后,杨开忽然睁眼,睁眼之际,空间法则涌动,神念狂涌,将整座大山覆盖。 大山嗡鸣,碎石簌簌而下,隐隐约约地,百丈高山忽然恍惚了一下,若有外人从远处看,非得惊呼出声,只因那百丈高山在恍惚了之后竟莫名地缩小了一圈。 缩小的不算明显,可确确实实是缩小了,就连山高都矮了几丈。 杨开的眼珠子却是瞪圆了,双目中充斥血丝,举手抬足间灭杀同等修为强者就如捏死一只蚂蚁的上品魔王,此刻却像是如临大敌,一身魔元都在鼓荡不休。 随着魔元的鼓荡,那大山也在鼓荡,不断地膨胀缩小…… 如此一炷香后,杨开忽然闷哼一声,脸色微微苍白,大山重回原状,只不过本就是寸草不生的大山,此刻却是在四面八方多了无数道巨大裂缝,那一道道裂缝就似沟壑,将一座大山分成了几十上百块。 眨眨眼,杨开一嘴的苦涩。 见过李无衣炼化的无定山,仔细研读了他留给自己的玉简,杨开于造乾坤,炼天地之术多少也有一些自己的感悟,本来觉得没什么难度,可一上手才发现,这其中的难度不是一般的大。 无定山比屁股下面这座荒山要大的多,却依然被李无衣给炼化成巴掌大小,不是无定山的空间变小了,而是空间法则在其中起了作用。 山还是那山,空间也还是那么大,若谁不信,进无定山看看就知道了。 杨开要炼化的不是无定山,却比无定山要庞大的多,要容纳三个修炼之星的生灵生存之地,小了也不管是。只是这种事没办法一蹴而就,非得有自己的感悟,慢慢熟悉才成。 本想拿屁股底下这座荒山练手,杨开却发现这山虽然荒了,星也死了,但山依然在星中,炼山就摆脱不了炼星,于现在的他来说,有些太过强人所难了。 一念至此,杨开从空间戒中取出一枚灵丹塞入口中,打坐调息一阵,冲天而去。 而就在他离去不久后,一股狂风吹来,风拂过,百丈高山化作尘埃,随风飘散。 不是那风有多强劲,只是杨开炼化失败,空间法则碾压过这大山的每一寸角落,荒山徒具其行,内部早已成齑粉了。 这就是炼化失败的结果,正是因为早就知道这一点,所以杨开才会寻荒山练手,否则拿一处锦绣乾坤炼化,一旦失败,那后果不堪设想。 谁知起点太高,没成功…… 起点高了,那就只能放低要求了。 杨开飞天去,只花了一日功夫,便寻到了一处陨石海。 星空之中,多的是这种陨石海,陨石海的前身估计也是那一颗颗修炼之星,星辰死了,碎裂了,化作一块块或大或小的陨石,在这星空之中漂泊,永无止境。 一片陨石海,便是一颗修炼之星的碎尸。这些陨石在星空中飞行,偶尔也会撞击到其他的星辰,若运气不好,那些星辰也会破碎,陨石海的规模会越来越大。 这也是武者经常在星空中遇到的危险之一,那一颗颗陨石的飞行速度奇快无比,更覆盖偌大一片星空,一旦遭遇,想逃都没地方逃,实力差了就只能闭眸等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