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七百九十二章 道印 - 武炼巅峰

第三千七百九十二章 道印

偌大星界,如今仅剩下北域凌霄宫方圆千里之地未被侵蚀,星界各路军团汇聚此地,龙族两大长老亲自坐镇,而这里,将会是人魔两族决战的最终战场。 胜,则有一丝喘息之机。 败,则万劫不复! 两界之争至今,星界亿万生灵,十室九空,东南西北西域之上,处处可见沦为魔物的人族,被那魔意侵蚀,神智尽失,只知杀戮。 凌霄宫虽大,却也安置不了那么多人,如今汇聚星界各路大军之后,几乎是人满为患。为此,许多将士不得不终日待在一界珠中。 而杨开炼制的诸多一界珠,也俱都是被塞的满满当当。 许是那天地之意的最后庇护,无往不利的魔意在侵蚀了东南西三域,北域大半土地之后,在凌霄宫方圆千里之地终于受到了阻碍。 那侵蚀的速度缓慢无比,到了最后竟是寸进不得,冥冥之中,凌霄宫四周似有什么力量阻挡了那魔意的侵蚀,为星界人族保留最后一处立锥之地。 如今整个星界几乎都被收入囊中,无论是几位魔圣,又或者下面的半圣们,都绝对无法容忍凌霄宫这个特殊的存在,只有将凌霄宫所在也侵蚀,魔族大计才能彻底圆满。 或许还有大道之争失利的一丝危机感。 是以在大道之争结束十日之后,东域沦陷三日后,魔族大军来袭。 乌泱泱数之不尽,各大魔窟的魔族倾巢而出,从四面八方赶来,将凌霄宫团团包围,没有任何寒暄客套,直接发起了总攻。 率先攻击凌霄宫的,并非魔族大军,而是那些被魔意侵蚀,沦为魔物的人族,这些魔人的数量比起魔族本部人马还要庞大十倍百倍,在如今的星界四域之中几乎随处可见,魔族大军只需四处抓捕驱赶,便能凑出庞大的阵营。 神智不清,只知杀戮的魔族在魔族驱使下,悍不畏死地朝凌霄宫冲来。 这些魔人实力普遍不高,星界各路军团随便一个将士都能斩杀一大片,奈何人数众多。 凌霄宫外,惨烈的攻坚战就此展开。 面对昔日的同胞,李无衣也只能狠下心肠,下达歼灭的命令。短短三日功夫,凌霄宫外,死去的魔人便多达数千万,方圆千里之地,血流成河,尸体堆积了一层又一层。 而随着那些魔人的死亡,体内的魔气逸散而出,终于浸染了原本受到天地庇护的大地,凌霄宫外,魔土再次朝前推进,虽然速度不快,可这般持续下去,终有一日凌霄宫也无法幸存。 祝炎伏谆暴怒,悍然冲出凌霄宫,直奔魔族大军所在,虽发了一通神威,却也被血厉,芙萸和火卜及时阻止,一场大战,魔族死伤不少,但无关大局。 李无衣头上的白发更多了,每一日,无数次抬头仰望那天空中的虚天鼎,看着那巨鼎四周不断闪烁的字号,暗暗祈祷杨开能够尽快回归。 最终决战开始十日之后,魔土推进凌霄宫外五百里地,又五日后,再推进三百里…… 凌霄宫外,只剩下两百里所在没被魔土侵蚀。 随着时间的流逝,魔族的攻势愈发猛烈,而星界却是有些疲于招架了,绝望的情绪在各大军团之中蔓延,重压之下,许多人的意志濒临崩溃,各种大小混乱在凌霄宫内上演。 外忧内患,诸多强者焦头烂额。 大战如火如荼之时,玄天殿中,虚天鼎内,那神树之下,杨开似眠非眠。 吞下那源天果后,他便昏沉欲睡,那种困意根本无力抵挡,勉强与阳炎等人说了几句话后便直接沉浸下来。 心神空灵,周身无感,仿佛回到了母亲的肚子中,安宁的感觉笼罩,新的生命在诞生。 某一刻,意识清醒了一瞬,不由自主地思索自身大道。 若是没有此前的问道本心的经历,杨开或许还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但有了那一次奇特的经历之后,杨开此刻无比清楚自己该干些什么。 寻找自己的道,那被天地承认的道! 而他的道,是空间之道! 往日的点点滴滴萦绕在心头,一点点关于空间法则的感悟浮现出来,回想当初初窥门径,再到略有小成,后登堂入室,驾轻就熟,豁然贯通…… 一层层捋下来,杨开对自身的道愈发清晰。 虚空在战栗,四周的空间浮现出一道道细小的裂缝,如灵蛇一般游走。 一身的魔元和所有的神识之力,都在朝身体中某一个点急骤收缩,隐隐有化作一个玄妙印记的迹象。 道印! 虽从未有人与他说过这些,但当自身经历这个过程的时候,杨开还是很快弄明白了自身的状况。 汇聚一身的精气神,毕生的感悟,凝聚属于自身的道印! 唯有这样,才能走出自己的道,拥有自己的道。 这是一个及其凶险的过程,也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杨开不敢有丝毫马虎大意,一点点地往那个道印的雏形中灌入自身的体会和领悟,一点点地完善着自身的道印。 不知时间流逝,不知外界凶吉,所有的心神都沉浸在那道印之中。 慢慢地,那模糊不清的道印有了一丝轮廓,而随着杨开的努力,这个轮廓也越来越清晰可辨。 杨开却不满足,只因这速度略慢。 此时的他,浑然忘记了星界的危机,但那潜意识之中却无比清楚地知道,自己必须以最快的速度凝聚出自己的道印,否则必有什么后悔终生之事。 几乎是本能,杨开从小玄界中取出了天地源液,猛地灌了一大口。 那种开天辟地的感觉这一次传来,让他不由精神一震。 混沌丛生,天地初开之时,法则之力浓郁至极,一口天地源液,似将杨开拉回了那个开天辟地的古老时代,置身在混沌之中,一股股无形的力量四面八方包裹而来,化作凝聚道印的资本和力量。 杨开如饥似渴地吞噬着,而那体内的道印凝聚的速度,也陡然加快不少,明亮的道印,闪烁起耀眼的光华,印在自身的龙骨之内,直让杨开整个人都散发出淡淡的金光。 …… 凌霄宫外,护宗大阵光芒狂闪,数之不尽的魔人前仆后继地扑来,一道道攻击从凌霄宫内打出,割稻草一般收割着这些魔人的性命。 积尸成山,流血漂杵,这是一个动荡的年代,这是一个杀戮和鲜血洗礼的时代。 弱者生死不受掌控,强者也有随时陨落的危险。 天道无情,天道无常! 李无衣一头黑发短短十日之内尽数化作银丝,站在凌霄峰的峰顶之上,面色凝重地望着大阵之外。 身后众人的表情也都是肃穆无比,虽一直提心吊胆,唯恐丢失凌霄宫这个星界最后的屏障和堡垒,但真到了这一刻的时候,无论是谁,都涌起莫大的战意。 能随着生于斯长于斯的乾坤世界一起灭亡,倒也不负此生。 一道身影急速从前窜来,鹰飞现身,抹了一把脸上的鲜血拱手道:“报,西北大阵岌岌可危,短则一炷香,长则半个时辰必定被破,付仁杰大人请求支援!” 李无衣回头望了一眼,哪还有什么支援,随着军情的告急,一路路军团都被派了出去,如今整个凌霄宫四面八方皆被攻打,他身后的众人,也只是负责传令的亲兵而已,手上已经无兵可用。 再转过头,李无衣冷酷道:“传令下去,若守不住西北大阵,叫付仁杰多拉几个魔族半圣陪葬!” 鹰飞嘴巴蠕动了几下,一抱拳:“是!” 转身飞了出去。 李无衣微微眯起双眼,抬头仰望那虚天鼎,长长一叹,最终,还是无力回天吗? 很快,他便收回了目光,空间法则在周身跌宕,面上一片肃杀之意,淡淡问道:“怕不怕?” 身后几个一直追随他的亲兵大声道:“不怕!” 李无衣咧嘴一笑:“生死之间有大恐怖,本座都怕,你们居然不怕?” 几个亲兵露出不好意思的神色,其中一人道:“能追随大人,便是战死沙场,此生亦无憾!” 其他几人也一起抱拳,齐声道:“愿与大人同生共死!” 李无衣意气风发,爆喝道:“好,这么想就对了。”双臂一震,沉声道:“尔等便随本座上阵,杀敌!” 沛然杀机,凶猛卷出。 “大……大人!”一个亲兵忽然颤声喊了一句。 李无衣嗤笑:“怕了吗?怕是正常的。” “不是的大人,你看那边!”那亲兵抬手指天。 李无衣顺眼望去,不禁眼帘一缩,只见天空中一直悬浮着的虚天鼎,此刻表面的花纹图案竟是闪烁加骤,原本清晰可变的一个个尊号此时竟以让人眼花缭乱的速度变幻着,很快就看不清字眼。 这么多天以来,虚天鼎一直是那种状态,从未有过如此变化,谁也没想到它在这个时候居然生了异变。 “这是……”李无衣忽然瞪大了眼珠子,一瞬不移地盯着虚天鼎,只因那闪烁不断的纹路此刻隐隐有凝聚出两个大字的趋势,只不过那光芒闪烁的太快,让人有些看不清楚。 静待片刻,那两个模糊的大字终于清晰起来,某一刻,轰地一声定格下来,那一瞬间,耀眼的光芒,充斥整个星界,那一瞬间,星界的魔气似都被撕裂,久违的光明重新降临。 李无衣眼帘骤缩,怔怔地望着那两个昭显天地的金色大字,心中惊喜的无以复加。 “虚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