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八百二十七章 大喜之日 - 武炼巅峰

第三千八百二十七章 大喜之日

“呃……”杨开摸了摸鼻子,“我仔细想想,我应该是夫家人,该去温殿主那边才是。”说着,转身就要走。 玉如梦一巴掌拍在他肩膀上:“人可以走,贺礼留下。” 杨开霍地扭头:“你站哪边的?” 玉如梦冷笑:“今天我们姐妹都是娘家人!” 杨开无语,只能将早早备好的贺礼留下,这才得以脱身。 新娘子没见到,那就只能去见见新郎官了,新郎官在另外一座灵峰上,倒也不远,杨开几步便赶到地方。 夏笙,萧白衣这些神殿弟子在门外等候,屋内只有温紫衫一人。 众人又要行礼,杨开抬手打住,推门而入,正见温紫衫端坐在那,身上穿着喜庆的大红衣衫,胸口一个大大的红球,一脸愁容,长吁短叹,神情间多有忐忑和紧张之意。 抬头见是杨开,连忙起身:“虚空大人来了。” 杨开走到他面前,将他摁着,一起坐下,饶有兴致地打量他:“温殿主不欢喜?” 温紫衫皱了皱眉,表情有些古怪道:“还挺欢喜的。” “那就是不喜欢?”杨开再问。 温紫衫摇头:“相处这么多年,哪有不喜欢的道理。” “既欢喜又喜欢,那殿主为何愁肠百结?忐忑不安。” “哎。”温紫衫叹气,老脸有些红,“毕竟是我一手带大的啊,也不知这么一来,对她来说是好还是坏。” 杨开笑道:“我方才去了一趟紫竹峰。” 温紫衫紧张望来:“那边情况如何?” 杨开摸了摸鼻子:“没能见到高师姐,被我家几位夫人给拦住了,说是新娘子拜堂成亲之前不见男宾。” “哈哈哈!”温紫衫大笑,几乎能想象出当时的场景。 杨开接着道:“虽没能见到高师姐,但我能感觉到,她是极为期待,极为高兴的,所以殿主你也不该这般愁眉苦脸,若是叫她见了,岂不伤心。” 温紫衫道:“可是我担心啊,平日相处不比夫妻生活,她日后若是发现我温某人有这样那样的不好,会不会嫌弃于我。” 杨开眼中顿时闪过一丝了然之色:“原来殿主担心的是误了她的终身,而非自身的自由。”轻笑一声道:“相处这么多年,殿主哪里好,哪里不好,她比任何人都清楚不过,若是嫌弃于你,早就嫌弃了,今日又怎会那般欢喜?” “道理是这么个道理……”温紫衫颔首,还是有些患得患失。 “再者说,若是此前莫胜的计划成功,如今哪还有这星界乾坤?你我等人只怕也都命丧黄泉,危机总是来的那么突然,如今星界虽然还算平稳,但又知道日后会是什么光景,说不定哪一日又要饱受荼毒,待到那时,未尽之事又要留下许多遗憾。” 温紫衫笑道:“你的意思是人生得意须尽欢?” 杨开耸耸肩膀:“为何不呢?” 温紫衫长呼一口气:“只要她不嫌弃就好。” 便在这时,门外传来了夏笙的声音:“殿主,时辰到了,该去迎新娘子了。” “知道了。”温紫衫回了一声。 杨开伸手拿起旁边桌子上的一壶酒,倒了两杯,自己拿一杯,递了一杯给温紫衫:“殿主,待会的筵席我怕是没法参加了,在这里先祝两位日后相敬如宾,恩爱和睦。” 他如今身份毕竟有些不一样,虽然也很想去凑这个热闹,但若真的过去了,只怕好端端的喜事都要变得拘谨,索性也就不去露这个脸了,贺礼已经送到高雪婷那边,温紫衫这边也见了面,足够了。 温紫衫饮尽杯中酒,重重地放下杯子:“我去了!” 转过身,虽千万人吾往矣! 迎亲的队伍热闹庞大,吹吹打打一路朝紫竹峰行去。 杨开飞身来到虚空,段红尘,战无痕和莫煌,花玲珑正隐匿在此朝下观望,杨开扭头瞧了瞧,问道:“其他人呢?” “都在疗伤。”段红尘回道,与大魔神一战,虽然最后胜了,但星界这边的高端力量,几乎人人重伤,大战之后又忙着稳定星界,处理一些闲杂事情,直到最近才有空返回各自的居所闭关疗伤。 这一次疗伤,也不知要何年何月才能出关了。 段红尘等人也都有伤,今日喜事过后,也都该闭关去了,可以想象,在未来的几百年乃至千年之内,星界将会是没有大帝的局面。 不过那几位大帝们人虽没到,可贺礼却是一分不少地送了过来,温紫衫没那么大的面子,段红尘有。 高雪婷是温紫衫一手带大的,而温紫衫却是段红尘一手带大的,彼此之间的关系犹如父子。 战无痕道:“杨开,今日之后,这星界恐怕就要交由你来照看了。” 所有大帝级别的力量当中,就杨开如今屁事没有,没办法,炼化了不老树之后,虽然他在与大魔神的争斗中也受创严重,可耐不住不老树的精华恢复能力强,这几个月下来,早已完好如初。 不过杨开明显也感觉到,自己纵然炼化了不老树,也并没有真的成就什么不死不灭之身,传说当中关于不老树的那些,有夸大的成分在其中。 若是再让他粉身碎骨几次,杨开估计自己恐怕就要真的死了。换句话说,不老树的精华是有限度的,不可能无止境地庇护着他。 “诸位放心。” 段红尘重重地叹了口气,望着下方的迎亲队伍,一脸的郁结之色。 杨开愕然:“红尘大人怎么了?” 段红尘痛心疾首道:“早知道当年我也捡个女娃娃养着了。” 杨开顿时无语。 紫竹峰上热闹非凡,迎亲队伍过五关斩六将,好不容易将新娘子接了出来,送进花轿之中,又是一路吹吹打打,朝青阳神殿正殿行去。 见状,段红尘整了整衣衫道:“老夫去了。” 今日温紫衫成亲,他这个高堂自然是要出场接受跪拜的,为此,还特意装扮了一下,比起往日的邋遢随意来倒是焕然一新,说话间,便化作一道虹光朝下方驰去。 战无痕道:“杨开,我等也先回去了,星界这边的事交给你了,若有需要我等出力的地方尽管来找我们。” 杨开抱拳,正色道:“后会有期。” 身形晃动间,几位大帝一一不见了踪影。 下方倒是有一道道身影疾驰而来,杨开定眼望去,顿时笑了,来的不是旁人,正是自己的几位夫人,以玉如梦为首,祝晴,苏颜等人一个不落。 相视无言,一起扭头朝下方观望。 此时此刻,迎亲队伍已将新娘子接到了正殿处,李无衣的声音响起。 今日婚典,担任司仪的,正是这位大帝之下第一人,也被人装扮的一身火红,喜庆至极。 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礼成,送入洞房! 一整套程序走下来,整个青阳神殿都沸腾了,喜宴开,诸多宾客推杯换盏,觥筹交错。 身旁传来抽泣声,杨开扭头望去,只见扇轻罗竟红着眼在轻轻地哭,一边哭一边望着自己,妖媚女王如清泉一般的美眸中还有一丝别样的情愫。 杨开大惊,正欲开口询问,却见身边的女子个个都如扇轻罗一样望着自己,夏凝裳也轻抿着红唇,满脸的期待。 杨开立刻明白怎么一回事了,伸出两只手左右一搂,将几个人全搂在怀里:“要不咱们也来成亲。” 此言一出,众女眼中明显流露出意动之色。 此前一直这么相处,倒是没觉得什么,但亲眼见到别人三拜成礼,还是不免心生向往。 不过意动归意动,玉如梦却是嗤了一声:“少来。” 杨开愕然:“如梦你不愿嫁给我?” 玉如梦冷眼望着他:“我们姐妹几个自然是愿意嫁你的,但你可曾想过,其他人怎么办?” “什么其他人?哪还有其他人?”杨开不解。 苏颜幽幽道:“姬瑶师姐……” 杨开顿时脸红。 扇轻罗斜眼望来,接道:“莫小七那丫头。” 杨开轻咳一声。 “还有若惜姑娘……” 杨开挠头。 玉如梦拿一根纤纤玉指戳着他的胸口:“杨开,你真是厉害啊!” 杨开被她戳的连连后退,干笑道:“你们说姬瑶也就罢了,小七和若惜可是什么都没有。” “好,那就只说姬瑶。”玉如梦轻轻冷笑,“你若与我们成亲,姬瑶岂不伤心?你有把握让她也参与进来吗?” 杨开认真地想了想,还真没这个把握,他与姬瑶的关系倒有点想是偷偷摸摸,不得见人,但姬瑶却是从未要求过些什么。 苏颜道:“还是等夫君劝说好姬瑶师姐后,再操办这事吧。” “那可能要很久。” 苏颜微笑道:“反正已经这么多年了,也没什么关系。” 杨开感叹一声:“有你们,这一辈子都满足了。” 发自肺腑的真情,似能融化世上最坚硬的玄冰,几个女子的脸上皆都一片柔情蜜意。 玉如梦恨铁不成钢:“你们几个能不能有点出息,多少有点自己的立场,别被他一句话……唔……你混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