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四章 遇袭 - 武炼巅峰

第三百八十四章 遇袭

岚江,贯穿东西,如一条匍匐在地的长龙,将大地隔成两块。 宽逾数百丈的江面上,激流喘息,水流凶猛澎湃,岸边浪花阵阵。 杨开一行五人来到岚江边,望着这喘息的河水,不禁都停了下来。 “快到了,过了岚江,穿过丰州,便可抵达中都!”屠峰仿佛怕杨开离家好些年,不记得回家的路似的,自顾地说了起来,“以踏云驹的脚力,顶多也就是三天。” “恩。”杨开微微颔首。 “小公子你们且歇着,我去寻一艘渡河的船来!”屠峰嘿嘿笑了一声,放开神识感应片刻,一转身朝一个方向飞纵而去。 这一群人,个个都是真元境以上,纵然岚江宽逾几百丈,也挡不住他们飞行的步伐。 但人能飞,踏云驹却不行,所以还是得找一艘渡船,将这几匹妖兽给载过去。 不多时,一艘不大不小的船只便朝这边使了过来,屠峰站在船头上,冲众人直吆喝。 唐雨仙抿嘴笑了下,牵着自己和屠峰的坐骑,道:“我们过去吧。” 四人五妖兽,来到岸边,正欲上船,那船夫却是皱起了眉头,对屠峰道:“这位壮士,怎么你没跟小老儿说,你们这还有五匹马呀?” 骆小曼将这句话听在耳中,不禁扑哧一笑。 踏云驹的模样确实很象马,但尽管两者相似,可归根结底并不是同一种类。人家一个普通人看不出这一点。自然也无可厚非。 秋忆梦和唐雨仙两人也是有些忍俊不禁。 屠峰道:“有马怎么了?你难不成不渡马?” “这倒不是。”船夫是个五十多岁的小老头,闻言摇了摇头,“只是这马匹渡河,也是要付钱的。” 屠峰顿时翻了个白眼:“付钱便付钱,又不会缺了你的。” 闻言,船夫顿时面露喜色:“壮士既然这么说,那便赶紧上来吧。” 一群人都是缓缓摇头。大家身份都不低,又有修为在身,人家一个普通老头子在这里摆渡维持生计。看起来虽然市侩了些,可也没有要跟他计较的意思。 船只不大,却足以一次性载着五人五妖兽。 随着船夫熟稔的动作。船只轻快地朝江中心驶去。 站在船板上,唐雨仙笑道:“我还从未坐过船呢,这摇摇晃晃的,若是不常坐的人,只怕很容易就会晕过去。” 屠峰点点头道:“确实如此,在江边上讨生活,不容易啊。” 秋忆梦和骆小曼虽然没说什么,也都露出赞同的表情,两人似乎也从未乘过船,不免对这一段行程颇感兴趣。身子随着船只来回摇晃,对着船边急喘的河水指指点点。 “一条江河便如此凶猛,那大海是什么样的光景?”屠峰说着说着便有些跑题了,他虽然实力强大,见识广博。可这一辈子也从未去过海边,自然也说不出什么所以然,扭头看着那船夫道:“老丈,你去过海边么?” 船夫闻言憨厚地笑了笑,摇头道:“小老儿这一辈子都在岚江边上,哪里有功夫去那海边?不过虽然没去过。却听说海上的船都巨大无匹,似乎个个都有几百丈长短,那大海波涛凶猛,可大船行驶在上面却是稳稳当当,倒一杯水放在桌子上,也不会洒落分毫。” “是不是真的?”屠峰笑了一声,显然不太相信。 “怎么不是真的?壮士你想想啊,那大船那么大,海上的风浪就算厉害,也撼动不了它们啊。” 两位血侍和秋忆梦骆小曼顿时露出感兴趣的神色。他们虽然知道这船夫说的话当不得真,可左右无事,听在耳中也能打发时间。 见几人兴趣满满,船夫也不怯场,居然滔滔不绝地讲了起来。 杨开在一旁神色无声地笑了笑,神色平淡。 在场诸人,唯有他去过大海,更深入过大海内部,险些还没能回来。对于船夫的夸大其词,杨开也不去点破。 说了一阵,船只便来到了岚江中心。 杨开正在神游方外,忽然有一些不太协调的感觉传来,警兆顿生,不禁眯起了双眼,直直地盯着船夫不放。 那船夫依然在讲着大海的事情,杨开却是忽然开口道:“老丈,你的划桨方式似乎有些不对啊。” 船上几人都是一愣,齐齐扭头望着杨开。 船夫更是笑了起来,道:“小哥儿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杨开微微一笑:“常年划桨的人,都会在呼吸中寻找划桨的节奏,尤其是在这种激流拍案的大江上,因为你若找不到节奏,只会付出比旁人多一倍的体力!老丈你既然一辈子都生活在这水边,难道这一点还不了解么?” 闻言,屠峰和唐雨仙的脸色陡然凝重起来,警惕而戒备地望着船夫。 船夫眼中似乎闪过一丝诧异和慌乱之色,不过很快便镇定了下来,道:“小哥你说的也有道理,只是小老儿我这一辈子都是这么划过来的,怕是习惯了,改天试试你说的方法,看是不是省力了一些。” 杨开继续笑着:“你用这种方法划过了半条河,依然面不改色心不跳,而且……既然你生活在江边,那应该是以江鱼为食物吧?这船上居然一点鱼腥味都没有……嘿嘿嘿嘿!” 声音渐冷,双眼慢慢眯起,声音低沉起来:“老丈你不是一般人啊。” 话音未落,屠峰和唐雨仙两人已经齐齐朝船夫冲了过去。 就在此时,天空中一直盘旋的银血金羽鹰发出一声急促的鸣啼声,声音中夹着清晰的示警意味。 秋忆梦和骆小曼也是花容变色,连忙催动自己的力量。 哗啦啦…… 四下里的江面上,忽然窜出好几道水柱,每一道水柱里都有一人隐藏在其中。 庞大无比的力量从下吸来,正在江面上行驶的大船似乎一下子陷入了沼泽中,进退不得,迅速朝下沉去。 杨开和秋忆梦骆小曼三人正欲腾空而起,头顶上也陡然传来了巨大的压力,骤然遇袭,三人的身子皆是猛地下落。 一个巨大的漩涡忽然出现,电光火石间,将整只船连带着船上的人,全部吞没进江中。 五匹踏云驹,也被卷入,瞬息消失不见。 落入水中的刹那,杨开便感觉到周旁传来一股股无与伦比的爆发力,显然是两位血侍已经与那船夫交上手了。 四下里,一道道若有若无的身影如鱼儿游动,迅速朝这边逼近。 匆忙打量四周。 入眼所见,让他面色一沉。 屠峰和唐雨仙两人正在水下与三人交手,那三个人全都是神游境高手,而且个个都不是庸手,一个神游境八层,一个神游境七层,还有一个神游境五层,两位血侍纵然强大,一时半会也是脱身不得。 而最近的一个敌人,距离杨开已经不到十丈,杨开清晰地看到他在水下冲自己狞笑,双掌挥动间,一道青色的光芒,破开江水朝自己袭了过来。 杨开挥手就是一拳,爆发出来的拳劲如一只金光灿灿的大印,迎上了那青光。 轰地一声闷响,青光瞬间暗淡不少,但依然未被全部拦下,匆忙间,杨开只能扭身躲避,急速朝水面上浮去。 百忙中,扭头看了看四周,只见秋忆梦和骆小曼两女就在自己附近不远处,但她们的处境无疑比自己要安全,因为在水下的那些人,除了有三个高手在纠缠屠峰和唐雨仙之外,剩下的几乎是全部朝自己聚集。 冲自己来的! 杨开瞬息便已明了,来不及去细想这一切的原因,只是片刻便已浮出水面,窜到半空,还未来得及飞离,下面便冒出一个人的身影,正是刚才攻击杨开的那人,此刻冷冷地盯着杨开,有些漫不经心的模样,扬手一抖,就是一道匹练般的光芒朝杨开抽了过去。 关键时刻,金羽鹰居然横空杀出,双翅展动间,数不清的金光袭下。 眼前一片金光闪耀,那人也不知出了什么变故,怪叫一声又钻回了水里。 趁此机会,杨开才转了个方向,迅速朝岸边飞去。 “哗哗哗……”一阵阵声响传来,六七道身影悬浮在半空中,扭头打量了下四周,便追着杨开而来,其中,秋忆梦和骆小曼两人赫然在列,只不过她们两人却是想要帮杨开的。 “把她们拦下!”领头的一个中年人沉声吩咐,“不能杀!” 立刻便有两人应了一声,脱离队伍,狞笑地朝秋忆梦和骆小曼迎了上去。 秋忆梦俏脸一寒,低声对骆小曼道:“他们怕是来对付杨开的,等会出手不要留什么余地,他们不敢杀你。” “恩。”骆小曼重重点头,湿漉漉的衣衫将身材衬托的越发火爆。 “哗……”又是一串水声的响动,却是两位血侍与那三个神游境高手从水里打了上来,屠峰一身血肉紧绷,浑身被褐色的光芒包裹,出招凶猛,完全是拼命的架势,根本不顾忌自己是否会受伤。 唐雨仙也是催动真元,曼妙的身子腾挪间,各种武技打出,俏脸上一片焦急之色。 “你们是什么人,中都杨家也是你们敢动的!”屠峰怒吼一声,气浪翻滚。 {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