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八百四十四章 开天丹 - 武炼巅峰

第三千八百四十四章 开天丹

“小心点,别太急功近利,碧火蚕最易受惊,若是让它躲回去的话就再捉不出来了。”一棵果树前,老方紧张兮兮地盯着杨开的动作,悄悄传音。 杨开一手持宝匣,一手持燃香,表情肃穆的仿佛在跟谁生死决战,闻言不耐回道:“知道了,你说了好多遍了,能不能消停点。” 老方砸吧砸吧嘴,闷闷不言。 燃香飘散,树上的孔洞慢慢探出一个小脑袋来,红彤彤的,受那燃香气息吸引,碧火蚕的身影慢慢显露。 直到半个身子都爬了出来,杨开才一挥手上的宝匣,直接将这长虫收进匣子里,啪地一声合拢,大笑一声:“大功告成!” 老方斜眼看他:“这才第二条而已,这么开心干什么?你别忘了,你答应人家的可是五条!” 杨开的笑声戛然而止,嘴角抽了抽道:“那怎么办?” 老方嗤声道:“你问老夫老夫问谁?已经没时间了。” “一个月这么快?”杨开愕然。 正说着话,忽然一阵清脆的铃铛声传入耳中,也不等杨开发问,老方便道:“可以走了,接下来三天是休息时间。” “别走!”杨开一把抓住他,贼兮兮地道:“咱们等一会,等他们先走了……” 话还没说完,便忽然感觉四周传来一股巨大的排斥力,根本容不得他有半点反抗便眼前一花,再回神的时候,人已经到了果园之外。 杨开一脸愕然。 或许是因为被他抓着的原因,老方就在旁边,开口解释道:“时辰一到,谁也没办法留在里面,你啊,自求多福吧。” 言罢,转身朝杂役房所在驰去。 杨开挠挠头,看着一道道身影化作各色流光离去,也只能无奈跟上。一个月的杂役生活倒是波澜不惊的,唯独答应了司晨将军的五条碧火蚕还没着落,手上也只有两条而已。 不知道回头那金鸡知道了会是什么反应…… 不过事已至此,想多也没用,也只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在那果园之中,时时刻刻都要催动力量抵挡那种灼热,着实累的够呛,估计其他人也好不到哪去,杨开回到杂役房所在的村落时,只见家家门户关闭,应该都在休息。 返回自己的住处,打开禁制,盘膝打坐调息,一夜无话。 第二日清晨,嘹亮的金鸡报晓声传来,这声音,便是禁制也隔绝不了,知道自己有三天的休息时间,杨开也懒得去理会。 谁知片刻后,门外忽然传来了笃笃笃的声音。 “谁啊!”杨开睁眼喊了一声。 门外没有回应,依然笃笃笃不断,饱含节奏。 无奈起身,打开房门,入眼便被一阵金光晃的头晕眼花,定眼一瞧,门外站着一只半人高的金鸡,雄风凛凛,威势不凡。 大眼瞪小眼互相瞧了一阵,杨开碰地一声就把房门给关上了。 三息之后,宛若火山爆发,房门轰轰作响,不但如此,屋外还传来了司晨大将军喔喔的叫声。 杨开心知不妙,知道自己若不理会搞不好会惊动那周政,这家伙本来就有点要找自己麻烦的意思,这个时候给他抓到由头的话,肯定没什么好果子吃。 不得不再次开门,一脸惊奇道:“原来是司晨将军,稀客稀客!” 大将军貌似很愤怒,伸嘴就朝他啄了过来,杨开偏身躲开,奇道:“大将军这是作甚?” 大将军肥大的屁股挡住门口,翅膀扑腾起来,口中喔喔乱叫。 杨开心中暗骂,这傻鸡的记性还真不错,一个月前的约定直到现在也能记得,自己回来才休息了一晚就找上门来了。眼看它闹出来的动静越来越大,已经有不少杂役打开房门探头瞧来,杨开不得不拿出宝匣道:“大将军是要碧火蚕吧?我给你捉来了,就在这里面,还请稍安勿躁。” 匣子一出,司晨将军立刻安稳下来,紧紧地盯着匣子不放。 杨开不禁腹诽,这么喜欢吃虫为何自己不去果园里抓去,偏偏要人抓了带回来给它。 在司晨将军眼巴巴地注视下,杨开从匣子里取出一条碧火蚕来,下一刻,司晨将军脑袋一伸,嘴巴一啄,碧火蚕便不见了踪影。 “慢点吃,也没人跟你抢!”杨开笑容可掬,心里在考虑等另外一条碧火蚕喂完了该说些什么,这金鸡看着不像是那么好糊弄的,答应的五条,如今却只有两条,也不知道它乐意不乐意接受。 要不把它拖进房里弄死算了!念头一出,杨开立刻打消了,那么多人看到这金鸡来找自己,若是出事的话,自己肯定没法撇清关系。 一阵拖延,第二条碧火蚕也喂了下去。 杨开挠着下巴,试探性地道:“大将军有所不知,这碧火蚕属火,性烈,一次若是吃太多的话怕是对身体不好,要不大将军回去休息一阵,再来吃剩下的三条?” 大将军不理,只是偏着脑袋,用一只眼盯着杨开不放,那鸡眼之中竟满是人性化的嘲弄之色。 杨开顿时有些恼羞成怒,觉得自己被一只鸡给鄙视了…… 还不等他再说些什么,忽听门外传来一个悦耳的声音:“杨开,你的东西落在我这里了。” 话落之时,一物迎面打来。 杨开伸手接过,定眼一瞧,大喜过望。 手上赫然是捉虫的匣子,神念一扫,里面不多不少,正好三条碧火蚕。 抬头冲来人点头以示感激,晃了晃手上的匣子道:“大将军还要吃吗?” “喔喔喔喔……” 杨开这下也不跟它废话,赶紧打发了这瘟神要紧,三下五除二将三条碧火蚕弄出来喂下去,这才呼了一口气:“大将军,五条碧火蚕,不多不少,幸不辱命!” 司晨将军却是对着他又喔喔喔起来。 杨开沉着脸道:“大将军这是何意,一个月前咱们可是说好的,难不成你要反悔?” 依在门框上看戏的蝶幽掩嘴娇笑:“大将军说一是一,说二是二,又怎会言而无信,臭小子还不赶紧伸手,大将军这是有赏!” “有赏?”杨开闻言眉头一挑,立刻回过神来,连忙摊手在司晨将军面前。 司晨将军张嘴,口中飘出一团金光来,那金光落在杨开手心上,待光芒散去时,一枚散发着七色霞光的灵丹印入眼中。 开天丹? 杨开虽没见过开天丹,但通过之前与老方的交流还是能判断出,自己手上这枚灵丹绝对是开天丹无疑。 早就听说司晨将军若是心情好的话,就有可能赐下开天丹,没想到真的就拿到手了。 杨开大喜,连忙拱手:“谢大将军!” 司晨将军却是已经转过身,龙壤虎步,扭着屁股出了门。 “大将军慢走啊,有空来玩!”蝶幽笑着招呼。 等金鸡离去之后,杨开才咧着嘴,将手上的开天丹捏着摇了摇:“运气不错!” 蝶幽白了他一眼道:“每一个新人,第一次给大将军喂碧火蚕的时候,大将军都必定会有开天丹赐下的。” 杨开愕然:“必定?” 蝶幽耸耸肩膀:“反正这么多年,我没见到例外的。” 杨开愣了半晌,才咬牙骂道:“那老狐狸!”怪不得自己之前找老方借捉虫的工具的时候他那么爽快,看样子也是知道这事的,害得自己还以为老方人品不错,原来早就在打自己这开天丹的主意了。 说那老狐狸,老狐狸便来了。 老方一个闪身就冲进屋内,先是笑眯眯地冲蝶幽点头道:“蝶幽姑娘在啊。” “方老!”蝶幽颔首。 “我来找这小子有点事!”老方指了指杨开,径直来到他面前,伸手道:“臭小子拿出来吧,可别说什么都没有。” 看他一脸灿烂的笑容,一副大赚特赚的模样,杨开恨不得拿出苍龙枪来一枪把他给捅死! “快点快点,磨蹭什么?”老方催促,俨然一副债主的模样。 杨开咬牙,将开天丹拍到他手上,老方顿时眉开眼笑起来,仔细将开天丹收好,然后又伸手道:“我的东西呢,也还给我。” “再借我一阵!”杨开扭头。 “少来,借了你老夫如何捉虫,拿来拿来,要不然老夫跟你拼命!” “你试试!”杨开斜眼瞧他。 老夫扭头看着蝶幽道:“蝶幽姑娘你品品理,这臭小子借了东西居然不还,人品简直太糟糕了。” 蝶幽抿嘴笑道:“你们什么时候关系这么好了?” 老方翻了个白眼:“谁跟他关系好了,是他的果园在老夫旁边,你是不知道,这一个月老夫被他当苦力使唤,别提多遭罪了。” 蝶幽闻言变了变脸色,沉声道:“你旁边?难不成是那块地?” 老方颔首:“可不就是那块地……” 蝶幽黛眉紧皱,沉吟一阵,冲杨开道:“把东西还给人家吧,等会姐姐带你去买一套新的。” 杨开挺不乐意,好好一枚开天丹还没捂热,居然就是别人的了,他连仔细研究一下的功夫都没有,虽说早就有约在先,但老方这家伙也是给自己下了套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