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八百六十五章 借刀杀人 - 武炼巅峰

第三千八百六十五章 借刀杀人

杨开定眼一瞧,发现来人自己居然也认识。 他来杂役房不到三个月时间,接触的人不算多,认识的也没几个,但面前这个绝对算一个,正是当初追着蝶幽到了坊市,又在坊市外拦截自己的那个狗熊项勇。 只见他两次,也仅有一次交流,但此人给杨开的感觉却是头脑简单,霸道跋扈,如此说来,这一片果园便是项勇管理的地盘了? 周政这厮带自己来这里干什么?杨开百思不得其解。 另一边,项勇也看到了杨开,一下子瞪大了铜铃般的眼睛,一手摸着脑袋,一手指着杨开道:“你…你你,我好像在哪见过你这家伙!” 杨开笑了笑:“坊市!” 得此提醒,项勇恍然大悟:“哦,对了,就是你,我想起来了。” “认识?”周政在一旁冷眼旁观,闻言瞧瞧这个,又瞧瞧那个,嘴角边泛起一抹微妙的弧度。 “不认识!”项勇晃着大脑袋,转头看向周政:“周管事来此有何吩咐?” 周政背负个手,淡淡道:“本管事来此知会你一声,从今日开始,你这片果园归杨开接管了。” 此言一出,项勇一下子张大了嘴巴,好似能塞下一只拳头,傻傻地站在那里,好半晌回不过神。 杨开也愣了一下,心想还有这等好事? 这事对任何一个杂役来说都是好事,他之前管理的果园面积太小,果树太少,换到另外任何一个地方都是大赚特赚,此前托老方送礼也是为了这个。 可他那般得罪周政,对方又怎么可能会让他好过?纵然不会明着对自己怎么样,暗地里动点手脚还是可以的。 难不成项勇这块地也有什么问题?念头转过,猛然反应过来,项勇这块地怕是没什么问题,周政此举另有深意! 另一边,项勇迟疑了一阵挠头道:“嘿嘿,周管事,你刚才说啥?项某好像没听清楚。” 周政一字一顿道:“从今日起,你这块地由杨开接管,这下听清楚了吗?” 项勇立刻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额头的青筋爆出,粗大的手指指着杨开:“他?凭什么?” 周政冷眼望去:“就凭这是本管事的命令,够了吗?怎么,你这是不把本管事放在眼中?”说话间,开天境的气势徐徐散开。 感受到那股威势,暴怒中的项勇也清醒了几分,换上笑脸道:“不是,周管事,项某哪敢不把你放在眼中,这事是不是有什么误会,项某哪里做的不够好?为何忽然就要让别人来接管我的地盘。” “与你无关。” 杨开也在一旁拱手道:“周管事,这位项兄既然如此不舍,要不就算了吧,我那块地蛮好的,用不着换。” 周政冷笑道:“换不换轮不到你说,本管事也不瞒你,这事是杜师兄开了口的,所以今日你想也要换,不想也要换!” 杨开无语,心想这果园小事怎么又扯到杜如风头上去了,他不是火灵地的领事弟子吗,不过周政既然这么说,那肯定错不了。难不成是自己前几日帮他收取赤霄金炎的原因? 项勇在一旁眨巴眨巴眼:“杜大人指明了让他来接管我的地盘?”若真是这样,那他也没什么好说的了,只能怪自己什么地方被杜如风看了不顺眼。 周政道:“那倒没有。” “那凭啥是我这里?”项勇不乐意了,说完之后又扯着周政的胳膊,将他拉倒远处,凑过去压低了声音说着什么。 杨开也懒得去偷听,真要偷听肯定得被发现,所以也不知道他们在交流些啥,只看到项勇嘀嘀咕咕个没完,周政不时地摇头,间隙地,项勇扭头朝杨开所在之地瞧瞧,那眼中全是凶光。 对他来说,今日这事可是无妄之灾,周管事实力比他强,地位比他高,他奈何不了人家,也只能将这笔账记在杨开头上了。 杨开背负个手,时不时地抬头看天,低头看地,就是不去看项勇,差点把他气坏了。 周政今日既然带着杨开来了这里,那就说明他早有安排,项勇怕是说什么也无力回天。 果不其然,两人在那边说了一炷香的时间,项勇的神色越来越难看,某一刻,直接丢下了周政,轰隆隆冲到杨开面前,对着他样了样拳头,恶狠狠地道:“小子,识相的赶紧给我过去跟周管事说清楚,告诉他你不要这块地,否则项某要你好看。” 杨开叹息一声,目光越过项勇朝周政那边瞧了一眼,见他正一脸奸笑的表情,心知自己想的果然没错,这周政是要借刀杀人了! 他要借刀杀人,自己当然不能如他所愿,当下道:“项兄啊,这事我也没办法啊,我是无辜的啊,方才被周管事拉过来,我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过周管事既然已经有决断,想要他改变主意怕是不可能了,这样吧,这块地就算我帮你照料,这地里若有什么好处或者有什么功劳,全都算在你头上,怎么样?” “不怎么样!”项勇唾沫星子乱飞,“老子的风水宝地,便是你给再多好处也不换。” 杨开差点被噎死,果园还有什么风水宝地之说吗?在哪里不都一样的,无非就是大小的问题。 “我那块地的收入也归你!”杨开补充道。 项勇挥舞着蒲扇般的大手,差点扫到杨开脸上:“老子说了,给再多的好处也不换,你赶紧给我去解决了。” 杨开气乐了,他觉得自己已经足够让步,宁愿让出两块地的收益也要息事宁人,这狗熊果然是狗熊一般的脑袋,也不知怎地就对他这块地这么执着。 对他这种态度,说也说不通,杨开也懒得多费口舌了。 “还啰嗦什么,若是没有东西要收拾就随我走!”周政在不远处催促一声。 项勇扭头还想说什么,可见周政那冰寒的脸色,大概也知道说什么也没用了,只能认命,恨恨地瞪着杨开:“你给我等着,老子会回来的。” 随着周政一步三回头地离去,回望过来的眼中全是威胁,直到两人消失在视野的尽头,杨开才咂了咂嘴。 周政这招使的好啊,借着杜如风的名义,平白无故让自己得罪了一个人,而且还是一个看起来很难缠的家伙,这事就算说出去他也占一个理字,毕竟对杂役来说,此举已经是厚爱了,谁也不能说他什么。 可事实上,杨开根本不想要换什么地盘,他本来的地盘的隐患已经解决了,又有司晨大将军这个财神爷,根本不需要如别的杂役那样指望果园收成,比较而言,他更喜欢自己那一亩三分地,小,照料起来不需要费什么精力,关键是与老方比邻,闲来无事时跟老方喝喝酒,下下棋什么的,多逍遥自在。 可事已至此,也只能既来之则安之了。 这片果园比自己之前那个要大多了,旁边还有一栋茅草屋,建造的很精致,杨开一看就知道绝不是出自项勇那狗熊的手笔,估计是之前哪一任在这里照料果树的杂役遗留。 老方也有自己的屋子,杨开之前之所以没有,是因为果园的面积太小,没地方搭建,要不然他也自己弄一个了。 毕竟杂役们在果园里一呆就是将近一个月的时间,虽然风餐露宿不算什么事,可有个栖身之地当然更好一些。 推门而入,灰尘扑面而来,杨开差点没被呛到。 看的无语,那狗熊是多久没进这屋子了,里面的灰尘堆了三寸厚。施法清理了下屋子,又从自己的空间戒里搬出来一些桌椅什么的,小屋子看起来也有些像模像样了。 盘膝坐到床上,取出令牌握于手心。 周政临走前,将他跟项勇的令牌互换了,每个地盘的令牌都是不一样的,也只有炼化了令牌,才能知道这片果园的详细情况。 杨开自然是第一时间炼化令牌,今日之事让他有了警惕心,觉得日后自己得处处小心一些才是,免得给周政那厮抓到什么把柄。 令牌这东西是火灵地特意为杂役们打造的,因为时常更换主人的原因,所以炼化起来并不算困难。 前后不过一个时辰的时间,令牌便已炼化完全,神念涌入其中查探,杨开啧啧有声。 看样子项勇这家伙之前混的还算不错,这片果园虽然不是说特别大,但比起老方那个却要大个一半了,果树也多出一半左右。 令牌里面看不到每一颗果树的详细情况,杨开也只能去挨个检查,然后看看果树有没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地方。 出了屋子,杨开在自己的果园中溜达起来,一棵棵果树查探下去,这一看不要紧,杨开才发现项勇这家伙照料果树有够马虎的,许多地方做的都不到位,也不知道是怎么混到这么大一块地盘。 同样的果园若是让老方来照料的话,绝对要比项勇好上许多。 没办法,也只能慢慢纠正了。一天下来,杨开忙的够呛,无比怀念自己那一亩三分地,不过好在果树上的果子数目都对,没什么缺少损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