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三章 祭天祭祖 - 武炼巅峰

第四百一十三章 祭天祭祖

三更完毕,跪求几张月票啊……竹节帮大殿内,庞迟和沐南斗表情错愕地望着杨开身后的两人。 “有意见?”其中一个看起来就要死了的人冷哼一声,一股庞大的神识忽然扫荡出来。 感到到这股神识中蕴藏的力量,庞迟和沐南斗神色大变,这才醒悟这两个行将就木的家伙根本不是什么庸手。 单是这种非同一般的神识,就足以将整个北城区的小势力扫荡殆尽。 连忙收敛神色,惊慌摆手:“不敢不敢!” “去吧!”杨开摆摆手。 也没见他身后那两个铁塔般的男人有什么动作,庞迟和沐南斗两人便被一股力量裹着,瞬间消失在大殿中,只在空气中留下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待曲高义和影九两人消失之后,杨开才微微一笑。 自从得到他们两人追随到现在,已经有五天时间了。 两位血侍本就身受重伤,理当在床上疗伤才是,但杨开却是对他们的身体情况置若罔闻,似乎巴不得他们早点死了一样,走到哪里都把他们给带着。 而在这五天中,杨开没跟他们交谈过一句话,也从未给过他们什么指示。 但让杨开欣慰的是,他没从曲高义和影九两人的神色中感受到丝毫不耐,也没有一点不甘的意思。 现在的他们,能发挥出来的实力不及巅峰时的三成。但要去扫荡中都城的那些小势力却是没什么大问题的。 没时间了,杨开本来想让庞迟和沐南斗慢慢地蚕食那些可以动的小势力,但夺嫡之战马上就要开始,他已经等不了那么多。 无奈之下才出动两位血侍,让他们帮忙。 站起身来,杨开冲伺候在一旁的另外一位竹节帮高层道:“带我去你们的库房。” “是!” 竹节帮蚕食了两个小势力,又应杨开的要求自己购买了不少炼丹炼器的材料。现今全都储存在库房之中。 杨开进了里面打个转,又走了出来,黑书空间里顿时多了不少好东西。 算上五天前长老殿杨镇让人送来的一大批材料。如今杨开的储藏已经小有规模。 长老殿的效率相当之高,当日杨开只是说将自己剩下的功劳全部兑换成材料,当天晚上事情便已办妥。 望着那两辆马车的丰富材料。无论是杨开还是家中二老都着实地吃了一惊。 那些材料,全都是天级以上的好东西,其中甚至有十分之一是玄级等级的,炼丹炼器的各占一半! 幸亏杨家底蕴雄厚,否则也拿不出这么多的材料。 杨应峰根本没想到杨开在换取两位血侍作为扈从之后,居然还能剩下这么大一笔功劳。 杨开自己也没想到。 父子二人当时呆了好一会才回过神,如今这些东西也全都放在黑书空间之中。 “让庞迟继续收集材料,攒够数量了,就给我送到战城去。”杨开叮嘱一声,背负着双手大步离开。 战城!是杨家为夺嫡之战专门建造起来的一个城池。距离中都不过百里地。 “是!”那竹节帮的高层沉声应道。 等杨开走后,顿时感觉有些迷糊,这位公子怎么在库房里转了一圈就出来了呢?似乎什么也没拿啊。 探头探脑地往里一瞅,这人顿时吓得神魂皆冒,肝胆俱裂。 原本摆放在库房里的那些材料。此刻居然统统不见了踪影。 这……这可如何是好哇……三日后,杨家祭天台。 一座雄伟的建筑树立着,地面平平整整,早已铺上大红的软毛毯,祭天台巍峨壮阔,两根巨大的石柱直入云霄。石柱上,雕刻着巨龙翱翔,凤上九天的各类图案,栩栩如生。 万里无云,碧空如洗,风呼啸而来,吹动杨家的血红大旗大旗,铮铮猎猎。 近千名杨家武者,身穿统一的黑色劲装,围聚在巨大的祭天台周围。 千人,呼吸统一,气息一致,一呼一吸间,似乎能卷动这一片天地。 在那祭天台的正下方,早已沐浴更衣的八个杨家年轻一代的嫡系子弟面色一丝不苟,依照长幼次序垂首站立,仰望着祭天台的方向。 有奋力的呼声传来:“秋家家主秋守成到!” “叶家家主叶狂人到!” “孟家家主孟西平到!” …… 几十年才有的一次杨家夺嫡之战,几乎是中都也是全天下最庞大最热闹的盛会,中都其他七大家的人自然不会轻慢,全都是由本家家主亲自带人到场。 有杨家子弟将这些来宾引入被安排好的位置上,坐下喝茶等待。 前后半个时辰,七大家的家主悉数抵达。 一道青色的光芒闪过,杨家家主杨应豪,连带着几位实力已到神游之上的太上长老,于那祭天台处现身。 一见东道主出现,秋守成等人纷纷起身,抱拳行礼。 杨应豪回过礼,朗声喝道:“今日是我杨家祭天祭祖的日子,感谢诸位前来捧场,请坐!” 秋守成,叶狂人,孟西平等人微微颔首,眸中熠熠精光,落回座位。 杨开的目光注视在杨应豪身上,此人按辈分算,应该是他的大伯。真实年纪比起杨四爷,大概也就大十几岁而已。 但是现在,杨应豪看起来却是头发花白,俨然已入迟暮之年,甚至在他的脸上,也有一道道深深的皱纹。 在苍云邪地大决战之前,他可不是这个样子。那时候的他,也是正在中年,虽然不年轻,却没这么老。 究其原因,只是因为他在苍云邪地大决战中被阴冥鬼王和绝灭毒王所伤,回到家族后动用了杨家的生死轮回诀,以自身三十年的寿命。驱除了自身的伤势。 杨家家主一职,至关重要,所以纵然知道三十年的寿命代价太大。杨应豪也不得不先保证自己的完好无损。 这不是简单创伤留下的后遗症,而是最直接的生命剥离。 杨应豪,已显得无比苍老。 正是因为他不知道自己还能活多久。所以才这么急着将杨家嫡系全部召回,展开夺嫡之战。 杨诏和杨亢两人看着自己的父亲,心中一阵难过。 杨应豪却是神色淡然,将夺嫡之战中的规则简单地讲述了一番。 没有什么规则,杨家本家只会给各嫡系公子提供血侍做为扈从,而血侍在夺嫡之战中受到的约束也相当大,除此之外,杨家不会给各嫡系公子提供任何直接的帮助。 无论是明枪暗箭,还是阳谋诡计,谁能笑到最后。谁便是夺嫡之战的胜利者。 “都记下了吧?”杨应豪望着下方站着的八人问道,众人齐齐点头。 “那就祭天,祭祖!”杨应豪大手一挥,沉声喝道。 种种事宜早已经准备妥当,在庄严肃穆的祭天台前。香炉袅袅,一只寻之不易的六阶妖兽被抬了上去,杨应豪将其击毙,鲜血洒落祭天台。 以血祭天,以兽祭祖! 仪式很繁琐,杨家年轻一代八人在杨应豪的指引下。一丝不苟地完成自己的任务。 在这整个过程中,七大家的强者们也都是目光熠熠生辉,在暗暗观察八人的表现,观察自己儿子女儿选择的盟友是否合适,观察敌人是否强大。 最后,在祭拜了杨家列祖列宗之后,整个仪式总算完成。 “此一去,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你们好自为之!”杨应豪沉声叮嘱,挥手喝道:“出发!” 八匹神俊至极的踏云驹,呼啸而来,停在八人面前,杨家八个年轻弟子各自翻身上了坐骑。 风停,空气中的气氛忽然显得有些凝滞,连带千人的呼吸都陡然顿住。 八人左右互相看了一眼,皆都微微一笑。 纵是手足,出了中都那便是敌人!我是不会手下留情的。 也是…… “大哥先走了!”杨威沉声道,话音落,踏云驹便已飞驰电掣而去。 “跟上!”杨诏轻笑。 八匹踏云驹,飞奔在杨家的专用通道上,卷起一路尘烟,争先恐后。 “老夫去看看热闹!”康家家主康锐嘿嘿笑了一声,把手一挥,精纯的真元裹着自己的随从,闪电般消失。 “同去,同去!”高家家主高墨紧随着离开。 “老夫也去!”康家家主康正不甘示弱。 刹那间,七大家的人走了个干干净净,全部消失不见。 “不知礼数!”杨应豪冷哼一声,责怪这些老家伙们走也不跟自己打声招呼。 一路浩浩荡荡,地下八匹踏云驹狂奔,天上七群人飞涌,不过片刻时间,便已出了正南门。 那正南门外,似乎比杨家祭天台处还要热闹,无数大大小小的势力都在翘首以盼,他们知道今天就是夺嫡之战开始之日,自然是早早等候在此,要与自己追随的杨家公子一道开赴战城。 整个正南门外,一片密密麻麻的人头,甚至在那好几里之外,也依然有人在暗暗观察。 “你们长阳谷这次准备追随哪个公子?”有相熟的人开始打招呼。 “当然是六公子杨慎了。” “别去了,肯定输,跟我们飞云庄一道,追随二公子杨诏吧,二公子比六公子可是有潜力多了。” “真的假的?” “自然是真的,来来来,我跟你说说,我可知道不少内幕。”两人勾肩搭背,一旁密语去了。 诸如长阳谷和飞云庄这等三等小势力,本就没办法与杨家嫡系拉拢上什么交情,在夺嫡之战开始之前,也是无缘得见杨家的公子,只能在这里等待,他们更不清楚里面的门道,大多是看哪个公子顺眼便追随哪个,又或者听朋友相邀,一并跟了过去。 {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