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三章 我要出去一趟 - 武炼巅峰

第四百二十三章 我要出去一趟

霍家两位强者都以为是血侍出卖了自己的隐藏之处。 秋忆梦却是缓缓摇头,轻笑到:“那两位血侍正在疗伤,暂时无暇他顾,不过也不是我发现两位的,我还没这么大本事。” “那……” “呵呵。晚辈告辞了。”秋忆梦并不多说,只是微微一笑。 秋大小姐聪慧精灵,擅于舞弄心计,虽然在杨开面前她已有所收敛,但对旁人还是如此。 这个时候她也不去说破,给那两人留点神秘感,对杨开的好处只会更大。 等到秋忆梦离去之后,两人才望着手上的美酒,颓然叹息。 他们也知道到底是谁指点秋忆梦了,但他们实在想不到那个杨开居然有这么通玄的本领。 “这咋办?”其中一人眉头紧皱。 另一人也是面色难看,摇头道:“不好办啊,拿了人家两壶酒,今晚……” “这位开公子,真够阴损的。” 所谓吃人嘴短,拿人手软,尽管只是两壶酒,可那是人家秋大小姐亲自送过来的,所谓礼轻情意重。到了今夜杨开府上有危险时,他们难道还能袖手旁观不成? 若是旁人来送酒,甚至是杨开本人来,两位强者都可以义正词严地拒绝,唯独不能拒绝秋忆梦。 “可是家主暂时还没让我们参与夺嫡之战,而且历年历代的夺嫡之战,其他的势力出动神游境七八层,甚至顶峰的强者都没什么,可八大家出动的高手都不会超过神游境五层,我们若是贸然出手被人给发现了……这老脸往哪搁?” “要不把酒给送回去?”一人提议。 另一人点头道:“好,你送!” “滚!” 送酒回去,那不是打秋小姐的脸么?这等蠢事谁会干? “哎!”对视一眼。彼此都摇头叹息,两壶美酒,此刻比烧红的铁钳还要烫手。 没奈何,一人分了一壶,喝在嘴里也再无往日的香醇,只品尝到满嘴的苦涩和无奈。 时间缓缓流逝,日落月升,繁星点点。天空似是挂满了闪烁光芒的宝石。簇拥成群,美轮美奂。 白日喧闹无比的战城,陡然间平静了下来。 几万双目光,都在紧盯着战城内八大公子府的动向。 一道道若有若无的神识,交织在战城之中,监察四方。有实力强横的高手,更是将神识放肆铺开,全面洞悉周边的各种情况。 战城最中心。封神殿。 这是一座雄伟的宫殿,殿内,有八位白发苍苍的老人。分八角盘膝而坐。 八人都古井不波,各自运转功法,对外看似不管不问,实则八人的神识早就渗透了战城的每个角落。 这八人,分属中都八大家。每一个都是神游之上的顶尖高手! 杨家夺嫡之战在战城展开,天下大半年轻俊杰云集此地,几乎每一个参与夺嫡之战的都是各自势力的领军人物,事关重大。 所以每一次夺嫡之战开始之时,八大家都会派出一位神游之上坐镇在战城中,一来是负责监督夺嫡之战的胜负,二来也是负责守护那些参与夺嫡之战的年轻人。 如若不然,被苍云邪地的强者来此,一锅端掉,那损失可就大了。 这八人,都是百年多高龄,最大的那个甚至已经有两百岁了,真真正正的土埋半截脖子,向来是不问族内大小事务,也不问天下大势,只是自己修炼参悟武道。 他们坐镇在此,不会去干涉参与夺嫡之战,只负责监督胜负,守护战城不被奸人所乘。 谁赢谁负,他们也毫不关心。 实力年纪到了他们这种程度,他们也只想在有生之年,堪破神游之上的奥秘,这算是唯一的追求。 八大公子府,有人蠢蠢欲动,有人忧心焦虑,有人准备隔岸观火,坐山观虎斗,企图收那渔翁之利。 手上掌握的实力不一,心态不一。 夜色越来越深,八大公子府上却是毫无动静,让诸多翘首以盼的观战之人等得暗暗焦急。 杨开背负着双手,身形如剑,站在自己府邸的中殿上,凝视着悬挂在殿堂最上方的一面令旗。 在夺嫡之战中,这一面令旗也是个关键的东西。 想要在夺嫡之战中击败一位公子,有两种方法。 一种是直接擒拿住这个人,这样一来,这位公子便失去了继续夺嫡的资格。 第二种,便关乎着这一面令旗了。 一旦有人将这面令旗取走,那对应的公子也同样会失去夺嫡的资格。 而且,这一面令旗是必须悬挂在中殿正上方的位置上,不能被带在身上。 杨家历代的规矩如此,大概也是想让各位参与夺嫡的子弟多一种制胜的方式,也给各位子弟增加些夺嫡的难度和考校智慧的空间。 这一面令旗被悬挂在这里,对各位杨家子弟来说,就是个掣肘! 因为无时无刻都得派人来守护这面令旗,以防它被人乘虚而入,窃取丢失。 一方面要守护自己的令旗,另一方面也要去打别人的主意,夺嫡之战是斗智斗勇的战斗。 望着那令旗上大大的开字,杨开嘴角噙出一抹微笑。 身后悉悉索索,秋家大小姐秋忆梦,中都狼霍星辰,向家二公子向天笑三人联袂而来。 杨开现在手上掌握的助力,也只有这些,此刻尽数聚集于此。 “开兄弟,准备好把你的金羽鹰送给我了没?”霍星辰嘿嘿怪笑着,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打开折扇道:“我可先跟你说好了,等会要是有人来打你,我第一个投降,别指望我能帮你什么。” 秋忆梦冷冷地瞪了他一眼,“你再啰嗦,我现在就把你打残了丢出去。” “喂喂喂,你是女人,不要这么暴躁行不行?”霍星辰一脸郁闷。 向天笑沉声道:“我向家所有人,你看要怎么布防,我配合就是。” “随便你。”杨开看了他一眼,随口道。 向天笑皱了皱眉,一言不发,转身又走了出去,显然是去调派自己带来的那些人了。他带来的人实力算不得多高,虽然有四位神游境,但在真正的高手面前,恐怕还是有些不够看。 但今夜毕竟是夺嫡之战的第一天,别的公子手上也未必有多少拿得出手的力量可以动用,所以他带来的那些人还是能发挥出不少作用。 “都到这个时候了,该告诉我你到底要怎么做了吧?”秋忆梦笑嘻嘻地询问,“你隐藏起来的帮手,是不是也该露面了?” 杨开摇了摇头:“我没隐藏的帮手。所有你看到的人,就是我们现在的力量。” “不是吧?”秋忆梦花容有些微变。 “这次不骗你!”杨开一脸正色。 “那该如何防守?”秋大小姐顿时有些慌了,两位血侍虽然强大,可现在能指望他们发挥多少战斗力?再加上向家的那些人,还有自己秋雨堂的人,似乎都上不了什么台面啊。 对方只要能出动两位神游境七八层的高手,就足以稳稳地拿下这里。 而现在能动用这等高手的杨家子弟,最起码有三人! “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杨开冰冷地望了秋忆梦一眼。 察觉到他的目光,秋忆梦黛眉微皱,忽然意识到什么,笑了起来:“不,我相信你。” “嘿嘿,我可不相信你。”霍星辰一边笑一边朝外走去,“我先去找点鸟食,待会得了鹰儿得好好喂喂它才成。” 说着,便不见了踪影。 待到殿内只有两人的时候,杨开才忽然开口道:“我要出去一趟!” 秋忆梦陡然变色,惊声道:“出去?你想干什么?” “你说呢?” 秋大小姐不可置信地望着杨开,小嘴微张,似乎觉得他是在开玩笑,可杨开脸上一片平静,哪有开玩笑的神色。 “你说真的?” “自然是真的。夺嫡之战中,能拿下一个对手,得到的好处也是很大的,今夜是第一天,肯定有人会出局,这也是个机会!” 拿下对手若是没有好处,那些参与夺嫡的子弟也不会去贸然攻击别人了,这般费时费力,又要担心自己老巢的令旗别被人抢走的事,谁会干? 只要能擒拿住一位杨家子弟,或者夺取一面令旗,便可以此向家族兑换许多物资,以供自己所用。 “你疯了吧?”秋忆梦一边摇头一边匪夷所思地望着杨开,“你手上现在这点力量,连防守都不够了,还想主动出击?你倒是说说,你能带谁出去?我秋雨堂的人,还是向家的人?又或者是那两位血侍?” 前两批人,带出去也不起作用,后两个人若是带出去,那府邸便等于毫无防守之力,只会被人更加轻易击溃。 “我一个人!”杨开皱了皱眉。 “我不赞同!”秋忆梦气得酥胸起伏,咬牙怒视杨开。 杨开忽然笑了起来,凝视着她饱满的胸脯一眼,道:“我没要征询你的意见,只是跟你说一声罢了。我做事,不需要别人多嘴!” 秋忆梦神色顿时一苦,银牙咬得嘎嘣响。 好半晌,她才深吸一口气,道:“好,你既然这么决定,那我也懒得多说,只是你若今夜便败了,就当我秋忆梦瞎了眼,跟了你这样的男人!” “女人,别说这种容易让人误会的话。”杨开冷笑一声:“再说了,谁胜谁败还不一定呢。” {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