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千六百九十章 天赋异禀 - 武炼巅峰

第四千六百九十章 天赋异禀

“小白哥哥你真是个死脑筋!”赵雅气鼓鼓地跪在他脚边。 赵夜白一手托着水缸,一手轻轻地揉了揉赵雅的脑袋,也不反驳,只是干笑着。 方才出了那么大的变故,明明可以趁机回去休息的,偏偏赵夜白说前辈那三日的惩罚还没结束,这便又将那装满水的水缸给顶起来了。 赵雅也只能心甘情愿地陪跪一旁,不过这一次身子却是紧贴着赵夜白的大腿,不肯让他离开自己分毫。 夜深人静时,赵雅忽然听到身旁传来轻微的鼾声,抬头一看,只见小白哥哥竟是已经睡着。 盯着那百看不厌的面孔,赵雅笑的香甜,也就小白哥哥能有这份天赋异禀的本事了,这世上没有修行过的普通人,又有哪一个能顶着这么一个装满水的大水缸睡的如此安稳。 小白哥哥果然是最厉害的! 天明时分,赵夜白才悠悠转醒,也不知怎地,眉头紧皱,好几次欲言又止,又放弃了打算。 第二日,赵夜白强撑着精神,努力让自己不睡着,可不知道为什么,夜色一降临便困的受不了,与赵雅说了几句话,便又沉睡过去。 第三日同样如此。 再醒来的时候,赵夜白忽然感觉自己身体有些与平日不同,但到底哪里不同,又说不清楚。 扭头望去时,正见赵雅一脸惊喜交加地盯着他。 “怎么啦?”赵夜白不解问道。 “小白哥哥你入开元境了!” “什么开元境?”赵夜白有些茫然,旋即吓一跳:“那个开元境?” 这十年来,他虽一直在青玉峰上当杂役,干些苦力活,也从未修行过,更没有人教导他如何修行,但毕竟与赵雅相处了这么久,耳濡目染之下,也知道武道之路的等阶划分。 开元境,便是武道等阶的第二大层次! 默默感受一阵,确实清楚地感觉到,体内有一股以前不曾有过的能量,正在经脉和血肉之中流淌,欢快无比。 “这就是开元境?”赵夜白喃喃失神,从小他便有一个梦想,那便是加入七星坊修行,成为强大的武者,然而十年前为了让赵雅免去后顾之忧拜入青玉峰,他自绝了前路,主动请求进入青玉峰当个杂役。 这些年来,每每下山取水,见到那些修行有成的同龄人,他当然羡慕,却也从不后悔。 他已过了修行的最佳年纪,随着年纪的增长,儿时的梦想也慢慢熄灭,能看着小雅一年年长大,变得更强,便已是他最开心的事。 从未想过,自己有朝一日竟还能踏上武道之路! “是前几日那一场变故的原因?”赵雅问道,没人教导小白哥哥修行,他却突然晋升了开元境,无疑是不正常的。 赵夜白摇头:“不是,许是和我这几日无端沉睡有关系,小雅,我这几天睡着的时候,脑子里面总有一个声音嘀嘀咕咕,我一开始还以为自己做梦,不曾在意,谁知每日如此。” “什么样的声音?”赵雅紧张问道。 “说不清楚。”赵夜白摇头,“不过那声音说的东西我都记住了。” 当下,赵夜白将睡梦中得知的信息娓娓道来。 赵雅听完,伸手掩住红唇:“这是一篇极为高深的修行功法。” “修行功法?”赵夜白吓一跳,“怎么会这样?” 赵雅却开心道:“这是好事,小白哥哥不用担心。” 赵夜白一脸的忧心忡忡:“可是前辈他从不让我修行,若是让前辈知道了……” 赵雅伸手竖在嘴边嘘了一声,还鬼鬼祟祟地左右瞧了瞧,做贼一样低声道:“你不说我不说,师傅他不会知道的,师傅他从来都不教导你修行,只把你当个杂役,如今你有此机缘,应该好好珍惜才是,小白哥哥你忘记小时候说过的话了?” 总有一天,我要成为这世上最强大的武者,盖一间大房子,把娘亲,小雅,婆婆和杨大叔都接进来,一家人开开心心地在一起生活! 赵夜白有那么一瞬间的心动,不过很快便摇头道:“不成不成,这事我得告诉前辈,看前辈怎么说,他若是让我修行,我便修行,他若不让,我就不修行了!而且这功法也不知道有没有问题呢,万一有什么问题,那我以后岂不是要成为邪魔外道!” 这般说着,轻飘飘地放下头上的水缸,径直朝杨开所在的寝殿行去。 “小白哥哥你真是个呆子!”赵雅气的跺脚,却又阻拦不住。 少顷,赵夜白挠头走了回来,一脸茫然。 赵雅背对着他生着闷气,毫无形象地坐在地上,手抓着旁边的小草,碎尸万段! 霍然转头,杀气腾腾:“师傅怎么说?” 赵夜白依然挠头:“前辈什么都没说呢,直接把我赶出来了。” 赵雅眨眨眼睛,开心地跳起来,两眼冒光道:“师傅既然什么都没说,那就是允许你修行了!” “小白哥哥可以修行咯,小白哥哥可以修行咯!”赵雅又蹦又跳,眼泪水都快出来了。 赵夜白也跟着咧嘴笑。 苗飞平之前的话让他心如刀绞,但如今既然可以修行,那么一切担心都不再是问题,只要他努力,修行跟的上小雅,便能陪她一直走很久很久很久…… “小白哥哥你笑的好傻!”赵雅擦了擦眼角的泪痕。 赵夜白却突然道:“小雅,你说这功法是不是前辈传授给我的?” 赵雅怔住,仔细想一想,如此高深的功法,小白哥哥一个没修行过的普通人如何能够领悟出来?梦境之中有人传法授道,放眼这整个七星坊,也只有师傅有能力做到了。 可是……那个毫无人性又小气又吝啬的师傅,会这么做吗?赵雅也不敢肯定,毕竟小白哥哥在这里当了十年的杂役,师傅也如当年所言,从未传授过他任何东西。 只不过小白哥哥方才去师傅那里禀明此事的时候,师傅竟也没多说什么,直接将他赶了出来,这就很能说明问题了。 “若真如此,那我们就是师兄妹啦,你也是师傅的徒弟!”赵雅开心道。 赵夜白苦笑摇头:“我资质愚钝,是没资格拜前辈为师的。” 这恐怕也是前辈为何不当面传授他功法,反而要借助梦境的缘故。 对着寝宫处躬身一礼,赵夜白道:“前辈放心,晚辈定努力修行,不辜负前辈的期望。” 赵夜白的资质确实不够好,赵雅十年入真元,那是因为杨开刻意压制的结果,但自得了那莫名的功法之后,赵夜白苦修三年,也只不过是从开元一层修行至九层,连一个大层次都还没有突破,这等资质,不负当年他丙下的测评,放在整个七星坊也都是属于垫底的。 不过赵夜白却是极为满足,因为比起之前,他已经踏上了武道之路,至于在这条路上能走多远,那就要看他自己的努力了。 “师傅,您找我?”大殿中,赵雅身穿白裙,飘逸如仙,迈步而入,恭恭敬敬地望着前方盘膝而坐的师尊。 杨开睁眼望着她:“已入真元九层了?” 赵雅回道:“前日刚突破。” 杨开点点头:“这些年一直让你压制境界,尽量不要突破,与你同期入门的苗飞平,如今已是入圣之境,你可曾埋怨过?” 赵雅摇头道:“师傅自有师傅的道理,弟子能有今日全是师傅栽培,感激还来不及,哪有什么埋怨?” “你能这么想最好不过。”杨开微微颔首,“终有一日你会明白为师的苦心,不过你资质太盛,长此以往这般压制,有损根基,如今既已至真元九层,那便准备晋升神游境吧。” “那弟子这就去闭关修行。”赵雅恭声道。 杨开摇头道:“不是要你去闭关,而是要你出门游历一场,十三年在我这青玉峰清修,你难道就不想去见见外面的世界?当年你入门的时候,才只有七八岁吧?” “弟子对外面的世界没太多兴趣。” 小白哥哥在哪里,哪里就是她的天地。 “多走走看看,开阔下眼界,对你有好处的。”杨开的语气不容置疑。 “是!”赵雅应道,“我能跟小白哥哥一起吗?” “随你!” 赵雅这才展露笑容:“谢谢师傅!” 转过身,风一般飘了出去,动作轻盈的不得了。 “外出游历?”赵夜白眼珠子瞪大,一脸惊喜。 赵雅不住地颔首:“师傅说要我为晋升神游境做准备,让我出去走走看看。” “前辈同意我跟你一起?”赵夜白不敢置信。 “是啊。” 赵夜白忽然有一种被天上掉下来的烙饼砸中的幸福感,十三年了,自入了这青玉峰,已经整整十三年没有走出七星坊了,如今忽然得知这个消息,都有些难以置信。 “你等等,我准备准备,要给娘和婆婆带点礼物才行,哦对了,还有杨大叔。”赵夜白说着,便冲进房内收拾起来。 “礼物啊……”赵雅眼珠子转了转,忽然想起苗飞平上次过来找她和小白哥哥,说他那师傅管千行的灵峰上,种了一颗灵果树,那灵果十年一开花,十年一结果,再过十年才能成熟,武者吃了可以精进修为,凡人服用可延年益寿。 算算时间,那果子差不多熟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