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千七百五十五章 本座不干净了 - 武炼巅峰

第四千七百五十五章 本座不干净了

这世界中一片光怪陆离,景色扭曲,杨开放眼望去,竟是没有一样正常的东西。 李元望便端坐在前方不远处,屁股下面好像有一张王座,身形微微前倾,一只手撑着下巴,好整以暇地望着杨开,满满的侵略感。 而在他身旁四周,一道道恐怖的能量具现而出,化作一柄柄锋锐长剑,铮鸣不止。 剑意弥漫,杀机沛然。 这是画中的世界!杨开恍然惊醒。 那画中,竟真藏有乾坤! 直到此刻杨开方知自己小瞧了这位琅琊掌教,那画作并非涂鸦,只是他不懂欣赏而已。 一旁的顾盼也有些震惊,她显然也看出这画中世界的非比寻常了,一直以为自己的师尊画技糟糕透顶,谁知竟有如此离奇手段。 “小子,你刚才说什么?你再说一遍,我没怎么听清楚。”李元望瞧着杨开,眼神锐利。 他自然是听清楚了,只是要确认一番,方才故作不知也不过是为了麻痹杨开,趁他不备第一时间将之收进这画中世界罢了。 杨开扭头朝顾盼望去,这个时候他解释是没有用的,还是让顾盼说话比较好。 顾盼心领神会,语出惊人:“师尊,石正长老已被墨化了!” 李元望满满的气势陡然凝滞,他可以对杨开起疑,但自己弟子说的话他还是愿意相信的,神色沉痛道:“哪来的消息?可以确定吗?” 顾盼沉重颔首:“杨师兄亲眼目睹,特意从星界赶来,便是为了此事。” “仔细说说!”李元望转头看向杨开道。 杨开忙将之前跟顾盼说的又讲了一遍,李元望神色变换不定,表情越发凝重。 待杨开说完之后,李元望才道:“宗玉泉被你试探了出来,所以你方才便想试探一下本座?” 杨开点点头,主要是面对那糟心的画作他有些无言以对,顺口就把那句话说出来了。 “口说无凭,敞开你的小乾坤,本座要检查一下。”李元望起身道,潜意识里,他觉得杨开所言并非虚假,否则也不至于从星界那边特意跑到这里来,但事关墨族,还是得小心为上。 杨开无奈,这一段时间被人检查小乾坤的次数太频繁了,但想要确定是否被墨化,这确实最简单有效的方法。 敞开乾坤门户,李元望的神念立刻涌入其中,片刻后,一脸震惊地望着杨开:“你的胆子倒也大,竟敢将墨烟封镇在小乾坤中。” 杨开笑了笑道:“若非天地泉,晚辈也不敢这般冒然行事。” 李元望微微颔首,正要说话,却听杨开道:“前辈,轮到你了!” 李元望张着嘴:“什么?” 杨开盯着他道:“还请前辈也敞开小乾坤,让晚辈仔细查探。” 李元望顿时气笑了:“你要查看我的小乾坤?” 杨开正色道:“唯有如此,才能确定前辈没有被墨化!” “若本座被墨化,此刻你已是死人!” “那可说不准,说不定前辈只是在混淆视线!”杨开摇头。 李元望看向顾盼,伸手点了点自己的脑袋:“你朋友脑子有问题?” 顾盼道:“师尊,我也想看看。” 李元望顿时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小盼儿你怎地也如此?果然姑娘大了胳膊肘都往外拐吗?师尊我含辛茹苦把你拉扯大,容易吗?” 杨开往前踏出一步,沉声道:“前辈,事关重大,若是前辈执意不给查探小乾坤,那晚辈唯有默认前辈已被墨化,不敢让人查探,可就休怪晚辈无礼了!” 李元望笑呵呵地望着杨开:“你要怎么无礼?” 杨开道:“墨化者此刻认定我是同伴,若我与前辈打起来,此间之事就无法善了了,届时墨化者那边必会警觉,前辈若没被墨化,肯定不愿看到这样的事发生,还请前辈合作!” 李元望不禁有些牙疼,但不得不承认,杨开说的是对的。 他已在宗玉泉那边留下了同伴的印象,宗玉泉此刻肯定已经传讯其他的墨化者告知此事,这边真要是发生了战斗,肯定会打草惊蛇,生出无端是非。 杨开可以不在乎这些,他不是琅琊弟子,但李元望身为琅琊掌教,却是不能不在乎。 一咬牙,扭头望天,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罢了罢了,你看吧看吧!” 这般说着,李元望敞开了自身小乾坤的门户。 杨开和顾盼的神念第一时间涌入其中。 李元望身子抖了抖,悲凉道:“好羞耻,被自己的徒弟检查小乾坤,还被一个男人在体内看来看去,哎,本座不干净了!” 杨开凑到顾盼耳边低声道:“尊师一直这么会做戏吗?” 顾盼神色复杂地点头。 杨开一声叹息:“难为你长这么大!” “小子!”李元望怒喝:“本座听的到,不是耳聋了!” “哈哈哈哈!”杨开收回神念,冲他点头道:“没问题了前辈。” “哼!”李元望一脸不爽的表情,挥手间四周扭曲的景色散去,三人重新返回原先的房间中。 他望着顾盼,一脸严肃地谆谆教导:“以后这种朋友少打交道,最好断绝关系,老死不相往来,免得被带坏了!” 杨开黑着脸道:“前辈我耳朵也没聋!” 李元望哼道:“那又怎样?想打我吗?来啊,来打我。” “师尊!”顾盼严肃地望着李元望,“麻烦你正经点!” 李元望轻咳几声,双手负于身后,一副高人风范,声音低沉道:“如今的情况是石正和宗玉泉皆被墨化,石正已死了,宗玉泉坐镇渡口,我琅琊内部还不知有多少他们的同伙,这就有些头疼了。” 杨开点点头道:“如今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墨化者之间无法感应。” 李元望瞧了瞧他,片刻后颔首赞同他的观点。 若是彼此能够感应的话,宗玉泉绝对能察觉杨开的身份不对,也不会对他的试探做出什么回应。 当然,也不排除宗玉泉欲擒故纵,但当时那种情况下,宗玉泉的反应很自然,不像是在耍什么阴谋诡计。 如此一来,就可以让杨开更好地隐藏自己了。 顾盼望着杨开道:“师兄你有什么计划吗?” 杨开略一沉吟道:“如今最紧要的,还是先将余前辈等人接过来,他们随我一起潜入了琅琊域,不过因为不方便暴露,所以一直都隐藏在琅琊域中,有他们加入的话,到时候对付墨化者也更容易一些。” 李元望颔首道:“此事我来办,你将他们的方位告知我。” 杨开当即取出一枚玉简,神念涌动在其中刻下余香蝶等人藏身之地的位置,交给李元望。 有他这个琅琊掌教接应,余香蝶等人悄无声息地进入琅琊域肯定是不成问题的。 “那么剩下的就是要确定那些墨化者的身份了。”杨开抬头望向李元望:“前辈,各大洞天福地对墨族多少有些了解,难道就没有办法辨别敌我吗?” 李元望颔首道:“有!” 杨开眉头一扬:“什么办法?” 李元望沉吟片刻,开口道:“墨族的力量诡谲,却极为隐蔽,寻常难以察觉,所以先辈们开创过一种专门针对墨族的阵法,唤作显墨!各大洞天福地皆有此传承,只要是墨化者站在法阵之中,必生异常,借此便可轻松判断身份。但若真如此行事的话,还需得缩小检查人员的范围才行,总不能让我将整个琅琊的开天境全部召集过来,让他们一一站在法阵上检查。” 杨开点头,若真这么行事,跟检查别人的小乾坤的后果没区别,绝对会打草惊蛇,到时候墨化者的身份暴露,与琅琊开天必有一场惊天大战,到时候事态就无法控制了。 “所以还是得需要你打入墨化者的内部,顺藤摸瓜找出他们的身份!”李元望瞧着杨开,“也算是我琅琊气运不错,你一来此地便确定了宗玉泉的身份,或许可以从他那边入手!” 杨开点点头道:“我也是这么想的。嗯,还需前辈给我提供一份名单。” “什么样的名单?” “平日里与石正和宗玉泉两人交好,关系密切人员的名单,包括六品和七品。”杨开思索道:“五品的话,我觉得就不用查探了,五品开天就算被墨化,价值也不高,墨化者应该不会如此行事。” “好!”李元望爽快应下,“回头我整理出来,让人送给你,你这段时间便在小盼儿那边好生待着,见机行事!” “前辈放心便是。” “一切……就拜托了!”李元望忽然冲杨开抱拳一礼,神色肃穆。 杨开回礼道:“前辈客气了,我虽不是洞天福地中人,但也知墨族的危害,这件事是帮琅琊,也是在帮我自己。” 李元望点头,忽然又转头冲顾盼叮嘱道:“小盼儿,保护好自己,千万不能让什么臭男人占了便宜,若是有人敢欺负你,记得第一时间告知为师,我替你揍他!” 这般说着,一脸威胁地望着杨开。 顾盼跺脚道:“师尊你少说几句吧!” 有这样的师傅,太丢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