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九章 不会是来报复的吧? - 武炼巅峰

第五百七十九章 不会是来报复的吧?

南北不相望,天下第一城。 这句话本是用来形容庞大的中都的荣誉之词,但随着苍云邪地的大举入侵,这一套荣誉之词,却已变成了现实的状态。 真正的南北不相望…… 中都的北边,已经被苍云邪地侵蚀。中都的南边,八大家以杨开为核心,防守反击,企图将阳柏和五位邪王击退。 战斗持续了半年之久,场面胶着。 在高手的层次上,苍云邪地这边有个超凡三层境的阳柏,拥有绝对的优势。 但在高手的人数上,八大家却是遥遥领先,纵然这半年来战死不少超凡境强者,可这个差距依然没有被缩短。 彼此都拿对方没有办法,只能互相对峙,谁也不肯放弃中都这片地方。 三天一小战,五天一大战,这对八大家和苍云邪地的武者来说,已是家常便饭,战斗到如今,大家甚至都已经相当了解彼此的底细。 此时此刻,在中都南北线的分界上,又在上演着激烈的战斗。 不断地有人倒下死去,却源源不断地有人涌入战场,场面愈演愈烈。 不过双方总算还有些克制,上阵的只是神游境高手,超凡境的强者们皆都坐镇后方,指挥调度。 即便是超凡境的强者,在经历了这么久的拉锯战之后,也会显得疲劳无力,总不能时时刻刻地亲赴战场拼命。 苍云邪地这边,五大邪王漠然地注视着惨烈的战局,鬼王和毒王更是阴森怪笑,似乎对这血腥的一幕相当欢喜,也不会在乎手下之人的生死,不断地让人上阵助威。 八大家那边,叶狂人,康锐,高墨,孟西平全都赤红着眼珠子,一副与苍云邪地不共戴天的表情,纷纷将族中精锐投入战场,势要与苍云邪地的武者一决高下。 这四位,是八大家叶家,康家,高家,孟家现任的家主。 半年前,苍云邪地入侵,第一站便是战城。 高家高让风惨死在鬼王和毒王手下,叶家叶新柔和康家康斩被生擒,直到如今也依然关押在苍云邪地那边,生不如死。 那一次,唯有一个孟善衣,机灵聪明,临场应变,伪装成普通弟子逃过一劫,不过也为毒气和鬼气影响,成了废人,被孟家高手带着逃回中都之后,孟家一直以天才地宝为孟善衣续命疗伤,却依然不见有什么好转之象。 四大家族的继承人,或死或废或被擒,身为他们的父亲,四位家主自然表现的尤其愤怒,这半年来的大战,四家也是激进无比,表现的比其他四家更加好战。 今日这一战,便是以这四家为主力,八大家合力朝苍云邪地施压的战斗。 蓦然,正在战斗的双方全都感觉到一股恐怖的气息,从天际边迅速接近过来。 察觉到这股气息的接近,所有人都不由自主地停下手上的动作,拉开和敌人的距离,抬头朝远方看去。 一个小小的黑点呈现在众人的视野中,距离实在太远,一时半会所有人都没看清那到底是什么。 等了片刻,待看到一丝轮廓之后,所有人都不禁怔在原地。 因为那居然是一栋府邸! 悬浮在天空中,迅速朝这边飞来的府邸,如一栋移动的堡垒,气势如虹。 府邸外,宫殿形状的结界包裹,结界上华光溢彩,庄严恢宏,流动着一道道明亮的纹路,强横的能量波动,正是从这府邸中传出来的。 “这是什么?”阴冥鬼王看了一会,有些没看明白。 武者可以修炼到真元境可以飞行,可是没听说连府邸也可以飞行的。 “鬼王,你不觉得外面那一层结界似曾相识么?”绝灭毒王一双碧绿的眼珠,如鬼火般跳跃着,面上若有所思。 听他这么说,鬼王想了想,悚然一惊:“你是说……” “差不多,它也正是从那个方向过来的。” “那东西能飞?”鬼王失声尖叫,强悍如他也算是见多识广之人,可眼前这一幕却让他有些难以接受了。 “那毕竟是一件神奇的秘宝,有我们不知道的作用,也理所当然。”闪电影王忽然插话。 “那妖女呢?主上不是让她监视那边的动静么,出了这么大的事,怎么没见她禀告?”霸天力王嚷嚷起来,如打雷般的声音,响彻中都城。 “嘿嘿,那妖女与我们可不是一条心。”毒王阴测测地笑了起来,话里透着深意。 “老子就知道。”雷霆兽王冷哼道,“总有一天老子要让那贱婢在我胯下臣服!” 五大邪王对着移动而来的庞大府邸指指点点,讨论不断,八大家那边同样在猜测不已。 他们全都不知战城那边的情况如何,杨开府这样忽然杀过来,自然让他们提心吊胆,生怕这是苍云邪地的援军。 唯有杨应豪,望着那移动的堡垒,面上露出了一抹凝重的神色。 他早就从杨四爷那里得知杨开府平安无恙,虽然一直不清楚杨开到底用了什么手段才能保自己府邸无事,可莫名地,杨应豪觉得他有这个能力。 如今见到这一幕,所有的困惑顿时解开了。 很快,飞驰而来的杨开府便来到了中都城上,端立于府邸前的许多身影也印入了众人的视线中。 看清那些人的样貌之后,八大家骤然爆发出惊呼声。 “是杨开,是杨家那位年纪最小的公子杨开!” “他居然没死?不是据说整个战城都已无活口了么?” “这府邸是怎么回事?怎么能飞起来的?” “他带了好多人过来。” 杨开一马当先,立在府邸的边缘处,居高临下地俯瞰着中都,他的身后,十三位已抵达超凡境的杨家血侍一字排开,如众星拱月般将他衬托在前方。 再往后,地魔,凌太虚,吕斯,李元纯四位超凡境。 再往后,清一色的神游境高手,数之不尽。 杨应豪身旁,血侍堂堂主风胜凝视着十三位参与夺嫡战的血侍,忽然眉头皱了起来,轻声对血侍堂副堂主周封道:“怎么感觉屠峰雨仙这些人的气息……跟以前有些不一样?” “据说他们都已经到了神游境九层,大概是晋升了的缘故吧。”周封也微微疑惑。 “不!”风胜摇头:“他们全都给我一种很大压力的感觉,这不是神游境九层能够做到的。” 风胜身为血侍堂堂主,自然早就是神游境顶峰高手,屠峰那些人如果仅有神游境九层的水准,他没道理感受到压力。 杨开府被天行宫的结界包裹,隔绝了任何人神识的窥探,风胜也不知道屠峰他们到底有怎样的修为,只是隐隐感觉有些不简单。 不会已经突破神游境九层了吧?向来镇定的风胜被自己冒出来的这个念头吓了一跳,旋即又缓缓摇头,暗暗觉得不现实。 “杨兄,这是什么意思?”孟西平等人连忙扭头望着杨应豪,期望他能给出一个答案。 “想知道的话,自己去问他。”杨应豪淡淡答道,他也不知道杨开为什么会突然来到战城。 “不会是来报复的吧?”叶狂人道出心中的想法。 听他这么说,八大家的家主们脸色都不太好看。 也不是没可能,半年前,八大家利用种种手段对付杨开的场景依然历历在目,他不过是个不到二十岁的年轻人,年轻气盛,血气方刚,会记仇报复也在所难免。 若是他趁着八大家如今的局面,与苍云邪地联手,那…… “他敢这么做,老子就让他生不如死!”高墨冷哼。 康锐道:“杨兄,他怎么说也是你杨家人,这事你得管。” “我怎么管?你们七家当初联手进攻他的时候,我杨家就没管没问,如今他若是真要报复,我杨家接着就是。” “你们也太杞人忧天了吧?”孟西平冷笑,“杨开手上虽然有不少厉害的高手,但就凭他那点力量,能做什么事?真要对我八大家报复,那也是自寻死路!再说了,他父母不是在杨家么?” 杨应豪蓦地扭头,盯了孟西平一眼,双眸中满是警告的意味:“别打他父母的主意,把他激怒了,他什么事都干的出来。” 孟西平暗暗摇头,觉得杨应豪有些太过小题大做了。区区一个杨家年轻弟子,用得着这么认真对待? 说话间,飞驰而来的杨开府已经停在了中都中央的位置上,随即缓缓地朝地下落去。 许久之后,伴随着轰隆一声巨响,本在百里外战城的杨开府,重新在中都安家落户。 梦无涯大口地喘息着,一头冷汗直冒,俨然快要虚脱了。 以神游境顶峰的实力来驱动天行宫这件逆天的秘宝,对梦无涯也有巨大的消耗,幸亏不过飞行了百里而已,若是再远一些,只怕他也承受不住。 “梦掌柜辛苦了。”杨开郑重道。 梦无涯应了一声,立刻调息起来。 府邸居中而落,前方是八大家,后方是苍云邪地,如一柄尖刀,将两方阵营彻底切开,毫无顾忌。 这样的狂妄姿态,不但表示杨开没将交战的双方放在眼中,也同时表明了他的态度----他不会迁就依附任何一方。 “有意思。”几位邪王嗬嗬笑了起来,饶有兴致地打量着人群最前方的杨开。 “猖狂!”八大家的几位家主,同时冷哼,越发不待见杨开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飘天 文学注册会员推荐该作品,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