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二章 第一次炼丹 - 武炼巅峰

第六百二十二章 第一次炼丹

过了许久,他才开始第二次尝试。 因为刚才的失败,导致丹炉里的灵阵也被焚炼殆尽,所以这一次必须得重头再来。 一丝不苟地在丹炉内部用真元篆刻出需要的灵阵。 可是这一次尝试,比起刚才还要有所不如,因为一个疏忽,导致真元在篆刻灵阵的时候有些微小的偏差,当纹路成型的刹那,灵阵忽然爆裂了。 丹炉内,迅速爆出一团团混乱的能量波动,犹如脱缰的野马般难以驯服。 杨开头疼无比,这才明白,了解炼丹之术的知识是一回事,真正动手炼制又是另外一回事。 这么来看的话,小师姐的天赋当真是让人眼红至极,身负药灵圣体,她可以随心所欲地炼丹,任何药材到了她手上都得乖乖听话地融合成她想要的程度。 接连又失败了三次,灵阵才稳定在丹炉内。 因为篆刻灵阵的过程中,必须得全神贯注,不能有丝毫松懈,而且整个灵阵也得一气呵成,期间若是出现些什么失误和差异的话,灵阵就会崩溃。 这种事,及其消耗精力和真元。 只有全部精准的完成,灵阵才能成型,发挥出自己的作用。 说起来轻松,但真正动手去做,就会发现其中困难重重,让人有一种抓狂的冲动,好在杨开的心性也算坚毅,并不会因为一次两次的失利而有所气馁。 每一次的失败,都只会给他增加成功的经验。 灵阵稳定下来,杨开再一次有次序地往丹炉里投放药材,手上真元吞吐,很快便将那些药材融化成了药液,融合在一起。 各种药效发挥,凝聚成团,彼此冲突作用,发生了微妙的改变。 这一次他控制的更加小心,但还是失败了。 当他想驱除药材里那些杂质,让药液变得精纯的时候,丹炉里忽然传出一声爆响,焦糊味再次弥漫。 端坐在房间中,杨开静静地思考,缓缓恢复精神。 一番调息,当他的精气神恢复到巅峰时,他再次开始动手。 失败,失败…… 接二连三的失败,让任何人都会生出一种深深的无力,但杨开的神色从容不迫,一次次地将废弃的材料从丹炉里倒出来,再周而复始地重复着失败之前的各种动作。 因为他知道,每一次失败的时候,自己都有一些进步。 熟能生巧,这句话可不是空谈!想要炼制好丹药,并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做到的。自己现在才刚开始而已。 房间里废弃的材料越来越多,焦糊的味道弥漫在四周,杨开的精神也从未有过松懈。 时间缓缓流逝,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花费五十块晶石购买来的低等材料,已经耗去了八成左右,杨开依然没能炼制出一枚成品的丹药。 但他就如入魔一般,神色还是那么的一丝不苟,专注至极。 深深地吸了口气,杨开不知第多少次尝试起来。 不过这一次和以往不同,他冥冥之中有一种感觉,那是自信的感觉,预感这一次必定会成功。 灵阵的篆刻已经娴熟于胸,杨开只用了十息功夫,便能将灵阵稳定地篆刻在丹炉之中。 一株又一株的低等草药被投放进丹炉内,在杨开的真元作用下融化开来,汇合成药液,真元在药液内穿梭游走,焚炼着药液中的杂质,驱除不必要的成分。 整个过程没有丝毫差错,杨开就如娴熟的老手一般,正在让丹药渐渐成型。 很快,一缕淡淡的清香从丹炉里弥漫了出来。 杨开精神一震,越发不敢马虎大意,控制着真元的输出强弱,掌控着成丹的火候。 又过了许久,当那些药液已被凝练到极限时,杨开蓦然收回了所有真元。 丹炉里的灵阵也在这一颗凶猛收缩,如一张大网,将所有的药液捆缚起来,凝成一枚圆滚滚的丹药。 叮咚…… 有一声脆响,从丹炉内传了出来。 杨开大汗淋淋,却抑制不住心头的喜悦,连忙将丹药从丹炉里拿了出来。 诱人的清香萦绕在鼻尖,小小的一枚丹药却汇聚了杨开几乎全部的心血,只有拇指甲大小而已,里面几乎蕴藏了那些药材的所有药效。 用心感受了一番,杨开发现自己平生炼制出来的第一枚丹药,居然只是一枚凡级品质的。 他所用的那些材料,全都是地级的材料,因为在通玄大陆上,凡级品质的药材,基本无人去采,就如路边的野花一样,毫无价值可言。 地级的稍微有些用途。 用地级的材料,炼制出凡级的丹药。这样的成果很不合格,但杨开满意了,因为这是他亲自动手炼制出来的第一枚丹药。 捏着这一枚丹药,杨开若有所思,回忆着炼制过程中的感受。 心里想着,若是能将药效再凝结一些,杂质再驱除的干净一些,火候掌握的再好一些,丹药的品质肯定会再次上升的。 而且经过这一次的成功,他也深刻地认识到了炼丹术的博大精深,对炼丹的种种奥妙和玄机也有了一定的认知。 想要成为一个合格的炼丹师,光是掌握庞大的知识是远远不够的,必须得经过千锤百炼的尝试和经验积累。 第一次的成功,让他累积了不少珍贵的经验。 休息一阵后,他再接再厉,继续努力起来。 时间一晃,便是十天。 杨开花费五十块晶石购买来的药材,也消耗完全,涓滴不剩。 正当他要出关时,外面却传来了轻盈的脚步声,通过脚步声,杨开洞悉了来人的身份。 微微一笑,挥手散去包裹在房间中的结界,主动打开房门。 水灵就站在外面,神色略有些复杂。 待嗅到房间里传出的味道之后,不禁挥手在鼻尖摇了摇,皱眉道:“什么味道?” 杨开挠了挠脸,有些尴尬。 不远处,云萱和络腮胡子大汉等人也都走了过来。 似乎是知道杨开这些日子正在炼丹,络腮胡子大汉走上前来冲杨开一阵挤眉弄眼:“兄弟,成果如何?有没有炼制出什么好丹,拿出来让我们分享一下?” “季弘!”云萱瞪了他一眼。 杨开之前一看就是没有炼过丹的人,心血来潮买了些药材回来试手,无人教导他,能炼制出丹药才是怪事。 如果丹药真的这么好炼制的话,那炼丹师的身份也不会这般尊贵了。 从房间里飘出来的焦糊味,和那里面堆积起来的废弃材料,云萱已经了解这十日杨开到底都遭遇了怎样的挫折。 “嘿嘿,说说嘛。”络腮胡子大汉嘿嘿一笑,他也并无恶意。 云萱歉意地看了杨开一眼,迟疑了一会儿才道:“你要是真想炼丹的话,我可以给你介绍到盟里的丹会中当个学徒,在里面找一位师傅教导,比你自己摸索要好很多。” “不用了,我真的只是随便玩玩。”杨开笑着摇了摇头。 云萱轻轻颔首,也不再多说,只是觉得这个少年挺有意思,他明显对炼丹术有些兴趣,却不愿被人教导,宁可一个人关在房间中摸索。 **暗暗叹息,这样下去,他一辈子也别想炼制出什么丹药,不过这毕竟是别人的事,她一个外人哪好指手画脚。 “杨开,殿里有人来接我回去了。”水灵说了一声。 “哦?那恭喜了。”杨开笑了笑。 “恩,等你出来,就是跟你道个别。”水灵道。 水神殿的人,两日前便已抵达独傲城,不过杨开一直在房间中闭关炼丹,水灵也不好直接离去。 毕竟是杨开把她给带回来的。 分别在即,水灵也没多少伤感,有的只是满心欢喜,与杨开等人一路说说笑笑,朝外走去。 云萱小队的府邸外,有一辆装扮豪华的房车正在等候,拉车的是几匹奇峻的异兽,那些异兽脚下,一股股风的力量暗暗涌动。 杨开看在眼中,不禁有些啧啧称奇。 “小姐!”那房车外,有一位超凡境的高手正在等候,见到水灵出来连忙喊了一声,神色冷酷。 水灵轻轻点头,转身过看着杨开道:“不管怎么说,我还是要谢谢你。恩,这块水蓝玉佩你拿着,哪一天如果有需要的话,可以来水神殿找我。另外,你的那几个朋友的下落,我也会帮忙留意的,如果有消息的话,我想办法通知你。” “多谢。”杨开伸手将那水蓝玉佩接了过来,诚恳道谢。 那超凡境高手略有些诧异地看了看杨开,似乎想不明白这样一个少年为什么会得到自己家小姐这么重视,连水蓝玉佩都送了出去。 云萱的美眸也是闪了闪,狐疑地打量杨开。 虽然水灵在他们府邸中住了十几日,彼此相处的也算愉快,但云萱至今都没弄清楚杨开和水灵到底是什么关系。 “就这样吧,我走了。”水灵抿嘴一笑,转身走上那房车。 那超凡境高手神色冷峻,看都没看杨开等人一眼,径自走到车夫的位置上,体内真元凶猛涌出,那几匹异兽脚底生风,房车上闪烁起一道道明亮的纹路,迅速升空,闪电般离去。 “不愧是水神殿的小公主,这座驾真是威风。”络腮胡子大汉等人看得眼热至极。 那房车一看就是专门载人飞行的秘宝,档次不低,炼制起来也及其不易,也只有水神殿这样的势力才能拥有。(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飘天 文学注册会员推荐该作品,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