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九章 与魔共舞 - 武炼巅峰

第六百三十九章 与魔共舞

无尽的黑暗中,杨开幽幽醒来。 之前所遭遇的一幕迅速在脑海中回忆起,杨开面色一变,连忙悄悄放开神识查探四周,想要弄明白自己现在所处的环境。 然而,神识只延伸到十几丈外,便被一种无形的力量阻挡住了。 自己现在所处的地方,好像有一层禁锢了自己的结界。 无奈地收回神识,缓缓睁眼,橘黄色的光芒印入眼帘中,他发现自己现在好像是被关押在一个石室中,四周尽是冰冷的石壁,在那顶部,有一块鹅卵大小,散发着柔和光芒的照明用的石头,让视野倒不至于受到约束。 盘膝坐下,运功调息一番,杨开赫然发现自己毫发无伤,不但没有损伤,自己的真元也没有被禁锢的迹象,当下心头一松。 他清楚自己是被背棺人擒拿住了,但那位传说中如傻似癫的圣级高手并没有对自己不利,这让杨开有些弄不明白状况。 那么多人,背棺人为什么仅仅只盯上抓住了自己?而从始至终,杨开也只在众目睽睽之下,小心翼翼地动用过一次神识力量。 皱眉想了想,杨开心中有了些猜测,只是,他不知道这个猜测是否正确。 端坐在地,一边调息,一边静静等待。 他知道,背棺人既然没有禁锢自己,也没有为难自己,只是把自己抓过来,定是有所企图,而且他肯定还会再现身,在不清楚此地是什么情况之前,杨开没有贸然行动,而是选择等待。 时间缓缓流逝,许久之后,一阵嚓嚓的声响才由远及近的传了过来。 杨开豁地睁开眼睛,双眸熠熠生辉。 “棺奴前辈好像又送了一个人进来,据说那家伙年轻轻轻,也不知道有没有点本事。” “管他呢,反正我是不抱什么期望,他若没本事,十年期限一到,便会死在这里,也不关我们的事。” “恩,不过丽大人似乎很想完成祖辈的夙愿,比较起来,倒是楮大人更豁达一些,其实留在这里也没什么不好的。” “嘘,不要多说,隔墙有耳,让人听到了有你好看。” 两个男人的声音清晰地传入杨开的耳中,让他的面色变得有些古怪。 他还以为来人定是背棺人,可现在看来,并不是自己想的那样。 不多时,这封闭的石室中忽然传出一声吱呀的轻响,侧旁有一道石门被打开了,一高一矮两个男子站在门口处,神色阴鸷冰冷地凝视着杨开。 察觉到他们的气息,杨开眉头一挑。 他发现,这两个人身上的气息与他之前碰到的都很不一样,有点阴冷冰森,邪恶暴戾的感觉。 具体来说,有些象地魔身上的气息,也跟自己入魔之后的气息同出一源,不过,他们的气息无论是跟地魔还是跟自己比较起来,都很淡薄。 魔气?杨开讶然。 再看看他们的模样,似乎与常人也有些不同,鹰钩鼻,狭长眼,一看便是奸诈阴险之辈,而在他们的脸上,还有寥寥几道色彩斑斓的纹路。 见到这些纹路,杨开的面色变得更古怪了。 因为他若是施展入魔的话,自己全身上下,除了脸部以外,也会被这样的纹路覆盖,杨开清楚地知道,这些纹路中蕴藏了巨大的能量。 心有所思,面上不动声色,杨开只是静静地看着那两人。 “醒了?”那高一点的男子轻笑一声,“醒了便站起来,随我们出去,大人要见你!” 杨开眉头一皱,也没多说什么。 这一高一矮两个男子,修为大概只在神游境四五层左右,以杨开现在的状态,想要击杀他们,并不需费什么手脚,随手就可取了他们的性命,但在没弄明白眼下的局势之前,杨开不打算动手。 这两人的分工也很明确,一前一后,将杨开夹在中间,时不时地打量他一眼,模样警惕。 随着他们往外走去,杨开暗暗观察四周。 出了石室便进入一条长长的甬道,一路往上,很多台阶,自己之前好像是被关押在地底。 走了许久,才走完那些台阶,踏上了结实的土地。 光线袭来,杨开眯起双眸,抬头望去,神色不禁一怔,因为他发现,印入眼帘的一幕有些似曾相识的味道。 昼夜不分,日月无光,天地混沌…… 杨开不禁驻足。 他这一生,前后两次到过这样的地方。 一次是在凌霄阁附近的传承洞天,第二次是随着凌太虚进入幽冥山那一处异地中历练。 无论是哪一次,进入的空间,跟眼前都很是相似。 导致这一刹那,杨开以为自己回到了传承洞天或者是幽冥山中的那处异地,微微有些失神。 “停下来干什么?快走!”背后那个男子怒喝一声,有些不耐烦。 杨开皱了皱眉,回过神来,转头看看四周,忽然发现在这附近的大地上,有很多男女,正好奇地打量着自己,对着自己指指点点,窃窃私语。 这些男女,无论是谁,裸露在外的肌肤上都或多或少,有一些颜色不同的纹路覆盖在上面。 这些到底是什么人?杨开心中疑惑。 也没动怒,依着那人的吆喝,杨开再次迈开步伐,不过更加好奇地打量四周的人群了。 很快,随着那一高一矮两个男子进了一栋宽敞的大殿内,在大殿外,杨开就敏锐地发现,这里的建筑风格跟自己之前看到的有些不太一样,似乎比自己以前见到的更加张狂一些。 而大殿内,同样也矗立着一根根巨大的圆柱,圆柱上雕刻了许多狰狞的图案。 正中央居首位,有一名身穿宫装的美妇端坐在那,风姿卓越,仪态端庄,她气息悠长,娇柔的躯体内蕴藏了一股让杨开心悸不安的力量,在她下方,有更多的人正分成两列,站在那里,静静等待着什么。 待看到杨开走进,所有人都不禁眼前一亮,那美妇的一双美眸中更是闪烁起了期待的神色。 杨开暗暗摇头不解,他在这里,没有发现背棺人,这跟自己的预计有很大的出入。 他本以为那押着自己过来的两个人口中所说的大人就是背棺人的,却不想是这样一个成熟端庄的美妇。 而且杨开并没有从这些大殿中的人身上发现纹路的痕迹。 那美妇侧首边,站着一个清秀的少女,少女一身鹅黄色的长裙,看着清丽动人,见杨开到来之后,一双深邃如蓝宝石般的美眸盯着他,冲一旁的美妇道:“大人,就是棺奴前辈这次送进来的人了。” 美妇轻轻颔首,轻启朱唇:“又劳他受累了。棺奴前辈这次没有受伤吧?” 她的声音温柔至极,说不出的好听,正如她端庄的打扮,似乎是个恬静的性格。 那少女摇了摇头:“只是一些皮外伤,那些人类实在太可恶了,棺奴前辈不方便出手,他们便一直猛攻,若非如此,以那些人的实力,棺奴前辈随手可将他们全部灭杀!” “哎,是我们拖累了棺奴前辈。”美妇微微叹息。 她下首处的那些人,也都不断摇头,神色痛苦。 美妇收敛了神色,凝视着杨开,问道:“人类,你叫什么名字?” 杨开眉头皱了皱,尽管他不太明白自己到底遭遇了什么,但通过这一路的观察和刚才这些人三言两语的对话,杨开迅速意识到眼前这些到底是什么人了,眯起双眼,迟疑地询问道:“魔族?” 只有魔族和妖族的人,才会称呼人类这两个字!而且,他们这些人的身体内,都有魔气,这是跟真元不太一样的能量。 美妇的俏脸上闪过一丝讶然,似乎没想到这一次被送来的人,居然一眼就看穿了他们的身份,并且还没有表现出丝毫惊慌失措。 以前棺奴前辈也送过来一些人,不过大多数人都是跪地求饶,恸哭不止,也有人奋起反抗,从来没有哪一个,象眼前这个少年镇定自若。 “你们果然是魔族!”杨开察言观色,越发肯定了自己的猜测,“这里难道是魔疆?你们抓我过来干什么,有什么企图?” “放肆!”那清秀的少女忍不住娇叱一声,冲杨开怒目相视:“好好回答我家大人的话,无需问无谓的问题,再敢废话,拔了你的舌头!” 杨开呵呵一笑。 “你笑什么!”那少女更加恼怒,冲杨开咬牙切齿道:“你以为我在吓唬你?” “恩。”杨开轻轻点头。 “你……” “好了。”美妇制止了少女的胡闹,盈盈地望着杨开,感兴趣地笑了笑:“你一点都不怕?” 杨开耸了耸肩膀。 “你为什么认为莞儿是在吓唬你?” “明摆着的。”杨开撇撇嘴,“因为你们抓我过来,不但没有伤害我,也没有禁锢我的真元和神识,而在我抵达这里的时候,你们有很多人都露出期待的神色,我不知道你们在期待什么,但肯定是有求于我,既然有求于我,就不会伤害我。” 大殿内,不少人顿时嘿嘿笑了起来。 清秀的少女莞儿也不禁张大了小嘴,傻乎乎地望着杨开。 美妇款款起身,露出一丝微笑:“都说人类精明狡诈,果然名不虚传。” 这话也不知道是揶揄还是讽刺,杨开听得一肚子不舒服。(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