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三章 逃脱 - 武炼巅峰

第六百五十三章 逃脱

面对这样的一击,寒菲的神色凝重无比,一身力量也被全部提起,凝神查探楮见攻击中的破绽。 而被她守护在身旁的杨开,也不禁生出一种窒息的错觉。似乎在这样的攻击下,他连反抗的念头都生不出。 楮见不知是入圣几层境,与杨开的修为差距天壤之别,即便不针对杨开,单凭这样的气势,也足以让杨开举步维艰。 如山如岳的拳头落下,寒菲带着杨开腾挪躲避,每一步踩出都相当的有讲究,在那爆发的拳劲中,两人就如一艘独木舟行驶在骤风骇浪里,随时都有覆灭的危险。 “寒菲,你不是我对手,早点束手就擒,我可以给你一个体面的死法!”楮见一边进攻一边爆喝,企图干扰寒菲的心神。 彼此都是入圣境的强者,即便实力有些差距,楮见想要拿下寒菲也得费些手脚,更要小心控制力道,不能误伤了杨开,他自然感觉有些束手束脚。 寒菲沉默不语,银牙紧咬,娇柔的身躯跌宕起伏,在狂风暴雨之中穿梭。 强攻一阵,竟然连寒菲的衣角都没擦到,楮见暴怒不已,双眸赤红,似乎觉得自己在这么多手下面前有些丢了面子,恼火道:“你自找的,魔神变!” 怒喝中,他的脸上迅速攀爬上繁奥复杂的黑色魔纹,一身气血之力和战斗力,得到了显著的提升。 寒菲也不敢怠慢,同样施展出魔神变,俏脸上被一片粉红色的魔纹覆盖住,这一刹那,连天地间都飘荡起了若有若无的花香。 一片片由真元凝聚而成的不知名花瓣从天飘落,如蝗虫过境般袭向楮见。 楮见根本没有避让,拳头捣出,那些花瓣刹那间成了齑粉。 “入圣两层境?”寒菲惊呼一声,“原来你一直隐藏了真正的修为!” 楮见大笑:“临死之前知道真相,也不算太晚!” 大笑中,一杆黑色的魔气长矛从他手上掷出,携无可阻挡之势,直接洞穿了寒菲的小腹,寒菲闷哼一声,一口血雾喷出,自身气势迅速跌落,俏脸陡然惨白,轻飘飘地朝火山口坠落下去。 动用了全部实力,楮见只是一击,便重创了寒菲。 统领之间的实力诧异,可窥一斑,楮见敢起异心,也并非毫无依仗。 “你走……”寒菲往下跌落的时候,还用尽了最后的力气,将杨开抛了出去,在他耳边轻声叮嘱了一句。 杨开在两位入圣境强者的气势冲突下,连动弹一下都无法做到,尽管听到了寒菲的叮咛,也知道应该逃离此地,却无能为力。 楮见不会杀他,甚至与丽蓉一样,有求于他,但楮见这种人,一看便是过河拆桥的类型,远不如与丽蓉合作安全。 杨开心中明白,浑身上下却是使不出一点力道,只能在寒菲绝望的注视下,自由飞出。 “把他拿下!”楮见看都没看寒菲一眼,朝一旁的手下冷喝。 其中离杨开最近的一位神游境顶峰武者身子一晃,便拦在了杨开面前,一手捏住了他的脖子,冷冰冰地望着他,嘿嘿狞笑道:“人类,从今以后,你就为楮见大人效力吧!” 杨开神色阴霾,大口大口地喘息着,一身骨头铮铮作响。 在那绝望的压力下,他的傲骨金身似乎有了些不同寻常的反应。 压力越大,傲骨金身的反弹也越强。 杨开蓦然回想起,自己当年之所以能够得到傲骨金身,正是因为对绝望的不屈服。 而且还从无数次绝望的战斗中,领悟到了一个傲骨金身的奥秘。 脑海中灵光一闪,杨开的嘴角挑起一个弧度,轻喝道:“不屈之敖!” 加诸在身上的枷锁和压力,刹那间被粉碎,这一刻,杨开重新掌控了自己的身体,重新拥有了自由。 楮见这位入圣两层境强者的威压和气势依然如山岳压顶,但杨开已不再如刚才那样,毫无行动之力了。 “我不会为任何人效力!”杨开咧嘴冲那魔族武者一笑,手心上蓦然出现了一滴阳液,在他意念控制下,这一滴阳液迅速幻化为一柄利刃。 噗…… 阳液利刃刺穿了这个魔族武者的胸膛,他瞪大了眼珠子,怔怔地望着杨开,明显还没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 刺啦啦…… 纯净异常的真阳元气与他一身的邪魔之气相克相悖,净化着他体内的魔气。 惨叫声从他口中发出,刺入身体内的疼痛和克制他的真阳元气,让他无所适从,一身力量根本凝聚不起,倒栽葱般朝火山口落了下去。 “怎么可能?”楮见也愣了一下,似乎没想到在自己的威压下,这个人类居然还有一战之力! 待见到自己的一位手下就这么莫名被重创,顿时暴怒:“你该死!” 爆喝中,楮见大手张开,朝杨开抓了过来。 杨开一身汗毛倒竖,他能信手击杀一位神游境顶峰,只不过是出其不意,对方没有防备自己而已,但在入圣境强者的攻击下,他本能地生出巨大的危机感。 大手一甩,十几滴阳液自指尖激射出去,那些阳液在半空中幻化为一支支无坚不摧的长矛,呈现出金黄之色,朝楮见张开的大手刺去。 噗噗噗…… 楮见的攻势被阻挡了一瞬,这精纯的真阳元气,连他都不能无视,手掌上蕴藏的魔气迅速被净化了许多,连掌心都被烫得起了一层燎泡。 一滴阳液,是杨开一身真元的结晶,十几滴阳液便等于杨开在一瞬间,全力将自身真元爆发了十几次,这样的攻击自然强大无比。 甩出阳液之后,杨开头也没回,在楮见的暴怒中,转身朝下方冲去。 在寒菲落入岩浆之前,伸手捞住了她的身子,将其夹在腋下,真元运转,将两人包裹,坠落进岩浆中。 噗通…… 两人的身形消失不见。 “给我追!”楮见恼羞成怒,身先士卒追了下去。 那些楮见的手下互相看看彼此,无奈地咬牙跟上,他们确实好战,但要他们一头栽进克制他们的环境中,他们多少还是有些畏惧犹豫的。 岩浆下,杨开轻车熟路,与寒菲两人迅速下潜。 被他夹在腋下,寒菲神色复杂,美眸一霎不霎地望着他,芳心里一片凄苦。 她没想到,自己居然被这个人类给救了。 若不是他最后关头突然爆发,自己这一次只怕是有来无回了。楮见是真的要杀死自己,为了一统魔神堡,他必须排除异己,不可能对自己手下留情。 这小家伙……是怎么做到的? 在那样狂暴的压力下,他居然还能动得起来,简直有些匪夷所思,将他抛出去的刹那,连寒菲自己都绝望了。 从侧面看去,这个人类神色冷峻,但并没有丝毫惧怕的神色,反而在他的双眸中,寒菲敏锐地看到了一丝隐蔽的兴奋。 他貌似很享受这样惊险刺激的生活。 怪胎!寒菲心中想着,忽然神色一凛,开口道:“快点,楮见追下来了!” 头顶上传来及其暴戾愤怒的气息,楮见明显发狂了。 要是这个人类从自己手上逃离,自己恐怕也会发狂,寒菲莫名想到。 “我知道。”杨开淡淡点头,问道:“你的极限是在给我制造打坐空间的那个位置上么?” “差不多,还可以再往下深入一点。”寒菲虚弱地回答。 “那你觉得,楮见的极限在什么位置?” “入圣两层境的话,再往下百丈吧!毕竟这里的阳气太浓郁了,非常克制我们古魔一族。” “那他就追不上了,呵呵。”杨开咧嘴一笑,自信满满。 寒菲美眸一亮,忽然想起,这小家伙在自己来接他之前,好像深入过底下,尽管不知道他能深入到什么程度,但听他的语气和他现在的表现,应该是能深入到更底层的位置上。 当即期待起来。 想了想又道:“你能撑得住么?” “不知道,试试吧,总好过被他抓住。” “其实……他不会杀你的,你被他抓了也没有生命危险,为什么还要这么冒险行事?” “我更相信丽蓉一点。如果我猜的不错,若是被楮见抓到,等他利用完我之后,必定会杀了我的。” “你还有点自知之明!”寒菲微微颔首。 “你和花墨是不是也这么想的?”杨开忽然冲她冷森森地笑了笑。 寒菲心中一突,讶然地望着杨开。 “果然如此!”杨开深深地吸了口气,面色阴沉了不少。 “我们确实这么想过,但没有下决定。因为我们古魔一族,不需要欠人类的人情!”寒菲冷声答道,即便是在这样的局势下,她也没有服软的意思,反而是有什么说什么。 “你这个念头,足以让我有理由现在就干掉你,以绝后患。”杨开冷笑。 “随便你!”寒菲撇过脑袋。 “放心,我不会杀你的,尽管你受伤了,但我想杀你还是有些难度。” “你多少有点自知之明!”寒菲哼了哼。 “不过经过今天这事,我觉得你可以重新考虑下是不是要恩将仇报,如果你再敢那么想,我是不会手下留情的,我不杀你,不是我心软,而是我现在人在屋檐下。” 寒菲撇撇嘴,不再说话了,她发现跟这个人类说话,自己占据不到什么主动权,他似乎能洞悉自己的内心,察觉自己的念头。(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