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四章 风的蕴动 - 武炼巅峰

第六百八十四章 风的蕴动

许奇也道:“是啊,真的是他自己要进风眼的,我极力劝阻,他不听我有什么办法?” 苍炎嘴角抽搐了几下,皮笑肉不笑道:“最好如此,要不然,你们雷光就等着被灭门吧。” 夏成荫神色一冷:“苍炎兄,这是我神教的地盘,还请不要太放肆了。” “都少说两句。”杜万叱喝一声,忽然得知杨开进了风眼,杜万也一肚子不舒服,早知会遭遇这样的危险,他说什么也不会让杨开来雷光当什么客卿的。 “现在还是杨小友的生命安全最重要,苍炎,你刚才感知到了什么?”杜万望着苍炎询问。 “他还活着,不过气息有些乱,并不象在炼丹的样子。”苍炎淡淡答道。 杜万脸色难看,瞥了夏成荫一眼:“夏教主,看样子把他托付给贵教,实在不是个明智的选择,若他有幸能过安全出来,我会把他带回丹师协会的,希望夏教主能够理解。” 夏成荫脸色难看地点点头,杜万都这么说了,他即便想留,恐怕也留不住那位炼丹师,怒视段海和许奇,咬牙道:“你们干的好事,一个人都看不住,我看你们这长老之位也不想干了。” “是他自己……”许奇嘀咕了一句。 段海摇头叹息,只感觉运道实在太背了。 若是杜老和苍炎能早来几日的话,也不会出现这样的局面,偏偏是他和许奇动手之后,这两人便来到了雷光神教,到底是自己时运不济还是杨开时运不济? 一行众人默默等待起来,谁也不说话,气氛显得有些凝重。 许奇和段海眼神不断地交汇着,都察觉到了事态的棘手。 那小子是肯定无法活着离开风眼了,现在摆在他们面前的问题便是,那小子若是死了,杜万和苍炎会是什么态度。 他们实在不知道,苍炎为什么会搅和进来,这跟天霄宗似乎没什么关系。 风眼内,杨开才刚被丢进来,浑身上下便传来一阵阵剧痛,那无所不在的风刃,切割着他的身体,只是一瞬间,便将他切割的鲜血淋淋,衣衫破碎。 真元被禁锢,杨开根本无法抵挡风刃的杀伤,只能凭借肉身的强悍勉力坚持。 他并没有急着施展魔神变,而是将心神沉浸在自己后背的肩胛骨处,在那里,从魔神堡寒菲统领手上得来的风雷羽翼,似乎忽然被激发了一般,产生了一些意想不到的变化。 四周那浓郁至极的风能量,齐齐朝自己后背处钻进来,被风雷羽翼吸纳干净。 剧烈的疼痛传来,杨开神色艰辛,痛苦不堪。 那是一种似乎被撕裂的剧痛,狂暴的风能量席卷着他的身体,让他的每一寸血肉都蠕动了起来。 痛苦,艰辛,杨开咬着牙关,一声不吭,任由风雷羽翼吞噬着周边的风能量。 他隐隐觉得,这是一个契机,能够将风雷羽翼炼化的契机! 寒菲和丽蓉曾告诉过他,这一对风雷羽翼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得到的,更不知道出自何处,几经辗转,落到了寒菲手上,她们两位统领也多次尝试炼化,却没有成功过。 被段海和许奇带到这处风眼边缘的时候,杨开就感觉到风雷羽翼很渴望这里的能量,所以才没有任何反抗,任由段海把自己丢了进来。 现在看来,果然不错。 尘封已久的风雷羽翼似乎得到了极大的滋润,变得生机勃勃,那吞噬的速度也一快再快,以杨开的强悍肉身,都无法支撑。 肉身不断地被破坏,涌进体内的风属性能量肆虐着。 不敢迟疑,杨开赶紧从黑书空间里取出万药灵乳,放进嘴中,吞了下去。 温热的感觉自腹部蔓延开来,很快便传达到全身各处。 万药灵乳的强大恢复力和风眼的破坏力,以杨开的肉身为战场,形成了艰辛的拉锯战。 血肉不断地被破坏,然后蠕动生长,恢复,变得更加坚韧,更加强悍。 杨开艰辛地忍受着,渐渐地,变得麻木,感觉不到丝毫疼痛。 风雷羽翼吞噬风属性能量的速度愈发恐怖了,杨开的左肩处,似乎出现了一个无形的漩涡,牵扯着周旁的浓郁能量,涌进他的体内,填充进风雷羽翼中,得到的风属性能量越发多,风雷羽翼便越显得生机澎湃。 从外面看去,那巨大的风眼处,出现了一个小小的漩涡,这个小漩涡就如黑洞一般,正在拉扯风眼,将其吞并。 在外面关注杨开生死的众人纷纷露出惊奇的表情,不知怎么出现了这样的变故。 风眼是雷光神教的禁地,是立教之本,自出现到现在,已不知过去多少年了,这么些年下来,无数修炼风属性武技和功法的弟子,在这里得到了难以想象的好处,但无论多少人在这里吸收风能量,都无法让风眼产生变化,甚至也没变弱过。 可是现在,众人明显地感觉到,充盈在这天地间的风能量,似乎不知被谁抽走了,正在迅速减少。 这个发现让雷光的几人勃然变色。 风眼的威力若是减弱了,那对雷光来说可是一个巨大的损失。 “段海,那位杨客卿有没有说他要炼制的是什么丹?”夏成荫直到此刻也依然艰信着自己手下两位长老的言辞,认为风眼的变化,肯定是杨开炼丹造成的。 “没有说。”段海硬着头皮回答。 “杜老你觉得呢?”夏成荫扭头望向杜万。 杜万脸色阴郁:“没有什么丹药需要耗费这么庞大的能量,这不象炼丹,反而象是在修炼!” “修炼?”夏成荫神色一滞,“进风眼里面修炼?他不是只有神游境顶峰么?” “别问老夫,我也不清楚了。”杜万哼道,显然是因为杨开身陷囹圄而满心不爽。 夏成荫神色讪讪,不敢再多说什么。 风眼内蕴藏的毁灭威能,让这里的所有人都不敢轻易放出神识去窥探,只能静静等待。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风眼处出现在那个小漩涡渐渐地变大了,居然有了吞噬风眼的趋向,而且周旁的风属性能量明显大不如前。 “教主,这么下去,风眼会毁了的。”段海急中生智,高声喊道。 夏成荫面色铁青,凝视着风眼一言不发,他何尝不知再这么继续下去会有什么后果?风眼一毁,就等于毁了雷光的一处根基。 “还请教主允许,让我和许奇师弟出手,制止这场灾难。”段海主动请缨。 “你们要如何制止?”夏成荫古怪地看了他一眼。 “如今只能出手,将杨客卿扼杀在风眼内了,他定是借炼丹之名,祸乱我雷光的根基。”段海用心险恶道。 “杨小友不是那种人!”杜万冷哼一声。 “你们敢出手试试!”苍炎也阴测测地盯了他一眼,眼眸中一片杀机。 “这是我神教内部之事,苍炎兄管得太宽了吧?”段海有些不悦道。 “老朽也不允许你们如此鲁莽,如果杨小友真的因为你们的动作而出了什么意外,老朽可以保证,日后将再没有一个炼丹师为你们雷光炼制丹药!”杜万深深地凝视着段海。 段海大感头疼。 他可以不在意苍炎的态度,但是杜万这句话说出来就很够分量了,以他的身份地位,确实能够做到这一点,只需号令一番,那些炼丹师客卿定会纷纷脱离雷光神教,对他们避之如猛虎。 “杜老息怒,段海也只是随口一说而已。”夏成荫连忙表态,惹怒一位圣级炼丹师,后果是相当严重的。 就在这时,那巨大的风眼有了明显的变化,从风眼内部出现的漩涡,陡然膨胀了起来。 庞大的牵扯力传来,所有人都几乎立不稳脚跟,纷纷动用真元抵挡,一霎不霎地注视着风眼的变化。 风眼内,杨开忽然感觉,段海加持在自己身上的禁锢破碎了,被封印在经脉内的真元迅速流淌起来。 不但如此,自己后背肩胛骨处的血肉以极快的速度蠕动着,似乎有什么东西,正要破体而出。 这种感觉,他在得到阳炎之翼的时候体验过一次。 心头大定,一点也不显慌张,放松精神,任由背后的血肉蠕动着。 哗…… 一双宽大而美轮美奂的翅膀,忽然在杨开背后张开,在它张开的同时,所有的压力瞬间烟消云散,一种如醍醐灌顶般的舒畅,从全身各处传达了过来。 包裹在自身四周的风属性能量似乎不再能对他造成伤害,反而让杨开感觉到亲切。 灵动飘逸的风属性,萦绕在身体四周,杨开能倾听到它们的蕴动,将己身融入这风中。 侧眼望去,杨开的目光闪了闪。 他发现,自己的阳炎之翼有了很明显的变化。 右半边的翅膀,一如既往,如火一般燃烧着。 但是左半边的翅膀,里面不但蕴藏了真阳元气的威能,还有灵动的风的力量,就连那颜色,也变得更加美丽,更加炫目。 风眼内的风属性能量,依然在源源不断地灌入左半边的翅膀中,杨开清晰地感觉到,自己正在迅速变得强大,翅膀挥动间,一团团风旋,一道道风刃成型,铺天盖地地朝风眼轰去。 那些风旋,风刃中不但蕴藏了风的灵动,还有真阳元气的灼热,两者结合,相得益彰,愈发增强了彼此的杀伤。(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