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五章 你想怎么死 - 武炼巅峰

第七百零五章 你想怎么死

就在翟耀丹成之后一会儿,杨开也轻轻地拍了拍手上的面前的丹炉,一枚土褐色的丹药应声飞出,被他抓在手上。 “厉害!”翟耀由衷地赞叹,从对方丹炉里飘出来的香气,他就可以断定,对方炼制出来的,绝对是灵级丹药无疑,具体是什么等级的,就得再细细评判了。 最难能可贵的是,对方在炼制速度上,居然不逊于自己多少。 自己的炼丹速度,可是已经达到了老师的苛刻要求啊。 自懂事开始,自己便一直跟在老师身边,在山野之中学习炼丹之道,倾听老师的教导和手把手的指导近二十年,才有了如今的成就,这家伙的老师是何方神圣?居然也能教导出他这样的弟子。 翟耀是真的对杨开起兴趣了,目光灼灼地盯着他,眼中闪烁着一股互相比较不服输的神采。 “时间上,你赢了,你更厉害一点。”杨开表情淡然,并没有因为这一点点失利而表现出太大的情绪波动,“咱们再比一比丹药的品质和档次吧。” 翟耀微微一笑,张开了自己的手,将刚才炼制出来的丹药呈现在杨开的眼帘前,自信满满地道:“灵级上品丹!” “我也是灵级上品丹!”杨开同样张开了自己的手。 绯雨闻言,面色一黯。 大家炼制出来丹药档次品质一样,但这个翟耀用的时间略少那么一点,这场比试的结果无疑已经出来了。 “哈哈,我赢了!”翟耀大笑起来。 “不一定吧。”杨开缓缓摇头。 “你想耍诈不成?”翟耀的神色陡然阴沉起来,目光不善地盯着杨开,似乎是有些要动手的迹象。 “自己看吧。”杨开随手将炼制出来的那枚灵丹抛了过去,翟耀一把接过,狐疑地打量了一眼,下一刻,眼珠子陡然瞪圆,面色震愕起来。失声惊呼:“丹纹?” 杨开炼制出来的这枚丹药。圆润的丹体上密密麻麻地生出无数道细小的线条,这些能量线条,就如人体的经脉一般,里面流淌着极强的药效,仔细聆听,似乎还能听到药效在这些线条中流淌过的潺潺声响。 这一枚丹药的药效,无疑已经被杨开炼化到了极致。 “怎么可能?”翟耀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静气凝声好一番鉴定。 杨开也不着急,静静地等待着,绯雨的脸色也显得振奋起来,一扫之前的提心吊胆,一脸笑吟吟的表情。 好片刻之后,翟耀才深深地吸了口气。挺直的身躯似乎也在这一瞬间倒塌下来,神色复杂地望着杨开:“你果然厉害!” 不管这枚灵丹能够生出丹纹是不是杨开的运气所致,但他的炼丹手法和技术已经勿容置疑了,如果不将丹药的药效炼化到极致,即便运气再好,也不可能出现丹纹这种东西的。 但是一旦丹药生出丹纹,那么这枚丹药的价值便会翻上好几番。 所以技艺精湛的炼丹师们在炼制丹药的时候,都会追求丹纹的诞生。因为这样做。无疑就能将收集到的材料,在价值上放大好几倍。 可即便是翟耀的老师。也不能随心所欲地让丹药出现丹纹,只有在他最完美的状态下,才有可能做到这种事。 有丹纹的丹药,向来是武者们追捧的好东西,往往能在最关键的时候,拯救下武者们的性命,让他们的安全得到强有力的保障。 “我输了。”翟耀深深地吸了口气,平复心中的不甘,刹那间又变得阳光灿烂起来,坦然认输,没有丝毫怨愤之情。 杨开呵呵一笑,没有多说什么。 绯雨却道:“既然小兄弟认输,那这枚地火胆可就归我师侄了哦。” “恩,愿赌服输,东西是他的了。”翟耀重重点头。 绯雨将地火胆递给杨开,杨开接过,塞进了黑书空间里。 “朋友,我能不能冒昧地问一句,你的老师是哪位?”翟耀扯了扯嘴角询问道。 “不能说。”杨开摇头,倒不是不能说,实在是不好说,而且也说不清楚。 “我理解。”出乎意料的,翟耀居然没有再继续追问下去,反而洒脱地点点头,意有所指道:“这些高人都不愿意将自己的身份暴露出去。” 杨开若有所思地看了他一眼,顿时意识到,这个翟耀肯定是有高人教导的,极有可能他背后的老师是在大陆上有名有姓的炼丹大师。 “我有个不情之请,朋友能不能答应?”翟耀诚恳地望着杨开。 “什么?” “这枚丹药能不能送给我?” “你拿去好了。”杨开微微一笑。 一枚生有丹纹的灵级上品丹,价值也相当昂贵,但和地火胆比较起来还是略逊一筹,而且,这个翟耀也相当对杨开的脾气,这个时候自然无需计较这些得失。 “谢了。”翟耀大喜,连忙将那枚灵丹收起来。 “师叔,能不能帮我们倒杯茶水,我想和翟兄好好谈谈。”杨开看着绯雨道,人生难得能碰到一两个这样的人,杨开也有心与对方结交一番。 说起来,杨开能谈得来的朋友也是极少的,倒是女性朋友有那么一批,想起这个,杨开就有些汗颜。 “你们怕是没机会喝茶了。”绯雨并没有动作,俏脸却是阴寒下来。 杨开眼中精芒一闪,迅速意识到麻烦来了,在自己等人所在的客栈外,正有一群人朝这边迅速接近,人还未到,杀气已至。 “真搬救兵来了?”翟耀无奈摇头。 “小家伙,我不知道你到底在依仗什么,但既然这事是你惹出来的,就别指望别人帮你,浮云城的副城主,我还惹不起。”绯雨笑吟吟地说了一句。 “放心吧,我没打算把你们牵扯进来。”翟耀说着,走到窗户边,朝外看了一眼,待看到外面的情况之后,吹了个轻佻的口哨,“人还真多。” 扭过头,冲杨开一笑:“杨兄,改日有机会咱们再聊吧,恩,望天崖那边,你一定要过去,凝练千年魔花的药液,对你可是有巨大好处的,我很期待与你联手合作。” 杨开神色一动,正准备仔细打听一番,对方却已从窗户跳了下去。 “这小家伙……”绯雨慵懒地依靠在窗边,看着底下剑拔弩张的局势,摇头不迭。 “他似乎知道一些别人不知道的秘密。”杨开皱了皱眉,翟耀临走之前的那句话,让他很是在意。 这次来浮云城,主要是为了千年魔花的药液,千年魔花的药液对超凡境晋升入圣境有巨大的帮助,但听翟耀话里的意思,凝练药液对自己也有好处。 只是凝练药液,对自己能有什么好处?杨开有些想不明白。 站在窗边朝外望去,只见客栈下方的街道和左右房屋,已是人满为患。 这里的人,大部分都是从交易区那边跟过来的,知道此地马上会有好戏登场,纷纷占据了有利的地形,准备看热闹。 更有一些是后来听到风声聚集过来的。 而剩下的人,则是一位中年美妇带来的武者,这个中年美妇身上散发着凌厉的气息,一张俏脸已经有些扭曲狰狞,正咬着银牙怒视忽然出现的翟耀。 而在这美妇身旁,之前被斩去一只手的聂从正抚摸着断臂,也用一种仇恨而怨毒地盯着翟耀,恨不得杀之而后快。 “咦,这家伙有些意思,不但没逃跑,反而还主动现身了。”见翟耀出现,人群中当即传来一声惊疑。 “我都说了,这小兄弟是有背景的人,并不惧怕聂雏凤那个骚货!” “能有多大背景?强龙还不压地头蛇,这里是浮云城,我看这小子要倒霉了。” “这小子也真是的,惹谁不好,居然惹了聂从。浮云城的居民,谁不知道聂从是那骚货的亲生子?只有外人才真以为他们是姑侄的关系,斩了他一只手,聂雏凤能善罢甘休么?” 人群中不断地传出窃窃私语声,大家似乎对聂从和聂雏凤之间的关系都已心知肚明,议论声传入那中年美妇的耳中,惹得她杀机四起,美眸冷冰冰地朝四周扫了一圈。 所有人都赶紧闭嘴,生怕惹祸上身。 “就是你,斩了从儿的一只手?”聂雏凤望着翟耀,冷声询问道。 “是啊。”翟耀大刺刺地点点头。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聂雏凤咬着银牙质问。 “我警告过他,他不听,我有什么办法。”翟耀耸耸肩膀,嘿嘿笑了一声:“谁敢毁我的药材,我便要谁的命!” “胆子不小!”聂雏凤冷笑不已,“区区一味药材,能与我从儿的手相提并论?” 翟耀神色一冷:“你家从儿又算什么东西?能与我看上的药材比较?” “姑姑,不要与他废话了,让我杀了他!”聂从狰狞地咆哮。 聂雏凤深深地盯着翟耀,冷声询问道:“还有两个人呢?将他们叫出来吧,我送你们一块上路。” “一人做事一人当,这不关他们的事。”翟耀缓缓摇头。 “好。”聂雏凤深深地吸了口气,饱满的酥胸起伏,美眸一片冰寒,“你想怎么死?说出来我可以成全你。” “我还不想死!”翟耀面含微笑,一点也没有紧张的意思。 “这事怕是由不得你了。”聂雏凤缓缓举起自己的一只玉手,掌心上渐渐凝聚出碧绿的真元,刹那间,空气中飘荡出一股让人嗅之欲呕的腐臭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