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七章 神魂交融 - 武炼巅峰

第七百三十七章 神魂交融

时间悠忽,冰宗恢复了往曰的宁静,虽然那些入圣境强者都能清晰地感觉到,在某一座冰山内散发着一些灼热的能量气息,但他们都得了青雅的叮嘱,也没人会去打扰。. 十天过去了,一个月过去了,两个月过去了……那灼热的能量气息一直未曾断过,时不时地绽放着。 虽然他们都不太待见杨开,但这份恒心和毅力却让人有些刮目相看。 时而,青雅和千月两人会朝那冰山所在的方位凝视一眼,幽幽叹息,感慨唏嘘。 那冰山的冰室内,杨开就如得了魔障般,机械地重复着自己的动作,真元,神念,无时无刻不在向苏颜传达。 最开始的那些天,他得不到任何回应。但是渐渐地,他似乎感觉到一些不同寻常的动静,在冥冥之中,好像有那么一股神识,想要回应自己,却始终找不到回应的方向。 察觉到这些,杨开神情振奋,愈发不遗余力起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就连他都感觉到了深深的疲惫。 蓦然,神识所感,一片漆黑,似乎坠入了无底深渊般,失去了方向。 彻骨的寒意从神魂中蔓延了过来,杨开忍不住打了个哆嗦,放眼望去,四周黑暗无边,不见一丝光亮,唯一能清楚感觉到的,便是那冷彻心扉的寒冷。 在这里,一种孤独和思念的情绪正在蔓延,隐隐约约地,杨开听到了微妙的呼喊自己的声音。 心头一颤,顿时意识到,这是苏颜的精神世界。 施展了冰身锁心,她将自己的一切知觉都封闭了,她的精神一片黑暗,但总归还有一点自己的潜意识,正要回应杨开,却如陷入了梦魇般,无法挣脱那黑暗的束缚。 杨开卖力地寻找着,脚步不停,但脚下的路却是永无止境。 神识疯狂涌动,刺向那黑暗的空间,向四面八方传达自己的情绪。 某一处,反馈了些不同寻常的信息,杨开停留在原地,闭眸感应着。 片刻后,他缓缓睁开的眼睛,在那前方,黑暗中,一点淡淡的光芒正在绽放。 杨开咧嘴笑了起来,神魂灵体迅速朝那光芒所在的方向奔袭,随着他的接近,一股熟悉的气息从那光芒中传达了过来,正是苏颜的神识能量。 光芒越来越亮,待到杨开穿过那光芒之时,周旁的黑暗忽然一扫而空,陡然变得光明异常。 入目所见,杨开面色一呆。 他发现,这里的场景,他熟悉无比。 凌霄阁! 在神识感应中,自己以前居住的破屋,苏颜的小阁楼,贡献堂等等熟悉的建筑,一应俱全,连那条条道路都不差分毫。 唯一与凌霄阁不同的是,这里空无一人,显得及其安宁,而且冰寒异常,处处悬冰。 这里是苏颜的精神世界,所有的一切都可以按照她的想法和念头来构建,正如杨开的识海中,五彩温神莲幻化成了五彩宝岛一般。 苏颜的精神世界呈现出凌霄阁的场景,唯一的一个解释便是她相当怀念当初那段在宗门内的时光,所以潜意识内才会将精神世界布置成这个样子。 这并不是她刻意制造出来的,杨开了然于胸。 可惜在这里,杨开依然没有发现苏颜的踪迹。 站在原地想了想,杨开微微一笑,很快便知道苏颜到底在哪了。 神魂灵体踏上那许久不曾踏上的道路,穿过宗门内的条条道路,来到凌霄阁后方的困龙涧边。 在那巨大的困龙涧边,还有几颗果树正在迎风招展,果树上挂了几颗通红的果子,这几颗果树,是当初杨开亲手栽种下去的,当年邪主从困龙涧中脱困而出的时候,这些果树已经被毁了,如今在苏颜的精神世界内又一次重现。 站在果树边,杨开缅怀了一阵,身形忽然往下跳去。 待到半空中,迅速转折,轻车熟路地钻入了困龙涧岩壁上的一个洞府内。 这是杨开的洞府,他在很弱小的时候,费劲力气开凿出来的洞府,洞府上的一块块岩石,是他用真元千辛万苦切下来的。 洞府不大,只有两间房子大小,外间是杨开平时打坐修炼的地方,里面有一张石床,是休息的位置。 小师姐夏凝裳,时常便在那石床上小憩。 穿过外间,来到里面,果然见到那石床上,躺着一道熟悉靓丽的身影。 即便是在精神世界中,苏颜也在沉睡,施展了冰宗的那不传之秘后,她连神识也封闭了。若非如此,她也不会感应不到杨开的存在。 缓缓地走了过去,杨开在石床边停下,慢慢地蹲了下来,望着这沉睡中的美人,脸上柔情无限。 似乎是察觉到有人到来,苏颜的眼睫毛微微抖动了下,黛眉微皱着,片刻后,嘴角露出一抹如释负重的微笑。 长睫毛抖动的更加厉害,蓦然,她睁开了双眸,怔怔地望着蹲在床边的杨开。 杨开愕然。 四目相对,他似乎还有些不敢相信。 苏颜却抿嘴轻笑了起来,这一笑,四周的寒意迅速降低了不少。 “苏颜你……”杨开瞠目结舌。 “没经别人的允许,便擅自闯进人家的识海里来,师弟你胆子不小啊。”苏颜嗔怪地望着杨开,贝齿轻咬道。 “你怎么……你怎么醒了?”杨开激动无比,“你不是施展了冰身锁心么?” 苏颜缓缓地坐了起来,微笑道:“是啊,不过我在施展的时候下了一个禁制。” “什么禁制?”杨开询问道。 “若是你的神识闯进来寻找到我,我便会苏醒片刻。” “苏醒片刻?”杨开皱了皱眉。 “恩。”苏颜轻轻颔首,“只是神识上的苏醒,身体依然保持着冰身锁心的状态,这一点,千月长老恐怕都不知道。” 冰身锁心,苏颜已经彻底参悟,施展起来有种种妙处,千月只以为苏颜能施展最低层次的冰身锁心,却不想她早已将这一秘技吃透悟尽。 “为什么要这么做?”杨开面露不解。 “这样修炼快呀。”苏颜上下打量了杨开一眼,“你好像变得更强大了,我若是不好好修炼,以后岂不是要拖你后腿?” 杨开哑然失笑,这才明白苏颜为什么要这么大费周章。 “那要是别人闯进你的识海呢?”杨开忽然想起一个可怕的可能姓,苏颜沉睡在这里,对外界一无所知,若是有人不怀好意闯进来,她也毫无反抗之力。 “别人做不到的,只有你可以。或许那些厉害的高手能够破开我的神识防御,但如果真的那样的话,我只会与他玉石俱焚,不会让他讨到任何便宜的。”苏颜一脸的坚决。 “你胡闹!”杨开后怕不已,忍不住责怪了一声。 苏颜不以为意,伸出一只手抚摸着杨开的脸颊,柔声道:“你好像吃了不少苦。” 杨开缓缓摇头:“没吃苦,这一路来都有人照顾。” “那就好,外面过去多久了?” “自你沉睡,大概只过了一年而已。” “才一年啊……你这么快就找来了……”说话间,苏颜脸上洋溢着幸福而甜蜜的笑容。 “那师姐是不是要给点奖励。”杨开嘿嘿怪笑着。 “你想要什么奖励呀?” “你说呢?” 苏颜白皙的颈脖瞬息间爬满了绯红的颜色,一双美眸也水盈盈起来。 “我们好像一直没有尝试过合欢功第三阶段的双修呢。”杨开目光灼灼地望着苏颜,眼眸中充满了浓浓的侵略。 “师弟……”苏颜大感吃不消,娇羞无限。 第三阶段,是神魂上的交融,苏颜自然明白这一点,尽管与杨开早就有了夫妻之实,但如果真的神魂交融的话,她还是有些放不开。 一旦神魂交融,那便意味着彼此对对方敞开了所有的秘密,再没有一点隐瞒。 “苏颜……”杨开毫不客气地抓住了苏颜的小手,不停地摩挲着,双眼如雪地里觅食的恶狼,嗖嗖地冒着绿光。 苏颜象征姓地挣脱了下,便没有了动作,轻咬着红唇,端坐在石床上一言不发,脸蛋酡红。 见她这幅模样,杨开再也无所顾忌,直接跳上了石床,面对着苏颜盘膝坐了下来,双手捏住她的柔荑,嘿嘿银笑着。 魂交啊,只在传闻中听说过,杨开也从未尝试,据说能获得比肉体上更愉悦的感受,而且很容易上瘾,一旦尝试便摆之不脱。 “开始吧!”杨开一本正经地道。 苏颜轻轻点了点头。 两人同时运转了合欢功,下一刻,两人的神魂灵体忽然化为点点荧光,消散在这石室中,那荧光缠绕在一起,不分彼此,互相追逐着,隐隐地,一种糜烂的声音在这天地间响起。 杨开醉了,他感觉自己就象是掉进了蜜罐之中,有些无法自拔。身心内传来的舒畅和愉悦,让他跌宕起伏,那种畅快淋漓的感觉几乎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虽然没有肉身上的接触,但那种愉悦却真的如传说中一样,比之更甚无数倍。 他能察觉到,苏颜的神魂就包裹在自己的四周,神魂上的接触碰撞,让两人都有些无法把持自己。 彼此都深入到了对方的神魂深处,但彼此都没有去窥探对方的秘密,尽管双方都敞开了心扉。 无论是谁,都完全沉浸在这灵魂交融的感觉中,体验那超脱于肉身的种种美好。 神魂交融中,两人的神魂灵体都在发生着可喜而微妙的变化。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