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四章 荻枭 - 武炼巅峰

第七百八十四章 荻枭

杨开在观察对手的时候,那人也在打量他,眼神游弋,揣测端详。 尽管看不到面貌,但他却从杨开身上感受到了一股杀伐之气,这股气息浓郁至极,十分的明显,而且在面对自己这个修为境界远高于他的对手的时候,面具下的那一双眼眸里居然有一股灼热的战意在燃烧。 不是庸手! 这人只略一感应,便立刻心有所悟,眼眸深处闪过一丝慎重之色。 境界相差的这般大,对方却表现的跃跃欲试,只有两种解释,要么是自大,要么是自信! 能在死斗场内连胜十几场的人,不可能是第一种,若真是如此,他恐怕早就死了,这人类小子真以为凭借一层境的修为能与自己抗衡? 这人顿时觉得有趣。 看台上,当杨开的对手走出来的时候,四面八方便响起了议论的声音,不少魔族武者都在冲杨开的对手指指点点,神色惊疑,一脸振奋的表情,似乎已经认出了他的身份。 “这是勾琼大人手下的荻枭吧?” “就是他,之前我去过一趟青獠城,在那里见过这个人,他确实就是荻枭!” “他怎么会出现在死斗场上?” “据说他是勾琼大人手下众强者中,入圣境以下第一人,只差一步便可以晋升入圣境了。” “这人类小子对上了荻枭,只怕是凶多吉少啊!荻枭的手段可不是一般的超凡境能够比拟的。在勾琼大人麾下这么多年,他立下过赫赫战功,听说他能跟入圣境强者过招的。” “哎,可惜,今日之后,恐怕再也看不到这个面具小子在死斗场上活跃的身影了。” “区区一个人类,死便死了,还是让我们看看荻枭怎么把他给干掉吧,这小子也猖狂的够久了,真当我魔族无人了?” “不错不错。虽然我比较喜欢他。但毕竟是个人类啊。” 窃窃私语声从各处传来,杨开眉头一挑,仿佛也没想到自己今日这个对手在魔族之中还是有些名气的。 勾琼派他来对付自己,显然也是相当看重此事了。 那荻枭忽然咧嘴一笑:“朋友,虽然我们不同族,但我听说你战胜过十几个超凡两层境的对手,每一次都是死里逃生。我对你这种人是相当佩服的,若有可能的话,我倒想跟你结交一番,不过我受了勾琼大人之命,这次要来取你的性命,等会可莫要怪我。” 杨开的眉梢动了动。漠然不语。 “那……咱们开始吧!”荻枭微微抱拳,话音刚落,人已鬼魅般消失不见。 杨开脸色莜地一变。 急速从原地退开,瞬息间十几丈,拳头紧握,真元喷涌,狠狠地朝下方捣去,粗暴直接。毁天灭地的力量直达地底。 轰…… 整个死斗场一阵地动山摇。迸发出来的冲击余波蔓延到边缘,被那无数禁制和结界阻挡下来。 一个深达十几丈的巨坑刹那间出现。 从那巨坑中。一缕寒光闪烁着,如撕裂了空间,跨越了距离的阻碍,瞬间便来到了杨开的胸口处。 噗…… 血花飞溅,杨开闷哼一声,蹬蹬蹬倒退了好几步,神色凝重地望着前方。 他的胸口处,多出了一个龙眼大小的伤口,鲜血潺潺流出,一下子就染红了衣衫。 惊呼声从四面八方传来,许多人的眼中都闪着一丝骇然,为荻枭的强横实力而感到震惊。 太快了,荻枭不知用了什么身法,直接消失在所有人的眼前,遁入了地底之中,那悠然迸发的一击如闪电般,无坚不摧,杨开还来不及反应便已中招。 杨开自出现在死斗场以来,战斗了十几次,虽然每一次都是死里逃生,狼狈至极,但从来没有哪一次如今日这般凶险,只是一击,便被对手给打伤。 而且看样子伤得还不轻,那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喘息了好一会,才渐渐平稳。 荻枭依然笑吟吟地站在不远处,望着杨开,似乎一直都没有动过,但那眉宇间却流露出一丝不太满意的神色。 他本以为自己这一击即便杀不了杨开也能让其失去战斗力,却没想到对方撑了下来。 这小子……有些古怪!他的肉身似乎很强悍,在无形之中化解了那一击的威力。 “厉害啊!”荻枭由衷地赞叹着,“没想到人类之中居然也有你这样的存在!” “你也不错!” “再来!”荻枭低喝一声,根本不给杨开丝毫喘息的时间,一股股夹杂着毁灭意境的龙卷风忽然在他身边出现,那龙卷风每一道都粗大无比,直冲天际,出现的刹那便将死斗场卷的一片乌烟瘴气。 那地面上的碎石被卷进其中,让龙卷风的威力愈发恐怖凝练。 无与伦比的凶煞之气,从荻枭的身体内蔓延出来,让那些龙卷风也一下子变成了漆黑之色。 死斗场的上空,不知何时出现了漆黑的乌云,遮蔽了天幕,让现场的气氛显得尤为凝重。 一道道风刃从那龙卷风中激射了出来,锋利无匹,无坚不摧,互相碰撞着,擦出一串串亮光。 咻咻咻…… 刹那间,风刃便将杨开彻底包裹,让他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杨开低喝一声,脚下的大地陡然沉陷下去,指尖迸发出一滴阳液,伸手一划,在头顶处凝练出一面盾牌。 风刃涌来,将杨开笼罩,真阳元气凝练出来的盾牌不断地变换着形状,宛若在骤风骇浪之中的独木舟,随时都有毁灭的危险,却始终坚持不灭,护着杨开不被那些风刃所伤。 看台上的魔族人纷纷惊诧,齐齐惊呼起来。 杨开只有超凡一层境的修为,却能在超凡三层境的荻枭手段下坚持住,没有露出丝毫败象,这让他们感觉有些难以接受。 荻枭并非一般的魔族人,他是勾琼手下的一员大将,几乎可以说是整个魔族中,入圣境以下的第一人。 死在他手上的强者不计其数,而且他还被勾琼重点培养,当成未来自己的左膀右臂倚重着,他的身份地位和力量,都不是普通的超凡境能够比拟的。 即便是在看台上,那些魔族武者也能感受到荻枭力量的恐怖。这样强大的力量,也没能破开杨开那面真元盾牌的防御,显然有些出人意料。 “大人,他果然还有潜力可挖!”郁末眼前一亮,低呼道:“之前战斗的那些场次中,他并没有施展出全部的手段。” 雪莉的美眸阴鸷,冷声道:“单凭真元,便能抵挡住荻枭的攻击,可见他的真元浓郁和精纯度都丝毫不在荻枭之下,这人不错,真的很不错!” 雪莉身边的那些武者,也都在紧密地关注着,神色震惊。 唯有安灵儿一脸的愁容和担忧!雪莉虽然口上在称赞杨开不错,但是她却听出这女人的忌惮之意。 杨开这一次表现的越是抢眼,雪莉杀他之心就越坚定! 可如果杨开败在荻枭手上,他还是会死。 无论是哪种情况,杨开的处境都相当危险,安灵儿芳心错乱,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有点意思!”荻枭望着不远处正在抵挡自己攻击的杨开,不惊反喜。 他本来觉得勾琼大人派自己来杀这样一个人类小子,实在是有些大材小用,有些提不起干劲,直到来到沙城,听闻杨开的种种战绩之后,才觉得这样的人值得自己出一次手。 仅仅只是值得,他其实并没太将杨开放在眼中。 但是现在,当他发现这个人类小子有一战之力的时候,荻枭立刻就兴奋了。 他是那种相当享受战斗的人,渴望鲜血的洗礼,喜欢看着对手顽强反抗却无能为力地挣扎的不甘。 这一刻,荻枭真正地把杨开当成了一个对手,心态微妙地发生了些变化。 从身体内喷涌出来的力量,瞬间提升了不少。 萦绕在他身边的那些龙卷风呼呼作响,如一条条漆黑的蛟龙,互相凝练融合着,汇聚成更庞大的风潮,席卷了整个死斗场。 周边的禁制和结界被这些能量冲击,泛起了一层又一层肉眼可见的涟漪。 但这些禁制和结界都是雪莉亲自动手布下的,荻枭虽然了得,却也无法将其毁坏,所以看台上的那些魔族人并没有多少担忧,依然兴高采烈地望着下方,指指点点。 杨开已被风刃和龙卷风彻底笼罩。 风刃席卷,如蝗虫过境,铺天盖地数不胜数,凌厉的气息直欲将他撕裂,那其中夹杂的死亡气息让人心惊胆颤。 无处可逃,避无可避! 杨开也没想躲避。 咔嚓嚓…… 阳液凝聚成的盾牌,在这狂暴的攻击中并没有坚持多久,直接崩碎开来。 下一刻,杨开的身躯便被那无数风刃包裹住了,衣衫破碎,鲜血横飞,只是一个呼吸的功夫,杨开的身躯上便多出了无数道密密麻麻的伤口,身上穿着的衣衫也被切成了条条缕缕,模样狼狈。 荻枭微笑着,望着杨开的眼神如望着一个死人,不带丝毫感情色彩。 下一刻,荻枭的笑容便僵硬在了脸上。 本应被击毙的杨开居然缓缓地直起了上身,微低着脑袋,用一种阴森毒辣的眼神望着自己,喉咙里发出嗬嗬的笑声,诡异而让人毛骨悚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