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六章 只做观摩 - 武炼巅峰

第八百九十六章 只做观摩

水灵晋升超凡境不过四个月时间,确实需要稳固境界。 不想枯燥打坐去感悟天道武道的话,就只能依靠丹药之力了。 “恩。”杨开点点头,想了一阵,开口道:“稳固境界的话,一枚天苍丹就足够了,剩下的药材我帮你配些其他的材料,炼制补魂丹吧,可以增强神识力量,反正两种丹药所需的材料差不多。” “你对丹药也懂?”水灵惊愕。 “额……在那位大师身边耳濡目染久了,略懂。” “那你看着办好了,反正我知道你不会亏待我的。”她一副将自己的身家性命都交付给杨开的模样,让杨开无语至极。 “你这女人……”杨开缓缓摇头,又望向云萱,语气不由地柔和了许多:“你们呢?” 云萱似乎正在想着心事,闻言娇躯一颤,待反应过来之后立刻答道:“是家父要炼制一枚天机丹!” “天机丹?”杨开眉头一挑,扭头看向云城,微笑道:“这么说,云前辈是要突破入圣境了?” 云城讪讪一笑:“看到点希望,却无法领悟其中的奥秘,所以便想着来此地求一枚天机丹,以窥天机。” “好。”杨开重重点头,“既是云前辈要突破,那我便让大师全力以赴,尽量炼制出最好的天机丹,以助云前辈堪破入圣之奥秘!” 闻言,云城神色一震,大喜过望道:“如此便有劳杨圣主了。” 这般说着,冲云萱打着眼色。 云萱会意,起身盈盈行了一礼,艰涩道:“多谢杨……圣主!” 杨开淡淡点头,神色略显复杂。 大殿内一群人观望着,似乎发现了点什么,若有所思。 云城干咳一声,将自己配置的药材交了过来。 杨开接过,吩咐道:“安灵儿。替我招呼下我的几位朋友。我先将材料拿过去。” “恩。”安灵儿应了一声。 “几位大师随我来吧。”杨开又招呼着杜万等人。 厢房内,丹炉还摆放在那里,一份份配置好的药材摆在旁边,等待炼制。 来到这里之后,杨开道:“几位大师随意,小子平日里就是在这里炼丹的,也没什么好招待的。” “无妨。你炼你的,不用管我们,我们这次来,只做观摩,能学到多少,那是我们的本事。你无需刻意教导!”常保赶紧寻了个好位置,盘膝坐了下来。 “不错。来的时候我们便商议好了,只要你答应让我们观摩便成,不做他想!”杜万微微颔首。 “这样也行。”杨开点点头,炼丹的时候他得全力以赴,确实没功夫跟旁人讲解什么,而且,他也没有教导的经验。更没有教导的资格。面前这五人都是在炼丹术上浸淫了百年之久的高人,对炼丹术都有自己独到的认知。跟他们讲解炼丹术上的东西还不如让他们自己观摩。 “小子,你跟那个叫云萱的姑娘是不是有一腿啊,我怎么见她望着你的眼神怪怪的!”常保忽然笑眯眯地问了一句,小眼睛里满是精光。 “你这为老不尊的老家伙,说的什么混账话?”孔若羽立刻瞪了他一眼。 “嘿嘿,随口一问嘛……”常保讪笑几声。 杨开也苦笑不迭,点点头道:“确实有些事……罢了,不说这个,还是炼丹吧。” 当下便取出水灵带来的药材,准备炼制她需要的天苍丹和补魂丹。 这两种丹药档次不算太高,都只有灵级上品的程度,杨开准备先拿它们来热热身,为接来炼制天机丹做准备。 五位大师当即振奋起精神,一霎不霎地关注着他的动作,生怕遗漏的一丝一毫。 时间一点点地流逝。 圣主苑内,安灵儿陪着水灵和云萱等人说话,几人相处融洽。 时值傍晚,之前离去的杨开再一次返回。 焦急等待的云城神色一震,连忙起身,朝他望去,身躯微颤,有些紧张。 待到近前,杨开将手上的一个玉瓶交给了他,道:“这是云前辈需要的天机丹。” 又将另外一个玉瓶抛给了水灵:“这是你的天苍丹和补魂丹。” 水灵笑眯眯地接过,打开瓶口往内看了一眼,惊喜地叫了起来:“真的能炼制出丹纹啊,我还以为外面的传言夸大其词了呢,原来真是这样!” 那三枚丹药中,用来稳固境界的天苍丹分明具备了丹纹,价值不是一般的丹药能够比拟的。 水灵的双眸里满是兴奋,很是开心。 “下次有需要的话直管过来,跟我就不用客气了。”杨开笑着说道。 “我才不会跟你客气呢。”水灵撇撇嘴,将几枚丹药收进了自己的乾坤袋内,仔细放好,又抬头望向云城,愕然道:“云前辈怎么这个样子?” 此刻,云萱和阮心语也围聚在云城身边,见他双手颤抖,喉咙里嗬嗬有声,却始终说不出话来,都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急得花容失色。 “丹……丹纹!”好半晌,云城才憋出两个字,低喝道:“生有丹纹的圣丹!” “不会吧?”水灵吓了一跳,连忙凑过去探头望着,果然见到那枚圣级下品丹上有着一道道如人体经脉般的纹路。 当即也震惊的无法言语。 生有丹纹的圣丹,这种东西的价值已经不可估量了。 一时间,望着云城的眼神充满了羡慕之色。暗想早知道自己也带点炼制圣丹的材料来就好了。 反正在杨开这里炼制也无需酬劳,自己的父亲也正是需要圣丹的时候。 “恭喜云前辈如愿以偿!”水灵收敛心神,笑吟吟地开口道贺。 “恭喜盟主,这一下入圣有望了。”阮心语也连忙接道。 “话不能这么说啊,虽然丹药难得,可入圣的话,还得看云某的努力……不过不管怎样,还得多谢杨圣主帮忙。” “云前辈客气。”杨开微微笑着,抬眼看了看云萱,后者也冲起轻轻点头。露出感激的神色。 她心里清楚。定是杨开让那位大师全力以赴了,否则哪会这么巧合地就炼制出一枚带有丹纹的圣丹? 丹药已经炼成,云城无心逗留,迫不及待地要回到独傲城,服下丹药去窥探入圣的奥秘,当即便提出了告辞。 杨开也没挽留。 “那我也走了。看你忙里忙外的样子,好像没功夫陪我。留在这里没什么意思。”水灵想了想,也表示要离开。 “我送你们!”杨开道。 “这可使不得,云某承受不起……”云城大惊失色,话还没说完,便被阮心语推了出去,小声地嘀咕道:“不关你的事。盟主我们先走吧。” 云城闻言,立刻醒悟过来,与杨开告罪一声,便朝九峰外飞去。 水灵也大有深意地看了杨开一眼,挥了挥手:“有时间的话,来水神殿看看我,别一走好几年就没消息。” “知道了。”杨开苦笑应道。 顷刻间,大殿内就只剩下了杨开和云萱两人。连徐汇和安灵儿也都识相地脚底抹油。消失不见了。 “走吧。”杨开示意道。 云萱轻轻颔首,与杨开两人并肩朝外走去。 一路无言。杨开在考虑该说些什么,虽说当年自己与这个女人发生了点事情,但在那种情况下,他也是逼不得已。 现在吃干抹尽不认账又显得有些太过禽兽,只能保持沉默。 “我听你们圣地的圣女说,你连她都没有接受?”杨开不出声,云萱忽然开口说话了。 “她连这个都跟你讲了?”杨开愕然。 “女人之间有很多话可以说的。”云萱抿嘴一笑,“为什么这样,你既是这里的圣主,她是圣女,不是理当会在一起的么?难道连她那种人你都看不上?” “也不是看不上……”杨开摇头,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那便是你心中有别的女人!”云萱断然道。 杨开不得不佩服女人的敏锐,并没否认,点头道:“确实有。” “很出色吧?”云萱幽幽地询问。 杨开的眼帘前不由地划过苏颜和夏凝裳的身影,露出回忆的表情。 见他这幅模样,云萱凄凉一笑:“算了,你不用回答了……我已经知道答案了。恩,你与我之间的事情不用在意,那种情况下确实无法避免,就当是一份美好的回忆,我会珍藏在心底的。” 杨开张了张嘴,欲言又止。 “你别露出这样的表情好不好?”云萱眼眸里水濛濛的,声线微颤,“占了一次便宜你以为就要负责到底了?我根本就没有在意过……你又何必在意。” “云萱……”杨开神色低沉,深深地凝视着她,心中无奈。 云萱不断地擦拭着眼角,泪水却一直涌出,擦了一串又是一串,如珍珠般洒落,忽然反身,抓住杨开的手,狠狠地咬了下去。 银牙深入进血肉内,鲜血溢出。 杨开一动不动,只是静静地望着她。 近在咫尺,云萱也一霎不霎地盯着杨开,神情倔强。 “你伤我一次,我伤你一次,咱们扯平了!”蓦然,云萱松开了杨开的手,将那鲜血吞入腹中,擦了擦嘴角的血迹,扭头离去。 泪雨撒落。 声音渐渐传了过来:“你这铁石心肠的男人,最好保持着现在高高在上的地位,让我只能仰视,若是你哪一天跌落云端,我一定不会轻易放过你的!” 杨开苦笑不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