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五章 星梭 - 武炼巅峰

第九百五十五章 星梭

星空广袤,压力骇人,肉身强度若是不够,无论是谁来到此地都必死无疑,最起码也要有入圣三层境的修为,才能以圣元抵挡星空的威压。 这是传说中的地方,鲜少有人能够真正地踏足此地。 那一代传奇大魔神,更被人传言是因为探索星空奥秘,而不慎陨落的。 不论传言是否属实,星空中蕴藏了巨大的危险却是肯定的。 冰宗那些人如果以为那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虚空甬道入口,通往某一个小玄界,而贸然闯进来的话,恐怕也是凶多吉少。 除了冰主青雅有实力抵挡星空的压力,其他人绝无幸免的可能。 杨开心乱如麻,傻傻地站在原地,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直到眼角的余光瞄到四周悬浮着几根惨白的骨头,才蓦然回过神。 那几根骨头就漂浮在身旁不远处,静静地一点动静也没有。杨开大手颤抖,将那骨头拿了起来,仔细端详一番,深深地呼出了一口气。 这几根骨头应该是属于哪个骨族中人,贸然深入星空,无法承受那庞大的压力,直接被压迫粉碎。 这越发肯定了杨开之前的猜测。 冰宗那些人应该是真的逃到了这里,而骨族中人为了追逐他们,也不小心来到了此地,结果被星空的压力压爆骨身,惨死当场。 四周有许多骨头,应该是死了好几个骨族的人。 可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冰宗的人和苏颜等人呢? 这里根本没有他们遇难的痕迹,他们就像是神奇地消失在了星空之中。 心情逐渐平稳下来,杨开捏碎了手上的骨头,御使飞天梭,在那广袤的星空中开始寻找,寻找着一些蛛丝马迹。 他不放任何一个角落,任何一处可疑的地方,神念最大程度地释放出去,幻想着能够忽然发现苏颜的踪迹,发现她在冰主青雅的庇护下,安然无恙地躲藏在星空的某一个角落,等着他的到来。 他大失所望。 以星空之门为中心,方圆万里,他找了几遍,也没能找到一点线索。 时间流逝,不知道用了多少天,他再次返回来时通过的虚空甬道,回过头去,深深地凝视那繁星点点的星空,一头钻进入口。 返回通玄大陆,他直接前往水神殿! 这个世上,如果还有谁清楚冰宗那些人的下落,除了骨族之外,再无其他人选,只为苏颜的消息,他也必须去打探个清楚。 水神殿,中央一座最大的岛屿,这里本是水神殿总殿所在的岛屿,不过自从水神殿被覆灭之后,这里便被骨族占据了。 此刻,骨族所有族人都汇聚于此。 每一个族人都拥有了自己完整的肉身,不再如之前那样一身骸骨,一丝血肉不挂。 他们看上去与大陆上的人类没有区别,唯一能够彰显他们身份的,便是那一双双碧绿的眼眸。 近两百骨族中人汇聚一处,一双双跳动如鬼火的眼睛散发着碧绿的幽光,让整个岛屿的气息都显得阴森森地骇人。 他们狂欢,他们热烈庆祝,庆祝自己隔了几千年的复苏,每一个骨族族人脸上都洋溢着兴高采烈的神色。 喧闹声随着海风一直传出老远。 他们围聚成一圈,而在这些骨族中人的正中央位置,有一个巨大的血池,血池内充满了殷红的血水和一块块碎肉,巨大的气泡不断地从血池内冒出,爆裂开来,溅射出一片片的血雾,让那血池的上空,都凝聚出了一团鲜红的血云。 许多惨白的骨头和不知名的药材在那血池内浮浮沉沉。 一道道明亮的纹路,时不时地在血池底部闪现着,汇聚成一个复杂而繁冗的阵图。 “科罗大人,时候差不多了。”一个骨族族人走到一个中年人身旁,轻声汇报。 那中年人轻轻点头,神色漠然,旋即长身而起。 喧闹的骨族族人刹那间安静下来,一个个目光期待地望向他。 科罗环顾一圈,朗喝道:“几千年前,我族无意间来到此地,本以为是开疆拓土的好机会,却不想为此地一位顶尖高手阻拦,我族惨败,族内强者尽数战死,余下族人不得以逃往偏僻的冰川世界,沉眠在那里,而如今,我们醒来了!那个我族强者都无法战胜的高手也早已死去,这个天下,是我族的了,没人能抵挡得了我们!” 骨族族人振奋地高呼起来,声音一浪高过一浪。 科罗伸手示意,压下了众人的声音:“今夜,我们又会有新族人诞生,我们要贡献出自己的力量,帮助他们醒来!” 众多骨族族人纷纷应诺。 下一刻,所有人都动作起来,一道道饱含了骨族生命精华的能量从他们体内激射出来,往那血池内灌入。 血池如被煮沸了一般,气泡翻滚着,那些骨头和药材更加迅速地浮沉。 伴随着一阵阵鬼哭狼嚎的动静,血池内竟然冒出了许多五官模糊的人脸,那些人脸如一缕缕幽魂般被束缚在血池中,任凭他们如何挣扎,也无法逃脱血水的捆缚。 所有骨族中人都神色振奋地望着血池,眸中溢满了期待之色。 浮沉的骨头忽然全部沉了下来,伴随着一阵咔嚓嚓的声响,在那血池内部,无数骨头融合交错,似乎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忽然,伴随着哗啦一声响动,一具完整的骸骨自血池中站了起来,原本黑漆漆的眼眶中,骤然浮现出两团碧绿的光芒。 只不过这两团碧绿的光芒与旁的骨族族人比较起来,还显得很是弱小,如风中烛火般,随时可能熄灭的样子。 他看起来有些茫然,还不清楚自己的处境。 不过却在本能的驱使下,汲取着血池中的血肉精华。 肉眼可见地,他的骸骨上渐渐多出了血肉,不大片刻功夫,又生出了皮肤。 看上去就如干瘪的老人。 更多的骸骨自他之后从血池中站了起来,人数最起码有上百之多,而随着这些骸骨的汲取,血池中的血水也迅速地减少,前后不过半个时辰,血池便直接干涸了。 池底内,还残留有许多药物和一根根骨头,已是无用之物。 那科罗直到此刻才微微颔首,看上去还算满意的样子,正准备吩咐些什么,一个冷漠的声音忽然自夜空中响起:“原来你们是这么诞生的!” 科罗一双神光熠熠的眸子,骤然朝旁望去。 只看到一抹金光从那边袭来,夹着毁天灭地的威能。 脸色大变,科罗连忙运转体内的力量,想要阻拦这一抹金光的袭击,可还是迟了一步。 轰隆一声巨响,那血池直接被打的七零八落,站在血池中那些刚刚诞生的骨族族人也根本承受不住那样的攻击,根根骨头碎裂,四下纷飞,全部散了架,无一幸免。 ----用这种方式诞生的骨族,刚开始是很脆弱很脆弱的。 “谁!”科罗神情暴戾,厉喝一声。 杨开裹着一身寒气,站在虚空之中,一步步地走到了众多骨族的头顶上,居高临下地俯视科罗,神色无惧。 他也感受到了,在这里的骨族,这个人实力和地位都是最高。 他要是想知道什么,问这个人是最好不过。 一束束目光激射过来,一道道神念锁定在杨开身上,所有骨族都面色不善。 人群中,有骨族族人仔细打量着杨开,旋即惊呼道:“是你!” “大人,他就是那个拥有星梭的人!”他连忙向科罗汇报。 闻言,科罗神色一喜,哈哈大笑起来:“怪不得实力不高却有恃无恐,原来是依仗星梭之威,不过你恐怕打错主意了,星梭在我面前可没什么用。” 说话间,天地气息陡然一滞,冥冥之中,似乎有一层无形的禁锢加持在了杨开身旁。 杨开眉头一皱,细细感知,却又没察觉到有什么,暗暗警觉着。 “人类,将星梭交出来,我可以让你荣幸地成为我族的族人!”科罗大大咧咧地冲杨开伸出一只手,淡淡地吩咐道。 “星梭?”杨开眉头一皱,旋即像是想到了什么,取出飞天梭道:“你是说这个?” “不错!”科罗一双眼睛一下子盯在飞天梭上,“将它交给我!” 杨开缓缓摇头:“你称呼它为星梭,你知道这秘宝?” 科罗眼中闪过一丝鄙夷之色,其他的骨族族人也都放声大笑起来,仿佛是在嘲笑杨开的无知。 “星梭谁没见过,在星域中,它不过是很普遍的秘宝罢了!”下方有骨族嚷嚷着。 “星域?”杨开眉头一扬。 科罗有些不耐烦道:“星域便是星域!你们这个世界太偏僻了,居然连星域和星梭都不知道。” “这个秘宝除了赶路,没其他作用,你要这个干什么?”杨开问道。 “哼,没有星梭,如何前往星空?广袤的星域能让任何人在其中迷失方向,孤老而死!” 杨开神色一动,虽然对方没有说的太明白,可他却从中听出了一些不同寻常的信息。 这个星梭居然是专门用来在星空中赶路的,怪不得速度很快。 最重要的是,他窥探到了另外一个骇人的信息。 神色凝重地望向那科罗,杨开沉声询问:“你们不是通玄大陆的种族?” 科罗大笑着:“我几时说过是了。”(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